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闪光点的作文

时间: 2012-07-27 栏目: 九年级作文

写闪光点的作文
  每个女孩都有自己的光
  
  放学的路上,舒静问春铭:“又给苏良穆打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啊?”
  
  春铭脸上现出不易察觉的红晕,辩解道:“那是因为他家没有电脑嘛,不过你别说,这小子文采还真的很不错呢。”
  
  “除了文采不错之外,篮球应该也打得很好吧?嗯?”最后一个音明显故意上扬。
  
  “舒静,你什么意思啊?”春铭的脸更红了。
  
  “哟哟哟,我们的春铭还会脸红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舒静越发不肯放过她了,两人打闹成了一团。
  
  回到家,舒静从书包里拿出一封信,信纸是漂亮的粉红色。从小学开始,舒静每年都会收到好多这样的信纸,所以并不稀奇,但这封信稍微特别的一点是写信的那个人是苏良穆。
  
  他长相干净,成绩很好,篮球打得也很棒。说实话,班上女生眼光聚集在他身上的还真不少。
  
  舒静看着信,笑了,这样一个男生,唯一青睐的女孩子竟是自己。不管接受还是不接受,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虚荣心也得到满足了吧!
  
  想了一会,舒静拿出手机给苏良穆发了条短信:明天下午五点来我家楼下,我给你答案。
  
  很快有了回复:好。简洁明了的一个字,像苏良穆的性格,沉稳大方,不强迫于人。
  
  躺在粉色蕾丝花边的公主床上,舒静笑得更开心了。之所以让苏良穆下午五点过来,其实是因为每个周末的下午春铭总会在院子里踢足球,然后五点钟的时候准时上来。这样,就可以让她亲眼看到自己拒绝苏良穆的那一幕了。舒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她和春铭是最好的朋友呢!
  
  有的时候,舒静也有点瞧不起身边的这个小姑娘,平凡的长相,笑的时候夸张的大嘴巴,瘦小的个子,总也长不高似的,都十六岁了,远远看上去还像个小学生。一点儿也比不上自己,因为从小学习舞蹈的缘故,舒静有着修长的身材和清纯的外貌。
  
  不过,舒静却和这样的女生是最好的朋友这也许是每个中学校园里常见的组合吧,长得漂亮的姑娘身边跟着的姑娘,大多长得不怎么样。
  
  要说她俩是怎么认识的,恐怕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了。她们是邻居,总是结伴上学、放学,放假时又一起去学舞蹈、音乐和绘画。她们的父母是一个学校的老师,都很重视孩子的全面发展。可总是有不争气的那个,画画时把颜料涂在旁边小孩的脸上,害得别的家长找上门来;学舞蹈时总是大哭大闹着要回家,搅和得舞蹈室的小朋友都练不成。诸如此类,结果什么也没学会。
  
  另一个却恰恰相反,舞蹈课撇肩压腿再苦再疼的动作,愣是一声不吭地练到最好;音乐课再枯燥无味也耐着性子每天在钢琴前坚持坐几个小时;绘画是唯一的弱项,艺术这个东西还是要靠天分的,但至少每次也认认真真地把老师布置的任务完成了。
  
  就这样,一个莽莽撞撞,一个亭亭玉立,两个懵懂少女终是一起长大了。 (作文大全 www.fwsir.com) 和小时候一样,一个照样是学习尖子,老师的宠儿,文艺活动中的佼佼者,长大了的舒静越发聪明美丽,乖巧可爱。春铭仍是一副男孩子的样子,整天只知道疯玩,没心没肺地跟在舒静身后安心做陪衬,大概是心窍开得比其他女孩子晚的缘故,她从不妒忌舒静,只真诚地对舒静好,觉得她确实美丽但自己也不自卑。
  
  舒静却不这样想,她总能在别的女孩子那里得到羡慕或者嫉妒的眼光,但在春铭这里却没有。她怎么也有点不舒服,女孩子的虚荣心有的时候一强大起来真的是很伤人的。
  
  舒静拒绝苏良穆时楚楚可怜的样子还在春铭眼前飘荡,那样清清楚楚一句话:“对不起,良穆,我觉得春铭喜欢你,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不可以答应你。”
  
  躲在家属楼前芭蕉树宽大叶子后面的春铭听到这句话,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
  
  “可是,我不喜欢她啊。”苏良穆无奈却还是忍不住辩解。
  
  “是啊,没有谁会喜欢她的!”强大的自尊心一下子占了上风,春铭冲动地从芭蕉树后面冲了出来,脸上挂着来不及抹掉的泪水。
  
  “春铭,你怎么在这里?”舒静柔柔弱弱地皱眉,怎么看都像是受委屈的那一个。
  
  春铭不听任何辩解,愤怒地冲上楼。
  
  就这样,两个人形同陌路了。舒静其实不想闹得那么僵,她只是想炫耀一下,女孩子的虚荣心,有的时候,就那么无所遮拦。只是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性格随和的春铭居然也会生气,舒静也觉得自己不对,但因为骄傲的缘故僵持着不去和解。她以为会像以前那样,无论自己怎么嘲弄,男孩子性格的春铭总是不会往心里去。
  
  冷战中,舒静才发现一无是处的春铭其实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在食堂打饭时,春铭总是帮自己排队买饭;打开水时,春铭总是抢着帮自己提;有看不惯自己的女生找茬时,春铭总会冲在最前面,个子小小的她还要上蹦下跳地吼:“你们再欺负我们家舒静,小心我告诉老师。”其实自己都快要高出她一个头了呢,心里涌上来的是一股股的感动。
  
