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芪益气汤治疗脱发(张珍玉教授脱发治肺的经验)

时间: 2019-03-24 栏目: 中医学论文

  黄芪益气汤治疗脱发(张珍玉教授脱发治肺的经验)

  脱发作为临床常见病,常发于中青年男女。一般认为,发为血之余,且《素问·五脏生成》有言:"肾之合骨也,其荣发也",肝肾同源,精血互生,故中医论治脱发,常从肝肾入手。张珍玉教授为第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是入选"十五"国家科技攻关计划项目:名老中医学术思想、经验传承研究"课题的全国百名中医专家之一,其精研经典,结合临床实际,在补肾养血效果不明显时,提出脱发从肺论治,颇有见地。

  1 脱发治肺的理论基础

  《说文解字》谓:"毛乃眉发之属及兽毛也。"所以"发"应属于"毛"之范围。故"毛"、"皮毛"可以包含头发。脱发之病名,《内经》称"毛拔"、"毛坠",《难经》称"毛落",《诸病源侯论》称"鬼舔头",《外科正宗》称"油风"(斑秃)。

  《黄帝内经》指出:肺主气,为气之总司。《素问·五藏生成篇》言:"诸气者,皆属于肺",《素问·六节藏象论》言:"肺者,气之本".肺主皮毛,可体现于生理病理中。皮毛之所以常连用,因为生理联系密切,《灵枢·经脉》言:"皮肤坚而毛发长".生理方面,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言:"肺生皮毛……在体为皮毛",《素问·经脉别论篇》言:"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病理方面,如《素问·金匮真言论篇》言:"西方白色,入通于肺……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素问·诊要经终论篇》言:"太阴终者……皮毛焦而终矣".

  除《黄帝内经》原文论述外,后世医家对肺与皮毛的关系、治法亦有阐发。《黄帝内经太素·伤寒·五脏痿》言:"肺热即令肺叶焦干,外令皮毛及肤弱急相著".李东垣谓:"若脉弦,气弱自汗,四肢发热,或大便泄泻,或皮毛枯槁,发脱落,从黄芪建中汤。"《张氏医通》言:"脉弦。皮毛枯槁。是营卫气衰。黄芪建中下六味丸。"清代张仲岩肺损说指出,"肺主皮毛,肺败则皮毛先绝。可知周身之毛,皆肺主之,察其毛色枯润,可以觇(音蝉)肺之病".上述均提出了肺和皮毛的关系,其中黄芪建中汤,有补益肺气之意。

  故张老认为,肺与皮毛的关系是通过气的作用而实现的。具体来说,是卫气的作用。《灵枢·本脏》言:"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者也。"正是由于肺宣发卫气于皮毛,毛发才不至于枯槁脱落。所以,张老得出结论:肺气虚衰为导致脱发之主要病机。

  2 脱发治肺的现代研究进展

  现代医家在补肾养血常法的基础上,从脱发治肺角度出发,不断进行研究,从而丰富了脱发治疗的理论,并临床应用取得确切疗效。邱媛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加入少量宣肺发汗之品促进毛窍开合,汗出得宜,以为佐使之用,则逐邪有径。孙风江通过中医药治疗顽固性脱发218例研究指出本病不单纯是肾,而与肺、气血也有关,治疗上以补肾宣肺,养血活血为法而治之。杨育林指出脱发从脾肺论治并在临床治疗上取得良效。张学英依据《难经·十四难》中:"损其肺者,益其气。"及《素问·至真要大论》"热者寒之"的原则,治以补益肺气、清泄肺热。樊增川治疗脂溢性脱发,着重在于肾的调补,但因心肺主促、增、宣、发的功能同时指出治疗应兼调理心肺。丁宝刚从肺论治脱发,主要是基于"肺主气"和"肺主宣降"的生理特征。故治疗方法主要分为:补益肺气和调畅气机。调畅气机方面,肝气郁滞者可疏肝以理肺;痰饮阻滞中焦可健脾、化痰、祛湿;瘀血阻滞者可活血化瘀、疏通经脉。左安龙以养肺阴清热、生津法治疗燥邪伤肺痰结证脱发患者、以疏肝泄热,益气养阴,肝肺同调法治热盛乘肺证患者、以补肺气、固肌表;补肝肾、养精血之法治肺肾两虚证脱发患者皆取得良好临床疗效。

  3 脱发治肺的治则治法方药

  张老精研经典,结合临床实际,在补肾养血效果不明显时,提出脱发从肺论治,基于肺与皮毛的关系是通过气的作用而实现具体来说,是卫气的作用。正是由于肺宣发卫气于皮毛,毛发才不至于枯槁脱落,并同时指出肺气虚衰为导致脱发之主要病机治法可出:补益肺气为主。肺气充足,可宣发卫气,使皮肤得坚,毛发可长。张老据法立方,自拟黄芪益气汤,整方如下:生黄芪20 g,党参15 g,当归15 g,炒白芍9 g,炒白术9 g,桂枝5 g,桔梗5 g,茯苓9 g,炙甘草3 g.水煎服,日1剂,早晚饭后半小时温服。其中黄芪可补脾肺之气,益卫固表,参、苓、术、草有补气健脾之功,可补土生金,健脾气而补肺气,桂枝、白芍作为药对,相反而相成,以调和营卫,桔梗开宣肺气,为舟楫之药,载药上行,当归补血活血,血又可养气载气。此方以四君子、参苓白术散、桂枝汤、当归补血汤等方加减化裁,能治肺卫气虚之本,对兼见的乏力、自汗、动则气短等症状也有改善,气足则能生血、行血,滋润皮毛,而使毛发得长。全方药仅9味,剂量不大,体现了张老用药轻灵的特点。同时张老指出,脱发的论治不可拘泥于某一方面,张老主张脱发治肺,是对治疗脱发方法的有益补充。张老并不反对从肝肾精血论治,而是要在仔细辨证、认真思考的基础上,找出病因,辨出病机而遣方组药。

  4 验案举隅

  张某,女,42岁,自述头发全脱已五年余,开始梳头则脱,初不介意,至脱发稀疏露头皮始四处求医,治疗无效,渐至全部脱落。来诊时天气炎热仍戴帽子,帽沿四周装以假发。细询之,素日懒动,动甚则气短,且易汗出,舌脉如常。观前医所处方,皆以养血补肾为治,汤丸并用,但均无效。张老认为此患者属于肺虚卫弱,毛发失养。治法应当以补肺固卫,益气和血,以,生黄芪20 g,党参15 g,当归15 g,炒白芍9 g炒白术9 g,桂枝5 g,桔梗5 g,茯苓9 g,炙甘草3 g.先予30余剂汤药,疗效明显,后改丸剂服3个月而黑发全生,如常人无二。

  5 小结

  中医注重整体观念,故脱发的论治不可拘泥于某一方面。中医论治脱发,常从肝肾入手,张老主张脱发治肺,是对治疗脱发方法的有益补充。因此张老指出治疗脱发要基于仔细辨证、认真思考的基础上,找出脱发发生的病因,辨出病机而遣方组药。同时张老之说皆本于经典并在临床取得较好疗效,这启示我们要熟读经典,精思不倦,打好基础,方能于临证时左右逢源,期获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