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医学论文 >> 特种医学论文 >> 正文

生物伦理学最新、最危险的阴谋

时间:2008-7-8栏目:特种医学论文

  生物伦理学最新、最危险的阴谋
  
  这是保守派生物伦理学最新、最危险的阴谋。
  
  今年春天,总统生物伦理委员会发表了题目为“人类尊严和生物伦理学”的长达五百五十五页的报告。二〇〇一年由乔治·布什总统创立的这个委员会是学者组成的小组,旨在为总统提供建议、研究与生物医药革新相关的伦理学政策议题,包括改善认知能力的药物、动物和人的基因改造、延长人类寿命的治疗方法、胚胎干细胞以及能够替换坏死组织和器官的所谓“治疗用克隆技术”等。诸如此类的科学进步如果能自由转化为临床技术可以让千百万人的生活得到改善,不会危害任何人,所以为什么不喜欢呢?这些进展没有引起本来关注对于病人或者研究对象的潜在危害和抑制的生物伦理学通常的担心。那么,呼吁成立总统委员会的生物伦理学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许多人对可能用崭新方式改变思想和身体的前景(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模糊地感到不安。浪漫主义者和环保主义者倾向于把天然理想化、把技术妖魔化。传统主义者和保守派从性格上说对于激进的变化都充满怀疑和不信任。平等主义者担心技术进步下的军备竞赛。任何人在思考生物学前所未有的控制都可能产生“厌恶反感”的反应。总统委员会已经成为一个表达这种不安的论坛,“尊严”的概念成为解读它的红字。这本文集就是该委员会要把尊严放在生物伦理学中心的长期努力的高潮。普遍的感觉是即便新技术能改善生活和健康、减少痛苦和浪费,如果它冒犯了人的尊严的话,也需要拒绝,甚至用法律禁止它。
  
  不管它是什么?问题是“尊严”是叽叽喳喳的、主观的想法,很难达到承担道德要求的份量。对于旨在阻止研究和治疗的漏洞百出的尊严问题讨论厌恶至极的生物伦理学家鲁斯·麦克林(RuthMacklin)在二〇〇三年的社论“尊严是个没有用途的概念”中提出尖锐批评。他认为生物伦理学做得很好,符合个人自主性的原则。自主性的观点认为,既然每个人都有同样最低限度的能力来承受痛苦、成功、理性、选择,所以谁也没有权利对别人的生活、身体和自由施加影响。这就是为什么获得全面信息后的同意成为伦理学研究和实践的基石,它显然已经排除了导致生物伦理学产生的那种滥用,比如纳粹德国时期医生门格尔(Mengele)的虐待狂的“医学人体试验”和臭名昭著的以南方贫困黑人为试验品进行的塔斯基吉(Tuskegee)梅毒实验。麦克林说,一旦你认识到自主性原则,“尊严就不会再添加什么意义了。”
  
  受到麦克林文章的刺激,该委员会承认有必要把尊严放在更加严格的概念基础上。该报告中由委员会成员和特邀撰稿人所写的二十八篇文章和评论是他们可以发表的、直接呈交给布什总统的东西。编辑承认该报告没有解决尊严是什么、如何指导我们的政策等问题,但它确实揭示了委员会代表的生物伦理学途径的很多内容。它所暴露的东西应该让任何关心美国生物医药以及它改善人类福利前景的人感到警惕,因为政府资助的生物伦理学不希望医疗实践最大限度地为健康服务,它的兴旺发达,认为医疗探索是坏事,不是好事。
  
  为了了解这个颠倒的价值体系的根源,人们需要更深入地看待该委员会背后的思潮。虽然尊严报告表现出对普遍道德问题的学术探索,但它来自于给美国生物医药强加上激进政治议题的运动,并因为激烈的宗教冲动而力量大增。
  
  报告的怪异之处开始于撰稿人名单。委员会两个成员亚当·舒尔曼(AdamSchulman)和丹尼尔·戴维斯(DanielDavis)写了非常精彩的介绍性文章。在剩下的二十一名撰稿人中,有四个[莱昂·卡斯(LeonR.Kass)、大卫·格勒恩特尔(DavidGelernter)、罗伯特·乔治(RobertGeorge)、罗伯特·克雷纳克(RobertKraynak)]是在道德和公共生活中鼓吹让宗教发挥中心作用的积极分子,另外十一人为基督教协会工作(其中除两个外都是天主教团体)当然,所属机构不一定表明这些成员就有偏见私心,但是特邀撰稿人中四分之三都有宗教背景,人们需要认识到背后可能有人操纵。仔细观察后证明了这个担心。
  
  特别引人注目的缺失是人们觉得应该能为尊严和生物医药的讨论提供见解的某些专业领域。撰稿人中没有一个生命科学家或者心理学家、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按照其中一章介绍性章节的说法,委员会采取了“当代学术界生物伦理学的批评观点,采用把生物伦理学问题放在公共场合辩论的方式”,批评性观点这么多,几乎遭到每篇文章攻击的麦克林似乎就没有被邀请来发表她的观点,主流的生物伦理学家(有可能同情麦克林的观点)也没有得到机会为她辩护。
  
  虽然有这些没被收录的东西,本报告还是收录了七篇表达出和犹太教基督教传统不相容观点的文章。我们读到有文章认为上帝是圣经的作者,接受创世记中叙述的奇迹的字面意思(比如圣经中有些先知可以活到九百岁),相信上帝的启示是真理的来源,脱离大脑生理机能的非物质灵魂的存在,以及相信《旧约全书》是道德的唯一基础(比如,卡斯的文章宣称对于人类生命的尊重根源于创世记第九章第七节,其中上帝用宗族世仇的模式指导洪水的幸存者:“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非同寻常的是,在有些情况下,来自犹太教、基督教圣经的赤裸裸的言论出现在本报告一篇又一篇的文章中。但是,除了丹尼尔·德乃特(DanielDennett)评论中的两段话外,里面没有任何反对宗教的言论。
  
  作为世界科学引擎的美国怎么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