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医学论文 >> 中医学论文 >> 正文

论人体互联网

时间:2014-4-10栏目:中医学论文

  论人体互联网
  
  范维乾 ( 陕西省汉中市汉医药研究所723000)
  
  文摘:人体是一个细胞百姓们普遍联系的生命社会。西医学的基础是分子细胞的结构,中医学的基础是分子细胞的状态,谓之生命态。生命态联系为巨系统或互联网,中医称为藏象。中医学是研究人体互联网的高级人体自然科学。藏象有宏观与微观两个层次,微观是宏观的基础,宏观反过来涵盖微观。所以,中医学的藏象理论有“拿来”分子细胞的先天本能和优势。在21世纪,黄帝们创造的“肉眼中医时代”即将过去,一个亦中亦西、非中非西、高于中西医的“显微中医时代”诞生了,人类医学创新发展的新纪元到来了!
  
  关键词:普遍联系;巨系统;藏象;生命社会;总纲;用中医来化西医;新纪元
  
  时下,人们在认识客观世界时,无不持普遍联系的系统科学的观点。虽然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要用现代系统科学的观点认识人体生命,但如何建立人体的系统科学体系,却是迄今难以解决的难题。当我们不再瞧不起中华文化,不再惟西方是科学,不再戴着有色眼镜,就会发现,原来几千年来源远流长的中医学就是非常现代非常科学的人体系统科学。如同“百姓”形成人类社会一样,人体是细胞百姓们普遍联系而形成的人体社会---人体巨系统---人体互联网。这是一个划时代意义的发现,意味着人类医学创新发展的新纪元到来了(1-4)!
  
  人体社会互联网
  
  “社会”一词人尽皆知,什么是社会?无人能回答。一个小组去工作或执行任务,就会有一个“头”,表示这个小群体具有了社会性。蚁蜂、猴、鱼、狼、獴等都是群体生存,必然形成了有层次有组织有纪律的社会。因此,什么是社会?指同类生命群体普遍联系的生存状态。单细胞生命个体在进化为多细胞生命体后,这些同类细胞群们必然会发生普遍联系,从而产生了凝聚性、层次性、有序性、统一性,形成了一个生命社会(5-6)。
  
  《黄帝内经》说:“心者君主之官……”,“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昭著”,言下之意,人体是君主和百姓共同组成的社会。这里的百姓,恰恰与细胞不谋而合、异途同归,笔者称为细胞百姓,是人体社会的基本单位。第一,人体生命是细胞百姓们所形成的社会。第二,百姓细胞们必然发生普遍联系,必然遵循十二个物质运动规律性:即物质性、系统性、统一性、矛盾性、时空性、有序性、凝聚性、层次性、恒动性、社会性、可变性、多样性。第三,在细胞百姓们的普遍联系下,就会从微观层次中升华出了宏观层次的巨系统或互联网,中医之藏象就是巨系统。中医学是研究人体巨系统或互联网的科学。第四,人体生命必然有宏观与微观两个层次,微观是宏观的基础,宏观建立在微观的基础上,宏观涵盖统领微观,笔者称为“宏微规律”。这是说,中医学之宏观理论建立在百姓细胞的基础上,反过来又能涵盖或“拿来”分子细胞,这是它的先天本能和优势。
  
  《黄帝内经》说:“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其气内干五脏,外络肢节”,“身形肢节者,脏府之盖也”,“头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形寒寒饮则伤肺”,凡此种种表明:几千年前的黄帝们认为人体是一个表里内外相互联系的社会互联网。用人体巨系统-互联网的观点看人体生命,中医宏观理论的大帽子下有“人”,就是细胞百姓。人体不存在单纯地孤立地与细胞百姓脱节的所谓的宏观理论,中医理论本来就内涵分子细胞。那种把中医理论与细胞百姓割裂的观点,认为中医不能和现代科学沟通的说法,要“用西医去化中医”而证明中医科学性的做法,把在今天仍领先世界的黄帝人体科学看成了落后与不科学的化身,何其谬也(7)!
  