  关于苏良穆,总以为大灾大难永远在离自己远远的别人身上默默发生着,可有时候命运偏偏喜欢捉弄人。高考前的体检,苏良穆被检查出肺里有阴影,因此进了医院。
  
  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大病,学校领导还动员全体师生捐款呢。春铭是最积极的一个,不仅把多年积攒的零花钱全拿了出来,还动员全班同学把在校运动会上夺得的奖杯拿去拍卖,再把拍卖得的钱拿去捐了,虽然不多,却能最大地表达了他们的心意。老师破天荒地夸奖了她:“没想到春铭这么有组织才能,以后再选班长你可要第一个站出来发言。”
  
  春铭害羞地笑了,舒静在台下看着脸红扑扑的春铭,脑海中居然闪现出某种感觉:春铭,从某个角度看,其实还挺好看的呢。
  
  班干部组织同学去探望苏良穆,春铭等老师和班长分别问候完后,也上前握住他的手说:“苏良穆同学,你一定要好好养病,勇敢地和病魔作斗争,我们大家都等着你回来。”说着说着,春铭已是满脸泪光,所有人都被春铭抽泣的声音给带进去了,大家都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中,有几个女生甚至跟着春铭哭了起来。
  
  直到苏良穆微笑着承诺:“放心,我一定会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结果幸运言中,半个月后苏良穆就顺利出院了,原来他肺部只是普通的炎症,发展得比较严重了所以会出现阴影。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慢慢调理还是可以恢复的。
  
  出院后的苏良穆找到了春铭:“知道吗?那天你在医院哭的样子真可爱。”
  
  “是很丑吧?”春铭有点紧张。
  
  “不,是很可爱。”苏良穆纠正道。
  
  后来呢?后来大地震来了!震前春铭和舒静还在冷战,而舒静的父母因为外出学习,所以把舒静托给春铭的父母照顾。她们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却还是不肯说一句话,甚至在上学路上也是一前一后走着。到学校上楼梯时忽然剧烈地震了,两人同时踉跄摔倒,春铭爬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查看舒静的伤势,扶舒静起来时墙壁上的灰扑簌簌往下掉。这时,老师们带着学生从各个楼层涌向主楼道,还是春铭反应得快,抓了舒静的手就往下冲。
  
  下来后春铭才发现手臂上到处是被挤得勒出的红印子。学校那堵年代久远的围墙已经倒了,余震还在不断出现,老师在安抚躁动的学生,舒静吓坏了,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春铭被舒静吓了一跳,拉着她的衣袖轻声喊:“舒静,你怎么了?你受伤了吗?”
  
  “没有。”舒静含着泪水模糊不清地说着,忽然抱住了春铭,眼泪流进了春铭的脖子。
  
  过了一会儿,不断有家长到学校领回自己的孩子,春铭的父母也来了,要领春铭和舒静回家。舒静又哭又闹要找父母,电话自然是打不通,舒静一路哭春铭一路哄。那一刻舒静和春铭似乎在进行一场角色对换,做事沉稳小大人似的舒静变成了春铭,而情绪化易激动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春铭似乎瞬间长大了,大到可以保护舒静的程度。
  
  舒静跟着春铭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泥水里,身体被春铭瘦弱的胳膊环着,忽然觉得心安。舒静终于安静下来,心想:幸亏有春铭在身边。此刻,她觉得这个平日里哪都看着不顺眼的小姑娘竟是如此重要。
  
  晚上,家家户户都支起红色的帐篷在广场上过夜。春铭家也领了一顶,一家人窝在一起睡,铺着厚厚的棉被,其实也挺暖和的。夜里发生了很多次余震,每次春铭都是先舒静一步起来,鞋也不穿就拽着舒静往外跑,春铭的父母跟着也跑出来。
  
  “春铭对什么事情上心过啊!”春铭母亲说。舒静不好意思地去拉春铭的手,是很温暖的手。
  
  这件事情过去很久后,舒静问春铭:“傻瓜,那时候你想拉着我跑到哪儿去呢?地震啊,难道你知道哪个地方不震?”
  
  春铭像以前一样傻傻地摸摸头,笑了:“不知道呢,只是想把你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啊。”
  
  余震间隙,温暖的帐篷里,被窝里的长发女孩捅捅短发女孩:“知道吗?你会发光耶!”
  
  “嗯?”
  
  “刚才你扶着我从学校走回来的那段路上,我感觉你的头顶好像在发光耶!”
  
  “你想说我是上帝还是想说我很快就会去见他了?”春铭依旧油腔滑调。
  
  “学习超差、长相平凡、特长没有、什么事情都会搞得一塌糊涂的宇宙超级无敌笨蛋一于春铭,在有些时候也会发光耶!”舒静再一次认真地说道。
  
  “哦。”春铭含糊应了—声,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她太累了。
  
  那次地震,舒静和春铭所在的小城因为离震中比较远,所以伤亡并不是很严重,舒静的爸妈也在舒静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后,平安地回到了家。她们所在的高中还为此举办了一场赈灾募款的演出。
  
  整场演出由春铭担任导演,老师在组织投票选举导演时,很多人都投了春铭一票,大家都说春铭很有组织能力。文艺演出当然少不了舒静的身影,和往常一样又做主持人又唱歌跳舞忙得不亦乐乎。演出非常成功,台下掌声雷动,可是舒静没有骄傲地认为所有掌声都是给自己的,她知道这场成功并不仅仅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还有春铭,以及所有的演出人员。
  
  演出结束,当春铭上台演讲号召大家募捐的时候,她那声情并茂的演说把在座的每个人都感动得哭了,舒静从幕布后面偷偷探出头看着正在挥舞双臂的春铭,恍惚间觉得她的头顶仿佛真的盛开着一片光。
  
  其实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光,你看到你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