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镜头剧本 :梅雨之夕

时间: 2014-06-27 栏目: 剧本大全

  分镜头剧本 :梅雨之夕
  
  一、雨下的上海(外  傍晚)
  
  镜头1:小全  (景深镜头   推)
  
  (从16层楼高的办公室窗口向外看去)天空浓云滚滚,时而从深厚的云层里透出刺眼的闪电,银针似的雨密密麻麻地从云里射向地面。
  
  镜头2:大全
  
  而阴雨下的地面,虽然不像晴天同一时刻那么明亮,但与透过高楼的窗口看到的阴黑着脸的天空相比光线却要柔和明亮得多。雨下得很大,泛起的水汽在稍高的地面上空形成烟雨蒙蒙的景象。
  
  镜头3:小全 (推)
  
  上海的人们下雨不爱撑伞,为了便利、也为了不打湿衣服,大多数人都穿着不同颜色的雨衣,也有少数人会撑着伞。现在是梅雨季节,但总有人那么粗心地或说是倒霉的忘记穿雨衣、也没有带伞……大家都步履匆匆、低着头小跑着,或直奔不远的家,或冲向路边的小店门口避开雨大、人多的下班高峰期,脸色焦急而又嫌恶的看着这大雨。
  
  镜头4:近景
  
  马路上时而闪过一辆或几辆摩托车疾驰的身影,溅起水花洒在行人的身上,惹得他受到惊吓似地向后退让,嘴里、眼中满是抱怨和气愤。没过一会儿,一辆电车到站,行人抛掉刚刚的不愉快,走上电车……
  
  镜头5:中景
  
  (叠) 电车里站满了穿着雨衣的人,与往日穿着时髦洋溢着自豪感的男男女女们不同,现在大家都穿着雨衣,身上湿漉漉的挤在一起,车里也被雨衣上的水弄得湿漉漉的,很多时候车里的人都沉默着,看窗外、看报纸、发呆……偶尔传来小姐或妇人们的笑声。行人也找了一块地方,挤进去,默默的站着……
  
  切。
  
  二、办公室(内   傍晚)
  
  镜头6:全景
  
  到了下班时间,但因为外面下着雨,家里没有什么“急事”的都慢悠悠的、浑身松了一口气,清理着桌上的文件、看着电脑,一边还和同事谈笑着……
  
  镜头7:中景
  
  小王一边推门,一边回头带着一脸幸福地笑向我们两个说:“我先走了啊,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的结婚纪念日。”
  
  镜头8:中景
  
  “哟!那你还不快回去陪陪嫂子,让她等急了结婚纪念日就变成分手纪念日了,哈哈……”一向爱开玩笑、口无遮拦的李雷马上调侃道。
  
  镜头9:中景
  
  “臭小子,敢嘲笑我,等你以后有老婆了看你怎么对付!”小王这时已经在玻璃门外了,停了一会儿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对了,元夕,你今天仍旧是要走回家吗?前天碰到梅嫂子,她让我转告你,不要在路上磨磨蹭蹭的!”然后带着有韵味的笑消失在门口。
  
  镜头10:近景
  
  “元夕你太刻苦了,大雨天的乘车回去多干净、省事,免得回家晚了,嫂子还起疑心。”李雷又开始了,不过这会儿,他也把东西清理好了。
  
  镜头11:近景
  
  “下班一个人走走,抓住机会放空心灵,然后一身轻松的回家啊。”我半开玩笑的解释道。
  
  镜头12:近景
  
  “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好男人,压力自己吞,笑脸留给嫂子。那我就先走了啊,单身也有单身的好。”李雷感慨万分的推门出去。
  
  镜头13:全景
  
  我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清理了一会儿文件,把堆积的任务赶简单的完成了一些,看着雨小了一点才关好门窗走出办公楼。
  
  淡出。
  
  三、回家路上(外   傍晚)
  
  镜头14:全景(跟)
  
  从办公楼出来,走到马路对面,沿着江西路一直走到四川路桥,元夕抬起左手看了看表(六点二十)。雨小了一些,但一路上见到的人都是行色匆匆的,和身边的人影相比,元夕仿佛是在倒退着……
  