  生命态是巨系统的基础
  
  钱学森说:“人体是一个巨系统,不断地与环境与宇宙交往联系,其内部结构也必然形成许多层次,层次各有其特征,层次又有互相的交往,有反馈调节机制”,“人体巨系统是在宇宙这个超巨系统中的一个开放的、极其复杂的巨系统”,“把系统科学、系统论的方法用于研究我们人体是唯一的,不用这个是不行的”(8)。但是,如何用系统观的先进思想方法去研究人体,使人体科学更上一个台阶,出现前所未有的突破,是上世纪以来科学家们苦苦探寻的世界难题。
  
  生命体在某一时空的生命状态谓之生命态。比如,一个人有愉快、烦恼、悠闲等等状态,有顾客、父母、家长、听众、股民、法官等角色与状态。在人类社会,生命体以群居形式生存时,就会出现群体生命态,比如商贸、运输、餐饮业、金融汇兑、仓储、欺骗偷盗、慈善、战争等等社会生命态。这些社会生命态本身就是普遍联系的巨系统。人体之细胞百姓们也有生命态,比如,凡生命体的“吃”就是群体生命态或巨系统。人要吃饭,分子细胞们有没有“吃”?人吃的饮食变成了糖、氨基酸、脂肪酸等营养物质,它们在血脉中运输,如同日用百货在铁路列车上运输,但货物的最终目的地是千家万户的百姓细胞。这是说,营养物质要进入细胞,或者说被细胞吃掉。人是为了细胞百姓才吃饭的,因此,整体的胃肠道的吃与细胞层次的吃是一个巨系统,谓之脾胃主运化。黄帝们认为,“吃”是占有时间空间的“器”,谓之胃主受纳;“吃”是底物(饮食与营养物质)的运动变化,谓之脾主运化。(www.fwsir.com)底物在“胃府”中顺利由甲变成乙,谓之胃喜降宜降;底物渐变渐小渐轻,最终化气产生了元气ATP,谓之脾气升清。因此,《黄帝内经》说:“脾与胃以膜相连耳”。
  
  西医学讲生命物质的结构,中医学讲生命物质的状态即生命态。肝细胞、脑细胞、肌肉细胞等各有其独特地生命态,这是个体生命态。但它们的“吃”,则属于胃主受纳巨系统,这是社会生命态。尤其脑细胞为了“心主神明”,“食量”很大,机体“脾主运化”的商品葡萄糖大部被脑细胞吃掉。葡萄糖经过脾主运化,变成了能量元气ATP,是在一系列酶蛋白的催化下所发生的化学反应,黄帝们称为“胃主腐熟”,酶的催化力称为“阳明胃热”,因此,脑细胞中的“阳明胃热”也很强盛,脑细胞不仅属于“心”生命态,同时还属于“胃”生命态。
  
  张景岳说:“精之为物,重浊有质,形体因之而成也”,“形即精也,精即形也”,黄帝们认为人体的基本结构物质是“精”,也就是蛋白质和细胞。精有成形作用,当精以成形状态存在或者说精占有时间和空间时,谓之肾精。《医方辨难大成》说:“盖精者血之变也,精即天一之水,藏则为精,行则为血”。这是说,分子细胞在未激活或休息时,称为肾精,一旦激活或进入功能态,称为心血,两者是不同的生命态。比如,淋巴细胞之未激活状态属于肾精,激活后属于心血。这里的精与血是所有细胞共同的社会生命态或巨系统。一个人可以同时兼有工程师、家长、股民等身份或生命态,淋巴细胞除了属于精与血,还可以属于脾胃巨系统、肺所主的卫气巨系统及肺主“表”巨系统等等。上述能够“胃主腐熟”的酶蛋白,能够“解表御邪”的淋巴细胞等等,都是肾精的存在形式,也就是命门元气的载体,它们工作时,“精动为血”,表达来自肾命门的元气,故肾精内涵的元气被称为命门,即生命之根本。以上所说,都是生命态。
  
