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信息化调查(上篇)

时间: 2007-11-04 栏目: 调查报告

  “我们现在如果有急事,不管是钥匙落屋里了,还是饭店的服务不好了,都会去拨打96111这个电话,他都会给你解决。”10月18日下午,在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XX市的一位姓鹿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XX市的信息化工作就是在这样跟老百姓密切相关的低发干出来的。10月下旬,记者集中采访了XX、XX、宁波、佛山四个城市,发现城市信息化,正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 规划:不按图索骥 XX市信息产业局副局长曹菁女士40岁,两年前,当她来到XX市信息局时,XX市出台了“数字XX”的城市信息化规划。按照这个规划,首先要有政府网站。但是,在这个政府门户网还没有建立起之前,很多部门已经有了自己的网站。 这就是多数城市的现状。在政府尚未形成一个统一的网上出口的时候,许多部门已经先行一步。这是一个已经开发好的资源。如果能重新开发利用这些资源、而且能够与政府门户网统一出口,对于老百姓来说,上网找政府办事就是一件更轻松的事情。只要登陆当地政府门户网,什么部门、什么办公信息都能够很轻易的找到。 这样的问题在城市信息化过程中随处可见,却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以模仿。比如社保卡。XX、XX、佛山都要建社保卡,国内城市中做的最好的是上海。上海当初原来计划花一亿,结果却花了2.2亿,这对于XX这样的城市而言显然不现实;上海市能将社保卡的管理机构细化到街道,从而保证了社保卡的正常运营,而XX、佛山这样的城市却没办法从编制效仿。 所以,对于这批基本都是在2002年开始酝酿“数字城市”的企业而言,不但要做好信息化,还必须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 为统一政务网,XX市信息产业局作了大量的工作。完成这一工作的是XX市综合信息中心,跟信息产业局是一个班子、两块牌子,是技术、设计、建设和维护部门。由综合信息中心主任曹菁出面跟各个部门协商,利用各个部门本已有的硬件设备,建立起一个共享的服务器机群。60多个政府部门共享一个数据库,各个部门自己提交内容,门户网自动从各个部门的子网抓取新信息,进行二次加工,保持门户网主页内容的实时更新。 “主要是省钱。”曹菁介绍说,“不用买服务器、不用租空间、不用另行建操作系统、不用买数据库,而且,内容和系统的维护量都压给了各个部门。” 2002年开始建设、2003年5月22日开通的中国XX网,在2003年到2004年的全国政府网站评选中,在非副省级城市评选中名列14,在全国城市中综合排名名列28。 政府:进入退出有讲究 数字城市是一个包含了从地理信息系统到电子政务、从城市经济信息化到便民服务多个方面的大概念。在促进本地经济发展方面,政府选择以怎么样的方式通过信息化来促进经济发展、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很令人深思。 宁波市制造业发达,块状经济明显,中小企业众多。中小企业如何信息化?几百万的投入上ERP,企业吃不消,中小企业的信息化投入是“一分钱见一分钱的效益。”宁波市政府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思路。 象山县爵溪街道是宁波市第一个亿元镇,也是浙江省针织专业园区。这个街道经济发达,在常住人口仅1.5万、面积不组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居然有各类工业企业500余家。这样一个富镇,这几年经济发展尤为迅猛,2003年实现工业总产值65亿元。 巨鹰集团、甬南公司都是爵溪企业中的佼佼者,也是最早一批从信息化中受益的企业。其中,甬南公司是当地街道企业中最早动身信息化的,也是花钱最多的,初步估算已经高达300余万元。这让它的一些实力不济的邻居们望而却步。 这些邻居们规模不大,生产过程中的半机械化操作过多,现代化程度低,而且,多数是以OEM为主,缺乏自主品牌。各企业间的合作方式非常简单,很多资源都没有能够有效的配置利用。 宁波市政府试图扶植爵溪重上快车道。专家建议,为爵溪这么多的中小企业建立一个公用的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将会对减少库存浪费、节省总体成本有很大好处。2003年4月,爵溪街道建立起运作这个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的实体--爵溪电子信息化有限公司,向该街道的中小企业提供企业生产管理软件,帮助企业实现信息流和销售物流的整合。并且,建立起了该镇的行业商务网站,帮助30家企业建成电子商务流程,5家企业还上了ERP。 在爵溪,由于同类业务的企业集中,信息化的示范效应极强。一年之后,这个街道的信息化基础设施已经比较完善,已经有超过一大半的企业应用了CAD、数控技术。 中小企业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是基于ASP模式和供应链管理的,企业只需投入几万元,就可以以公共服务方式实现信息化,此种模式在国内尚无先例。 但宁波市政府已经在考虑在合适的时候退出这一扶持机制。宁波市信息办主任陈刚介绍说,当这个信息化平台运作进入正轨的时候,企业自身的需求就会推动整个信息化往前走。 政府在企业信息化里起到的作用是引导与推进,佛山市信息化办公司推进科科长卢燕也深有同感。卢告诉记者,对于企业,政府绝对不会告诉它必须上什么项目,必须下什么项目;对于企业选择的项目,政府的职能是引导或建议,“决策权在企业手里”。 