  元夕的旁白。语调一直都是缓缓的,充满忧伤但又自得其乐:“我不是为了省钱,我喜欢在滴沥的雨声中撑着伞回去。我的寓所离公司是很近的,所以我散工出来,便是电车也不必坐。此外,我还有一个不愿在雨天坐车的理由,那就是我由心里的不喜欢和在车里裹着雨衣的先生、小姐们湿漉漉的、沉闷的挤在一块。况且尤其是在傍晚时分,街灯初上,沿着人行路用一些暂时安逸的心境去看看都市的雨景,虽然拖泥带水,也不失为一种自己的娱乐。大学毕业后来这家公司五年多了,进入社会、经历了些许磨炼,人成长了不少;成家两年以来更知道了什么叫责任;上海这座城市繁华、热闹,但有时候你会感觉压力、空虚、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才是它的本质,几个人在一起,你没有机会沉思默想,只有现在才能够真正回归本我。我不明白周围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焦急的奔跑,前路也在下雨,何必让自己的心也跟着下雨呢?但要是我不曾在那段时光感到觉到雨中闲行这般滋味,我也是会和这些人一样急突的奔下桥去的……
  
  四、外滩 (外  傍晚)
  
  镜头15:全景
  
  豆大的雨点无所顾忌的撒向地面,外滩边此时也没有多少人。画面呈淡灰色……
  
  镜头16:全景
  
  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的元夕撑着一把刚够遮挡两个人的伞,伞下是他和一个穿着刚到膝盖的白裙、身材苗条的女孩。
  
  镜头17:中景
  
  女孩脚步欢快地跳着节拍,不时把一支玉白色的手臂伸出伞外,然后调皮的将雨水抖在元夕脸上。元夕微笑的看着她,眼光一直没有从她身上移开。
  
  镜头18:近景
  
  “这么喜欢雨,难怪叫晓雨啊!雨儿这么可爱漂亮,我们学校很多优秀的男生都喜欢你,那我是因为什么才有幸得到雨儿的青睐呢?”年青的元夕带着开心、自豪与探问的语气对身边的女孩说道,眼里、嘴角满是笑意。
  
  镜头19:特写
  
  女孩闻言停了下来,看着元夕的眼睛,一张清纯、美丽的脸映入眼帘,然后她又转头看着伞外疾行的人,长长的睫毛映得她的侧脸更加迷人了。
  
  “因为元夕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人觉得你很从容、自信、可靠。”女孩用肯定的语气回答。
  
  镜头20:特写(远焦)
  
  镜头转向豆大的雨,画面变得渐渐模糊……
  
  五、北四川路(外  傍晚)
  
  镜头21:近景(淡入)
  
  “铛铛……”电车的铃声把元夕从回忆中拉回来。原本准备过马路的他只好停在路边的电线杆旁等待一批乘客下车、上车(多年在上海生活的经历告诉他,他此刻不能急着过马路)。
  
  镜头22:中景
  
  一个中年日本妇人跟在一位穿红色雨衣的俄罗斯女人身后走出车门。她急急地下了车,撑开了手里提着的东洋粗柄雨伞,缩着头鼠窜似地绕过车前,转进文监师路去了。
  
  元夕旁白。声音缓慢,好像在脑海里搜索什么:“我见过她,她好像是一家果子店的女店主,我和梅在她家买过几次水果。”
  
  镜头22:近景 (短焦 )
  
  随后又有两位穿雨衣的乘客从车上下来,像宁波人似的我国商人,他们都穿着绿色的橡皮华式雨衣。
  
  镜头23:特写(跟)
  
  最后一位下车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姑娘,她身上没有雨衣,也没有带伞。下车后看了看头顶的雨,皱了皱秀丽的眉,一支手遮在额前向转角小跑几步,然后停住身子向车来的方向朝路两边张望,似乎是急切寻找一辆人力车。
  
  镜头24:全景
  
  镜头循着她的眼光,发现路边没有出现一辆人力车的踪影,只有烟雨朦胧中撑伞或穿雨衣快步行走的路人。
  
  镜头25:近景-远景 (跟)
  
  她只好收回眼光,重新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看到电线杆后面的一家玉器店,她又小跑了几步到那边的屋檐下,轻轻地拂了拂身上的雨水,然后看着屋外的雨,露着烦恼的眼色。
  
  镜头26:近景
  
  元夕的视线自这位姑娘下车后就一直跟着她,看到她从身边跑过,自己也不自觉移动脚步退到屋檐下。
  
  镜头27:中景
  
  屋檐下除了穿黑色旗袍的姑娘外,还有几个穿雨衣和一个撑伞的人。姑娘此时两手交叉抱着双臂,不时的上下搓着,无助的看着外面的大雨。
  
  镜头28:特写
  
  这个少女却身上间歇地被淋得很湿了。薄薄的绸衣,黑色也没有效用了,两支手臂已被画出了它们的圆润。她屡次旋转身去,侧立着,避免这轻薄的雨之侵袭她的前胸。肩臂上受些雨水,衣裳紧贴着肉……
  