  传统的藏象仅限于心肝脾肺肾胃等,其实,阴阳表里虚实寒热、卫气营血、升降上下左右、风寒暑湿燥火等都是生命态或巨系统,它们都是藏象。笔者在此要重点揭示的是属于藏象概念的人体方位学。客观世界是物质的,物质具有时空性,必有其方位。因此,我们在认识客观物质世界时,离不开厘米公里、重量、高低上下左右宽窄、直角垂直斜面、经度纬度、卫星导航等等,谓之方位学。要客观认识人体生命,必须从方位学入手。在人体生命研究领域,人体方位学是一个空白。实际上,几千年来,中华老祖宗们借用自然界的天地上下,演绎出了人体之天地阴阳、升降出入、表里营卫、虚实等等,使人体生命有位置、有方向、有层次、有轻重、有对比、有变化,能够定位定性,理论指导实践,方便操作,对人体生命科学的研究作出了伟大贡献!
  
  与时俱进 中医学的里程碑
  
  建国以来,国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进行了中西医结合、创造我国新医药学的科学研究。要求中西医团结合作,“两条腿都健康”(9)。可是具体执行者是惟西方是科学、惟微观是科学的“西学中”,在博大精深地中医学面前,他们只能是走马观花的“观光客”,没有资格对中医学指指点点。但是,他们自封为中医学的“救世主”,先入为主,主观臆测,说中医学不科学,要“用西医来化中医”,剥夺了中医学在中西医结合中的自主权和发言权,中医学成了被任意实验的“小白鼠”,是对是错,只有西化派的一言堂,听不见中医学对结合问题怎么说。世上绝没有将对方封口缚手的“结合”,在所谓三支力量并存的口号下,用“中西医两法并用”冒名顶替、移花接木了中西医结合,严重抵制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阻滞中医学的伟大复兴,已经到了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时候了(10)!
  
  钱学森说:“用人体科学这个观点,来吸取所有西医的这些成果,不是从前的所谓中西医结合,用西医来化中医,我认为那是错误的,而是反过来,用中医来化西医,把西医的结果全部拿过来,吸取到人体科学里来”(8)。普天之下,都是“用西医来化中医”,已经成为科学界的定论定识,无人敢说不字,钱学森虽然敢说,石沉大海无响声。“用西医来化中医”的西化派已经根深蒂固,已成巢穴之势,已经渗入决策与政策之中,已经牢牢盘踞在科学界和中医学界,而且它有极大地伪装性、欺骗性和权威性。本来是为了创造新医学才有了西化派,现在中西医结合失败了,新医学没法创造了,西化派应该总结经验教训,作出交待,退出历史舞台。但是,这个西化派有控制舆论的“一言堂”,它拒不承认失败,掩盖失败真相,在中医现代化的旗号下,继续坚持“用西医来化中医”的错误。中医西化,病入膏肓,已经不是学术问题,而是是否真正贯彻执行科学发展观,求真务实,不尚空谈假谈,我们必须转变思想观念,付诸行动,彻底揭穿“用西医来化中医”的世纪谎言!目前,投资2·95亿元的《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简称973计划)中的“用西医来化中医”正在大张旗鼓地进行(7)!在“大张旗鼓”地背后,有一个自1987年亮相登台的“用中医来化西医”,自费创造新医学的黄帝医学学派,得不到一分钱的支持,求生不能,奄奄一息(1)!
  