实施:结合区域经济特点 象宁波市象山市的爵溪街道这样,不仅通过信息化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率,而且,这个信息服务平台还结合当地区域经济特点、促进了经济流通。比如,当地的上规模的针织企业都可以在在心细化服务平台建立的行业网站中展示企业形象,招商引资。 这一现象在XX市也普遍存在。XX市栖霞县有“栖霞苹果网”,招远县有“招远黄金网”,实时提供上海黄金交易所涨跌行情,提供投资指导,这都对当地的区域经济发展起到了良性的促进作用。 在广东省佛山市,政府如何在建设数字城市时与当地区域经济特点相结合,显得尤为引人关注。美的、科龙、健力宝、格兰仕……这些个个响当当的名字,都是佛山当地的企业。但这些企业本身的信息化水平都已经较高,政府在着眼数字城市时,就没有费太多精力,而是将重心放在了传统行业的薄弱环节上。 以禅城区为例,这个区以陶瓷、纺织出名,区政府就积极引导企业将先进技术引入到企业的生产经营管理和技术开发中,加快陶瓷行业的改造步伐。比如鹰牌控股有限公司、兴发集团等企业围绕管理中的薄弱环节,推动应用了如ERP、CRM、SCM等先进成熟的软件系统,全面提高企业的管理水平。针对区域经济特点,佛山市还建立了中国佛山陶瓷网、华夏陶瓷网、张槎针织网等专业网站进一步完善,为企业提供全方位信息服务和电子商务服务,有效地提高了地方行业的知名度和企业竞争力。 南海区经济发达,制造业发展迅速,于是政府在每个行业技术创新中心,设立一个行业技术研发中心,一个企业信息化推广中心,一个行业电子商务网站,一个行业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检测认证中心,一个知识产权应用和保护中心。 而在XX市,作为北方最大的海港之一,不仅具有对外经济的传统优势,还孕育了一批如海尔、海信这样的著名企业。并且,作为旅游城市,XX市每年都要在旅游信息化方面投入很大精力。而在未来几年内,“数字奥运”的提法可能会让人们更记住XX的特点。如今,XX市政府在中国XX网已经建立了奥运专版,宣传作为2008年帆船比赛城市的XX的城市形象,并且从2003年就开始办起了网上招商会。这个招商会依托“中国·XX”城市综合门户网站,通过建立网上XX市旅馆、区市招商馆、行业招商馆、企业馆、奥运XX馆、跨国采购馆及电子家电展等重点招商馆,设立政策发布厅、商品展示厅、洽谈室、咨询室、网上服务办理大厅等,联合国际权威咨询投资机构、会展机构,与美国、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权威网络机构合作,举办以文字、图片、视频、语音、动画等多媒体形式为主的信息交流,中、英、日、韩等多种语言分站联动,吸引跨国公司、跨国采购商参与。XX市副市长于冲说,这个招商会“只有开幕之时,没有闭幕之日”。 反馈:提供产业发展思路 在建设数字城市的过程中,这些城市还在针对信息产业本身的发展方面,形成了一些自己的思路。这不仅对于当地发展信息产业有很大帮助,而且,对于我国信息产业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借鉴。 在整个宁波市信息化建设中,硬件软件的投入比例还是站到大多数。比如宁波市科技园区的项目工程,投资约为一千多万元,硬件投资约为七百万元。 硬件投入占大头,这是现在全国信息化建设中的现象。对此,宁波市信息办主任陈刚认为,“如果硬件与软件的比例能达到持平或者软件比例超过硬件,就说明信息化的建设上了一个台阶,从观念上、信息化建设的质量、和效果上都上了一个台阶。” 陈说,“信息化就好比在水中走路,头露在水面,眼睛里看不到前方的路,脚在水中摸索。也许前面就是一个大坑,跌下去就爬不起来,但是也要走下去,因为我们走过的路能给后来人带来很多借鉴。” 相比于陈刚的痛苦摸索,XX市则在另外一个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 目前,XX市基于国产Linux操作系统的电子政务公共信息平台已建成一年,“国产化”成为XX信息化中的一个点睛之笔。“国产化”也取得了应用成效,主要在三个方面:一、以国产硬件和Linux操作系统为基础搭建起的XX市综合信息基础平台;二、运行国产Linux版本的大型数据库系统,实现综合信息平台的主要数据存储、加工、检索等服务;三、以运行安全防护系统、中间件系统等多种国产软、硬件集成为纽带,保证综合信息平台的安全稳定运行。当前平台上运行的应用系统包括中国XX政府综合信息门户网站、XX市85个部门和单位的政府网站、XX市政府部门政务信息资源管理系统、XX市政府部门远程资料收发系统、XX市党政机关公务员电子信箱服务系统和数字地图等。 XX市信息产业局副局长曹菁介绍说,在XX市的电子政务网中,服务器是浪潮的,交换机是上广电的,中间件是东方通的,操作系统是红旗Lunix,数据库是东软的,全部是国产的。国产化设备应用规模如此之高,全国无出其右者。 在采用国产硬件和软件的问题上,XX市副市长曾经问曹菁可能有什么风险。曹说最大的风险是死机。“我是做技术的,我知道风险是否可控。”在实际测试中,由于国产硬件和软件、软件与软件之间都未曾互相测试过对方,磨合不到一起,甚至都劝XX市不要用对方了。曹菁说,这也是信息化过程中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城市所做的一些具有突破性的工作,可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如宁波市信息办主任陈刚所说,“在信息化过程中,我们正面临着工业化思想和信息化技术的矛盾。”琛认为,“现在,我们的头脑还停留在工业化,但是身子和脚却已经迈向了信息化,工业化思想和信息化手段之间存在着一道鸿沟。但必须有人先跳进鸿沟里,去摸索,去寻找规律,然后才可能在鸿沟之上架起一座桥,后来的人就好走多了。我想我们就是这个跳进鸿沟里的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