  镜头29:全景
  
  天色开始暗了,雨仍然没有变小的趋势。对面远处的店铺下,几个男子已经等得不耐烦,提起裤脚冲向雨中。
  
  镜头30:近景
  
  这位少女的长眉蹙得更紧了,眸子莹然,像是心中已经很着急了。此时,她焦急的眼神正好与元夕看向他的目光交接,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少女收回眼光,头微微地低下,看着地面。
  
  镜头31:特写
  
  元夕也收回眼光,手紧了紧握着的伞柄,把伞往上提了提,同时微微抬头瞥了伞面一眼,然后又看向那位少女。
  
  镜头32:近景—远景
  
  姑娘身边的人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她也更加急迫的向前探了探,               雨根本不容许她这穿着黑旗袍的身子闯入它们的禁地。
  
  镜头循着她的眼光,仍旧没有人力车的踪影。(叠)
  
  镜头33:特写
  
  元夕抬起左手腕,看了看表(七点四十)。(叠)随后下决心般,挪了挪位置,把伞举出去一点,伸到姑娘的头顶,向她笑了笑说:“小姐,车子恐怕一时不会得有,假如不妨碍,让我来送一送罢。我有着伞。”
  
  镜头34:特写
  
  姑娘感受到头顶的雨伞,于是收回眼光往上看了看,然后看向元夕。听到元夕说的话后,朝她微微笑了笑,面带犹豫之色。停了一会儿,她最终极轻地点了点头,用礼貌又温柔的苏州口音说:“谢谢你。”
  
  六、文监师路西(外  夜)
  
  镜头35:近景—远景
  
  元夕撑着伞和姑娘向西转进文监师路,姑娘稍在前面一些,元夕举着伞跟着。姑娘低着头,只看前方地面,元夕挺直身板,右手举着伞向稍稍伸着,眼睛不时瞟一瞟路边的店铺。
  
  镜头循着元夕的眼光扫视着店铺里的店主和客人。
  
  镜头36:特写
  
  突然,一阵风从两人左后方吹来,元夕的伞向前倾了倾,这使得他收回目光,用左手扶了扶伞柄。
  
  镜头37:特写
  
  姑娘的长发被风拂起,她只得向右侧了侧脸,左手把吹到嘴边的发丝向而后绾起。路灯映着她长长的睫毛,看起来十分亲切、十分有诗意……
  
  镜头38:近景
  
  元夕无意间瞥到那映着淡黄色路灯的侧脸,神色顿了顿,眼光也不自觉的停在那里挪不开了。
  
  七、外滩(外  黄昏)
  
  镜头38:远景-近景
  
  外滩桥边的栏杆旁,一男一女的身影嵌入暮色斜阳里。黄浦江上吹来的风在夏日让人倍感凉爽,她的发丝和裙裾随风翻飞起舞。
  
  映着夕阳的光辉,她的侧脸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光,长长的睫毛下忽闪的大眼睛神采奕奕……
  
  镜头39:中景
  
  元夕左手肘蹭在外滩边的栏杆上,呆呆的看着晓雨,两个人默默的站了一会儿,夕阳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镜头40:中景
  
  “元夕,毕业后我们一起回苏州好吗?”晓雨对着江水问。
  
  镜头41:中景
  
  “当然要一起回去啊,苏州和你一样美好。上海太喧闹、每天的生活节奏太快,白天人稀稀拉拉,夜晚歌舞升平……”元夕看着晓雨语气由欢快变得缓慢。
  
  镜头42:中景
  
  晓雨转过头,认真的问元夕:“我们还是会这样平静、轻松的在一起,对吗?”
  