  从黄帝内经以来,中医学不断创新发展的脚步在西化派的“拔苗助长”下停止了。西化派篡改了中医学的藏象理论,把巨系统概念的“六府”改成了解剖学的脏器,如在中医学里非常重要的“胃”成了剑突下的脏器胃。把中医学赖以生存发展的思辨式论述的研究方法废除了。黄帝们留下的中医学被贱踏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西化派强加在中医学头上的实验室实验,等于将中医学卡住了喉咙,缚住了腿。鱼游在水,鸟翔天空,老虎吃肉,牛羊吃草,各有各的活法。你能赶鱼儿上岸,告诉它们说这里的氧气比水里多;你能说老虎捕猎太累,也学牛羊来吃草吧。连小学生都明白这是疯子才会有的反科学想法,竟然变成了对中医学的西化,强按牛头喝水,要将西医的“科学”强加给中医,而且“理直气壮、冠冕堂皇”!今天,黄帝医学学派大讲西化派的危害,就是为中医学争取生存发展与创新突破的自主权和发言权!要让人们从西化派研究成果的“繁花似锦”中,看到中医学支离破碎、奄奄一息的真相!请中国的学术权威们高抬贵手,给中医学留点活路吧!
  
  黄帝们用肉眼看人体,开创了“肉眼中医时代”,现在人们的“显微肉眼”看见了黄帝们想看而看不见的分子细胞,“肉眼中医”面对分子细胞,面红耳赤,束手无策,冰山挡道,难以逾越,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中医学必须“书写现代版的黄帝内经”,来一场理论大革新和理论突破!中医是“用中医来化西医”的主角,藏象巨系统是“拿来”分子细胞的主题理论。自从黄帝内经提出了藏象理论以来,到了清代,藏象理论发生了一次脱胎换骨地大巨变,其系统科学水平达到了最高峰!具有讽刺意思的是,这是今天之官方中医学界茫然不知的被遗忘的角落!在灰尘蒙蔽的典籍中,一个重要人物的出现,改变了中医学的历史,他就是清代雍正乾隆年间的医学家黄元御(1705-1758)。他在《天人解》一文中,提出了肾肝脾“左升系统”与心肺胃“右降系统”的创新理论,将《黄帝内经》之“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阳从左,阴从右”之对立统一规律落实到藏象理论中;将原先的五脏六腑简化为六个藏象,高度概括为“升与降”两大巨系统(10)。笔者称黄氏理论为人体生命研究与人类医学创新发展的“总纲”(11)。有了《总纲》,中医学之系统科学纲举目张,覆盖面空前提升,登高望远而俯瞰了人体全景,分子细胞尽收眼底,微观领域尽在《总纲》之中;中医学将从“肉眼中医时代”走向“显微中医时代”,将从抽象之玄学走向摸得着、看得见、听得懂的现代科学,这是中医学有史以来的大革新、大飞跃、大翻身、大提升(12-16)!
  
  钱学森说:“人体巨系统是在宇宙这个超巨系统中一个开放的极其复杂的巨系统”,“中医理论的现代化还要从系统论、系统科学、系统学开始,然后才有希望搞出真正的现代化的中医理论”(8)。中医现代化的出路在于系统科学,钱氏的这个观点非常正确。怎样建立人体的系统科学?人们犯了骑着毛驴找毛驴的常识性错误,闭门造车,纸上谈兵,自以为是的构想什么“系统”,却不知道中医学本身就是系统科学的典范,我们的任务只是挖掘整理与认识学习,同时进行东西方医学之两种语言的翻译工作,而不是另起炉灶去建立中医之系统。敬人者人恒敬之,你视黄帝医学为土老帽,你就永远徘徊,不得其门而入;你无比虔诚地尊敬黄帝医学,它就告诉你,揭示它科学性的密钥就在它自身之中,中医现代化的动力来自“胎里带”的系统科学。
  
