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国民经济论文 >> 正文

民国私家车用煤炭做燃料

时间:2011-3-21栏目:国民经济论文

  民国私家车用煤炭做燃料
  
  李开周/文
  有经验的朋友都知道,就目前的技术而言,用酒精做汽车燃料是有风险和代价的。第一,发动机启动慢,冷天难启动,热天易熄火;第二,动力小,起速慢,怎么踩油门都飚不起来;第三,酒精没有汽油燃烧充分,部分燃料碳化,会使发动机寿命缩短。不过烧酒精也有一个很明显的好处:便宜,比烧汽油烧燃气的成本都低。权衡利弊的话,私家车暂时还是烧汽油为妙,而出租车对车速要求不高,折旧起来又快,用不着太在意发动机的使用寿命,所以不妨试试酒精这种代用燃料。
  闲了翻翻民国文献,那时候的情形竟然跟咱们现在完全相反:像出租车、公交车这样的公共用车,大多烧汽油,倒是私家车纷纷选择了代用燃料,很奇怪。
  民国汽车都用哪些代用燃料呢?两种,一是酒精,再就是煤炭。
  酒精做燃料毫不稀奇,我们现在就在尝试,煤炭用到汽车上就鲜见多了,不过在民国时期,像抗战后的天津、长春、哈尔滨和石家庄等北方重镇的街头,经常能见到改装后的烧煤汽车在跑来跑去。
  普通汽车改装烧煤汽车的具体方法是这样的:把车尾的行李舱舱盖掀掉,安上一个火炉子和三个铁罐子。其中一个罐子装水,用来往炉子上喷水雾,以便让煤炭燃烧不充分,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另外两个罐子则装了滤网和炭心,以便把一氧化碳里的水汽和粉尘过滤掉。这一个炉子和三个罐子协同工作,可以输出干净的一氧化碳,然后在炉子上接一根能耐高温的输气管,把生成的一氧化碳送进发动机,让它们在那里燃烧、爆炸,最后转化为动力。这样表面上烧的是煤炭,归根结底烧的还是燃气(一氧化碳是燃气的一种)。为什么不像我们现在大多数城市的出租车那样直接烧燃气呢?主要是因为科技落后,还没有出现安全的燃气存放工艺,搁一煤气罐子在车上,搞不好会爆炸。
  汽车烧煤比烧酒精的风险和代价还要大。首先启动的时间太长,烧汽油的话,啪一打火,挂上档就走,改成烧煤,得生炉子,废报纸点着了扔进去,添柴,加煤,用大扇子扇旺,往炉子里注水,然后才能打火启动,启动一辆车的工夫,黄瓜菜都凉了;其次不能跑长途,早上带一炉子煤出去,刚跑出去八十公里,煤烧完了,还得把车停到路边,步行去附近的商店买煤,要是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那就只能推着汽车回家了;再其次,开车的途中很麻烦,每开一段路程,都得下车清理炉灰、往罐子里续水、拿根火棍捅火炉子,以免中连熄火。有时火不旺了,有时缺水了,一氧化碳立马短缺,这样发动机的动力接不上,汽车前行时一拱一拱的,搞得十年驾龄的老手开车就跟驾校开除自学成才的马路杀手似的。
  有朋友会说:既然烧煤这么麻烦,那烧汽油不就得了。您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时候私家车去哪儿弄汽油啊?本来中华民国就是“贫油国”,石油产出量极少,又加上军阀混战需要汽油,革命军北伐需要汽油,抗日战争需要汽油,后来的国共内战更需要汽油,连从美国进口的汽油都拿去给飞机坦克用了,留给民用的汽油实在少得可怜。
  物以稀为贵,民用汽油少了,市价自然就高。比如说1947年8月8号,杭州大报《正报》第二版登载当时物价如下:
  本土米每石售价是35万元(法币,下同),越南米每石售价是38万元,而美孚散装汽油每升市价是37.5万元。
  给汽车加一升油,够买一石米了,当时一石米是160斤,像我这样的饭桶也够吃俩月的。一升汽油能换俩月口粮,可见那时候汽油有多贵。
  您说:我不差钱,再贵我也用得起。OK,我信,可是我得告诉您,钱可不是万能的,在民国买汽油,您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足够多的购油证。什么是购油证呢?这东西就跟计划经济时代我们用过的票证一样,是产品严重短缺时的产物,拿着它才能给车加油,要是没有它,您就只能到黑市上买更贵的汽油了。在油荒严重的时候,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要求汽油优先供应军队、党政机关、学校和报社,民营企业用油和私家车用油被严格限制,想加油,先拿着驾照和行车证(当时叫“行车执照”)去交通局办一张购油证,一张购油证能用仨月,限加18加仑的汽油。如果多加,或者加油时不拿证,交通局将吊销你的驾照。18加仑是多少?才五六十升而已,绕北京六环转两圈就没了。没了怎么办?那就只能烧酒精,烧煤炭。
  解放前夕,油荒更严重,公交车都得烧煤。一辆辆大公共呼哧呼哧往前跑,前面坐乘客,后面烧锅炉,司机开车,售票员卖票,烧火的师傅不停地往炉子里加煤饼,车顶上方的铁皮烟囱里冒出滚滚黑烟.堪称民国一景。
  李开周,男,生于八零年代,做过测量和预算.2006年改行写字,现为新京报、广州日报、万科周刊等媒体撰写专栏。著有《祖宗的生活》、《千年楼市》、《舌尖上的大宋风华》。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