  镜头43:中景
  
  元夕深深的凝视着晓雨的脸,沉默了几秒钟,坚定的“嗯!”了一声。
  
  镜头44:远景
  
  女孩的头靠着男孩的肩,男孩右手抱着女孩的腰,两个人的的身影随着镜头的拉伸,变得越来越小,与夕阳渐渐靠近。
  
  画面模糊,逐渐成为一个昏黄的点。
  
  淡出。
  
  八、文监师路西 小菜场旁(外  夜)
  
  镜头45:中景  淡入
  
  “雨小了一点儿,耽误你这么长时间,麻烦了。”姑娘在路灯下停住,有些不自在的看了元夕一眼,然后看向伞外的雨说。
  
  镜头46:中景
  
  “没事,我今天没什么要紧的事儿。这雨下了太久,最近出门都不能少了雨衣和伞。”元夕回过神来,笑了一下说。
  
  镜头47:中景
  
  “对啊,今天出门赶时间,结果就忘了。我再往前面走一段路就到了!”姑娘说着又向前走了几步。
  
  镜头48:中景
  
  “雨虽小了些,但还是需要撑伞啊,反正没多远了,我就再送几步吧。”元夕很真诚的说。
  
  镜头49:中景
  
  姑娘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前方的地面走着。(叠)
  
  镜头50:中景
  
  元夕顿了一下,摇了摇头,跟上去。
  
  镜头51:中景
  
  “小姐是苏州人吧?”元夕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镜头52:中景
  
  “嗯。”姑娘依旧不多说话。
  
  镜头53:中景
  
  “您贵姓?我老家也是苏州。”元夕试探性询问道,并故意带了苏州口音来证实自己的话。
  
  镜头54:中景
  
  “姓刘。”姑娘微侧过脸,眼睛看向旁边的小店铺,似乎对元夕的苏州话并没有熟悉感。
  
  镜头55:特写
  
  元夕“哦”了一声,也就没再说话。
  
  元夕旁白。声音略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轻松:“她并不是晓雨,嘴唇似乎厚了点……”
  
  镜头56:中景
  
  “谢谢你,不必送了,雨已经停了。”姑娘在元夕耳边这样嘤响着。
  
  镜头57:近景
  
  元夕蓦然惊觉,收拢了手中的伞。看了天空一眼说:“不要紧,假使没妨碍,让我送到吧!”
  
  镜头58:近景
  
  “不敢当呀,我一个人可以走了,不必送罢。时光已是很晚了,真对不起得很呢。”姑娘马上笑着说。
  
  镜头59:近景
  
  元夕凝视着姑娘,姑娘显示出一种特别的端庄。他本想再说点什么,但是她却开口了:“谢谢你,请回吧,再会。”
  
  镜头60:特写
  
  姑娘微微侧面向着元夕,跨前一步走了,没有再回过头来。
  
  镜头61:近景-远景
  
  元夕呆呆的站在路中间,看着姑娘的背影,镜头循着他的眼光,只见姑娘的背影越来越模糊,旋即消失在夜色里。
  
  镜头62:中景
  
  一个人力车夫拉着车向元夕跑来,元夕上了车:“去文监师路东1号。”
  
  镜头63:全景(跟)
  
  人力车拉着元夕一直向东,路过了小店铺、路过了公交站、路过了电线杆……直到一栋居民楼前停下。元夕下车,给了车夫小费。
  
  镜头64:近景
  
  “咚咚……”元夕叩门。门里传来温柔的女声:“谁呀?”
  
  镜头65:近景
  
  “梅,我回来了。”元夕带着疲倦的声音说。
  
  镜头66:中景
  
  门开了,出来一位穿红色睡衣的女人,(www.fwsir.com)屋里昏黄的光照出她颇有曲线的身材。女人接过元夕的包,让他进了门,并把门关上。
  
  九、元夕家(内  夜)
  
  镜头67:近景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啊?”女人边向衣架上挂元夕的外衣边问,脸上透着贤淑。
  
  镜头68:近景
  
  “在路上遇到了朋友,于是在沙利文吃了些小点。”元夕简短的回答,并看着女人温柔的笑了笑。
  
  镜头69:近景
  
  “那还没吃饱吧……”女人走过去挽着元夕的胳膊。
  
  镜头70:中景
  
  元夕坐在餐桌边,吃了两口饭,尝了两口桂花糕,起身对女人说:“吃饱了,今天饭菜很可口,应该早点回来和你一起吃的。”
  
  镜头71:中景
  
  女人过来收拾碗筷,脸上带着温柔的笑。
  
  十、上海(外  夜 )
  
  镜头72:大全  ( 鸟瞰   景深镜头)
  
  街上一喝醉酒的男子搂着一个摩登女郎,两个人说说笑笑,镜头模糊。
  
  “夜上海,夜上海……” 歌女有韵律的歌声飘荡在空中,高大的建筑闪着五彩的光,映得天空也明亮了些,镜头清晰。然后整个上海在镜头下变得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