  分子细胞占有时间空间,这个时空性就是一个生命态,谓之胃主受纳。一个杯子、一个葡萄、一辆车、一个人、一个细胞、一个分子,在黄帝们看来,都是“器”,这个“器”的时空性称为胃主受纳。在前文讨论了人体的“吃”属于胃主受纳,现在说说受体,细胞膜上有各式各样的受体,它们是细胞的眼睛、手和口,用来识别与接受外源性物质,受体接受外来物质的方式也是“吃”,属于胃主受纳。抗体是一种蛋白质,抗体如锁孔,抗原如钥匙,平时,这个抗体处于“肾藏精”的状态,一旦遇到了相应抗原,立马就被激活而“精动为血”,其蛋白质的立体构象发生了称为“变构”的变化,原来封闭的表面就会“无中生有”的出现一个“口”(受体),将抗原“吞噬”或“受纳”到“口中”。由此可见,人体不仅有宏观的“吃”,还有分子细胞层次的“吃”,胃主受纳则将所有的“吃”统统统一到了同一个称为“胃”的巨系统中,使之联系为一个互联网,这是非常聪明非常先进的人体科学!是与局部分析的西医学有天壤之别的人体网络科学!互联网的特性是普遍联系,胃主受纳虽然已经是一个巨系统,但是,他还要和其它的巨系统发生联系。中医说“心主神明”,指人的思维、意识、记忆功能等。笔者提出,在分子细胞层次也有“心主神明”。比如,在“受纳”之前,先要识别,然后决定是拒绝还是“受纳”,识别属于心主神明,因为“吃”是关系到生命之生死存亡的大事,虽然具体执行“吃”的是胃的受纳,但是主导者是心的神明功能,是心在主导胃去识别去受纳。《黄帝内经》说:“心者,五脏六府之主也”,人之饥饿、求食、享受美食之乐,皆属于心。根据《总纲》,心肺胃是人体的右降系统。因此,笔者提出了心胃一体,心胃主通降主受纳腐熟主识别的说法,也就包括心胃主受体,受体之受纳是心神明的表现,受体受纳谓之胃气通降,受纳障碍谓之胃失通降,胃失通降则心火上炎。以上通过对胃主受纳问题的讨论,演绎如何用思辨式论述的研究方法去进行中医学的创新发展,去书写现代版的黄帝内经,去实现中医学的现代化,去创造新医学。用事实说明了“用中医来化西医”的可行性、先进性与科学性!
  
  生命态的特性,一是同一个分子细胞可以在不同的时空段或不同的角度表现不同的生命态,归属于不同的藏象巨系统;二是不同的分子细胞表现相同的生命态,成为群体生命态或社会生命态,归属同一个藏象巨系统;三是生命态具有时空性,称为瞬间生命态,藏象则是生命态的定格锁定与捕捉录像;四是甲生命态与乙生命态还有丙生命态之间发生立体交叉的纵横交错地普遍联系,其空间构象是重叠镶嵌、立体联系,称为网状生命态或互联网。如糖的氧化是一个由许多酶联系而成的接力棒式的生产链,谓之脾主运化;糖是运化中的底物,与相关的氧化酶系占有时间空间,谓之胃主受纳;这个生产链的有序性谓之肝主疏泄;相关酶系的原动力称为元气,来自肾命门,又称为肾气;氧化属于寒热中的“热”,因为是来自大自然的“天阳之气”,属于肺胃之热;在运化中,不断地从糖分子上脱掉阴性的氢,这是肝脾升清;所有的参与运化的小分子物质都属于“走而不守”的“津”,津的流动流通是一个生命态,称为肺胃之津或“胃府”;所有的津以流动流通为正常,谓之肺胃通降,如果流动流通阻滞,谓之肺胃失降;而且,通降失司时,津在胃府阻滞则化热(病理性),这是心火上炎。在西医学里仅仅说了一个糖的氧化,到了中医学这里,就表现出各式各样的生命态,而归属于不同的藏象巨系统。《黄帝内经》说:“脾与胃以膜相连耳”,不仅脾与胃,所有的藏象都是“以膜相连”的重叠镶嵌构象。恰恰此种“重叠镶嵌”,才真正全面客观地生动活泼地反映了生命物质的存在与变化,才是真正高级的人体科学!
  
