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八年级作文 >> 正文

岁月流向自己

时间:2012/9/27栏目:八年级作文

岁月流向自己  
  倘若我以午后的一只蝉自居,一定是件死路一条的事,载着满腔他人不知也无法预见的苦思,小心地伏在树干上,周围密密密麻麻的同类挤得我喘不开气,更重要的是我无法发出叫声,无法像其他蝉一样以自身的方式排解燥热,这就是大家所说的宿命吧。
  
  那悠然使人荡漾心扉的风为谁而吹,那笨拙却能伏地而起的虫为谁而离,那轻灵而叫声哀重的鸟为谁而鸣,那遥远却无法触摸的云为谁而飞,我在午后,寻得一个无人的角落,四处张望,却发现视野只有左右两旁,但这更增加了脑子中的胡思乱想,然而又必在矛盾中无法完全释放大脑,怕这些勇往直前的思想猛士被世俗的脚步击退,并连它们的主人也得个落荒而逃的下场。午后,是个与我生命同在的话题,一间房、一张椅、一对纸笔。我宁愿这么一直地小小过下去。
  
  我独自坐着,看似很悠闲,心却因无法搏斗而焦躁,所以产生另一些想法,原来你只想安静的坐着,有些人都不愿意,或者这是上天的安排。走来的路,我记忆犹新,在主动与被动中,在压迫与被压迫中,在有着令人永远担忧的问题中,我来到这儿,当很多事情都成定局,我才发现,自己有种改写过去的强烈渴望,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起码无法从过去中重新挽回。
  
  以前我总有午睡的习惯,一天不睡能困死过去,但现在不了,我把这段充足的时间用来做别的,可能是怕夜里睡不着吧,在黑夜中独自守着几间屋,倘若没了困意是件很难熬的事。
  
  后天,我可能要去另一个地方,可能要开始模糊不清的生活,说可能是不确定,我开始对任何事情都不确定,很多时候,我不敢去看手表,指针会告诉我该去干什么,而刚才我又没有完成什么,这么长的岁月都是由这几根小小的针来完成的,所以有些恨它们,同时又有些怕它们。
  
  后天,记得生命中有很多个后天,这些后天都在我的眼睛斜睨中度过了,所以对我这个不尊重生活的人,上天给了我应有的惩罚,明天,我要把这首诗寄出去,觉得它像汪洋中的小船,不,或许它连小船都不如,因为很可能它连流浪的机会都没有,在瞬间即可化作历史的尘埃,可是为什么我还要这么痴迷地去写呢?甚至要把它当作一项任务来完成,因为我知道,从后天起,我就很少有机会提笔写了,在那个小小的旅行箱中,我只带了一个本子,那就是我的诗集本。
  
  午后,我总想流泪,但我也知道,有心情流泪,是件幸福的事。
  
  黄昏
  
  写了太多的黄昏,却始终写不出写不尽写不透,我总觉得它是个稍纵即逝的时间,不知它何时来何时去,很少享受,便愈发觉得它珍贵。
  
  独一无二的晚霞,惹人心动的飞鸟还林,干净柔和的蓝天,祥和安恬的树静风止,温柔舒缓的基调怎么也让我想不到它是黑暗的开始,每天的这个时候我都是孤独的,或握笔伏案或手卷书香,与空房交相辉映,有时候想,我为什么要把一天分开呢?那有什么价值?或者对我有什么好处?然后一想,哦,那很简单,因为我想写它们,写我写我们写世界写生活写我爱着的一切,虽然这种爱深深浅浅高高低低并略带神经质的哭泣,我爱安静却害怕孤独,在自相残杀的环境中很难写出好的文字。
  
  最爱的是黄昏,记忆中残留的几个画面也都与它有关,提早放学呆在废弃的打谷场看夕阳,抱着书本傻傻地走在霞光普照的走廊,高三窗外学成归来迎风而笑的学姐,今日,我告诉自己,还有力量回忆这些说明我还存在,哪怕它们像我灶膛底下的火星,小得可怜。
  
  我总会陷入极度的恐慌,然后用一个真实的理由安慰自己,或者骗自己我不该害怕,把自己拉到正常的轨道。我常常忍着泪,即使是在无人的时候,我觉得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要写,它们齐聚笔头呼之欲出,我却只能残忍地看着它们碰撞得头破血流,想着这么多的它们会不会挤破我的棺材,我相信我的母亲就像相信我的宿命,那个巨大空旷的天总是印耀着她瘦削单薄的身影,我离开了,她便又是一个人在家,做工回来,没人给她做饭,没人给她洗衣,没人给她犯一些小小的日常错误,小时候我总想逃离这个家,每一次在父母的争吵中,我都想长出翅膀飞向天空,或将自己沉人海底,但现在不了,是有人需要我,还是我变得没出息?都无所谓。
  
  夜总是长的,白昼岂不也是,生活总是长的,但人的脚步是不是太快了,如果以现在的心境在以前的日子中生活,我想我一定不会太累,我总把事情看得很绝对,总以为前方的梦想可以有一天看到我善良柔软甚至哀求的心,伸出手臂将我挽至胸前,可是,我错了,我所踏的每一步都连不到一块,那些本应顺理成章的事被我搞的支离破碎,梦想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太阳很快就要走了,我呆在屋里不敢去看它,这时候,我也该收心了,有时候,风会变得很大很凉爽,甚至有些许冷意,我试图让自己只描写这景色,为的是少抒发那些破败的心情,但我又知道,天依然很蓝,云依然很白,至于河水,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知道它们一定依然在快乐地流着,有些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山顶洞人,披头散发,拿着纸笔,像钻木取火那样专注,但这也很好,我说过我愿做任何东西,只要我还完整地生活在这个世上。
  
  黄昏,有的是机会写你。
  
  黑夜
  
  一天的烦躁与无聊甚至无须总结,便直接打人黑夜,好不容易有属于自己的世界,我却不得不为生计发愁,觉得连抬笔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夜注定没机会享受。
  
  没办法让自己忘记与记住,这两种功能总是交叉着折磨我,脑子如果想太多就写不出纯情的文字,我无法描述它,因为根本就看不见它。所以,原来写黑夜
  
  就是写自己,原来我也有幻想的欲望,在这短短的几行字之间,我已想了很多,越是信马由僵地思想越难归拢文字,我让眼睛始终注视着这些方格.告诉自己,生活在以后就像生活在以前不是那么容易,其实,何必这样呢?谁都知道这个道理。
  
  母亲去做夜工,黑夜于她来讲是抓来的生命,须得紧紧把握,她们过着与常人不一样的生活,黑夜让有的人隐藏,让有的人浮出,人们在时间差中获利。每个半夜我都会醒来,多半是上厕所,然后迅速地躺下去,为的是不让睡意逃走,否则我会睡得很惨,这么多年来总有个习惯,夜里如果醒来睡不着,不怕,凌晨四点肯定能睡着,但这个觉很恐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