  由此可知,生命态及其立体联系网的研究方法必须是思辨式论述,绝不是局部分析割裂系统联系的实验室实验,比如,心胃一体主受体之受纳,“脾与胃以膜相连耳”等等都不是实验室可以实验的,只能用宏观理论将西医学在不同的分子细胞中发现的分散的实验片段,通过思辨式论述的方法“拿来”,使之成为一个巨系统。宏观的普遍联系的生命态互联网,不能作为实验室命题,进行实验室实验。所谓用实验室实验证明中医学科学性的做法是一个伪科学!
  
  西医学发现了分子细胞的气象万千,使人类感知了肉眼不及的微观世界,为人体生命研究作出了极其伟大的贡献!由于分子细胞群体非常庞大,成员非常复杂,相互之间的立体联系纵横交错,往往有顾此失彼、捉襟见肘、如入迷宫之感,干扰与影响了人们对其真相的认识。所以,在分子细胞研究领域,急切呼唤宏观新理论的出现。现在好了,人体社会科学、人体互联网、显微中医时代等创新理论提出来了,这不仅是中医学的理论,也是西医学的理论,是人体生命研究的新理论。从此,在宏观新理论的指导下,在进行分子细胞的微观研究时,就有了“胸中一盘棋”和“火眼金睛”,就会有多快好省地新发现新进展新突破,出现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大好前景!
  
  中西医结合,创造新医药学的口号在上世纪就喊向了世界,其实验室实验迄今轰轰烈烈进行中,事实上,这个实验室实验失败了,因为它没有实现中西医结合,只是中西医两法并用,它没有对中国传统的科学文化做出科学的解释,不能回答中医学是什么科学的问题,中医学依然是千古不解之谜。西化派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简称973计划)中说传统的研究方法“不能与现代自然科学沟通”,“现代的研究方法,是用现代科学技术方法和手段,对中医学理论的科学内涵作出科学的说明”,“能与现代自然科学沟通”(7),完全是信口开河的自欺欺人之谈。聪明过头的炎黄子孙们,在科学的名义下干着反中华科学的蠢事,在响亮的口号下大说空话假话。昔日,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和科技进步做出了伟大贡献,今天我们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黄帝医学将对人体生命研究再创辉煌,炎黄子孙们,踏踏实实做事,把黄帝医学进行到底,把显微中医时代,把中医学的伟大复兴做出来,做出来就是真理,做出来万岁(3-6,12-17)!
  
  参考文献
  
  (1)范维乾·中医现代化的障碍来自中医学·中国医药学报,1987,增刊:192
  
  (2)范维乾·人体的互联网·中国优秀领导干部论坛(论文卷)-为党的十七大献礼,2007,89-90
  
  (3)范维乾·论中医学的伟大复兴[J]·医学信息·2013,26(4):602
  
  (4)范维乾·人类医学创新发展的新纪元[J]·健康大视野,2013,21(3):595
  
  (5)范维乾·论显微中医时代[J]·医药前沿,2011,1(17):132-135
  
  (6)范维乾·论人体社会科学[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2010,8(20下):153-155
  
  (7)李振吉·第四届中医药发展论坛会刊,2010,6-8
  
  (8)钱学森·论人体科学,第一版,人民军医出版社,1998,297,124,321-
  
  (9)车敏瞧·再接再厉把中医研究工作向前推进一步,中医杂志,1960,4:1-5
  
  (10)范维乾·论中西医结合[J]·中国医刊,2013,48(5):3-7
  
  (11)清·庆云阁·医学摘粹·天人解,第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83,257,258,261
  
  (12)范维乾·中医说氨毒[J]·健康大视野,2013,21(4):174-175
  
  (13)范维乾·中医说动脉粥样硬化[J]·中医临床研究,2010,2(15)∶77-78
  
  (14)范维乾·中医说糖尿病酮症酸中毒[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22下)∶125-126
  
  (15)-范维乾·中医说钠泵[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21上)∶134-135
  
  (16)范维乾·中医说补体[J]·中国保健营养,2013,23(02下):954-955
  
  (17)范维乾·古树新花 人体社会科学亮相登台·中国当代重大创新理论文选,2012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