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现代汉语词典》能不能收录英文缩略词

时间:2012-11-5栏目:语文论文

  《现代汉语词典》能不能收录英文缩略词
  
  江苏吴应海
  
  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敏生、“五笔字型”发明人王永民和翻译家江枫等在内的100多名学者联合签名举报,称商务印书馆2012年6月出版的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录“NBA”等239个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国务院《出版管理条例》(国务院第594号令)等法规。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声音纷纷出现,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
  
  第一视点:
  
  破坏汉语纯洁性 收录洋文不恰当
  
  即便不谈是否违背相关法规,现代汉语词典收录洋文也是极不恰当的事情。尽管对于“CPI” “PM2.5”等经济生活中广泛使用的英文缩略词,一些公众可能不知道其确切含义,将其收入汉语词典,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词典的作用不仅仅是方便人们使用,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规范语言文字。
  
  不可否认,语言文字是社会交际的工具,从甲骨文到古汉语到现代汉语,汉字不断演变,并在开放性中获得了长久的生命力。但无论怎样改变,都应该有一个底线,那就是方块汉字绝不能被拉丁字母取代。
  
  尽管汉语具有自我清洁和净化的能力,尽管我们要警惕过度的人为的“规范”可能扼杀汉语生命力,但适度的、引导性的“规范”是必需的。在某种程度上,词典是保持语言文字纯洁性的最后堡垒,诸如“NBA”等英文缩略词,无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如何频繁,它的本质也是洋文,将其收入现代汉语词典,当然会破坏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
  
  其实,英文词典也收入汉语词汇。据报道,《牛津英语词典》中现已收入1 000多个中文词汇。然而在《牛津英语词典》里,你却找不到方块汉字,所谓中文词汇,都是英文拼写,比如“功夫”为“kung fu”, “走狗”为“running dog”, “炒面”为“chow mein”。这样的处理方式,既增添了英语的活力,又无损英语的纯洁,值得现代汉语词典的编纂者借鉴。
  
  如果说拒收“剩男”“剩女”是因为编纂者认为这些网络词汇“不尊重人”、有负面价值,那么收入大量“洋文”,无疑体现了编纂者服务经济生活的意识,二者其实如出一辙,都折射出现代汉语词典编纂者过度的“社会责任感”。有社会责任感当然是好事,但作为词典的编纂者,是否应首先立足于本职工作,回到语言文字本身上来呢?
  
  第二视点:
  
  担心外文词“破坏汉语”是文化的不自信
  
  从语言的开放性来说, “NBA”等外文词进入汉语词典并无不可,甚至可以说,吸收外文词是与时俱进、兼收并蓄的体现。正基于此,借用外国语的字母词在我国历来就有,远的如X光,近的如DNA、WTO、GDP、CPI、PM2.5等等, “违法”行为可谓不计其数。如果词典收录NBA违法,这些外文词是否也该从生活里一并抹去呢?汉语也需从外文词中吸收营养,丰富自己,使之越来越有表现力。一味地盲目拒绝,结果就是成为一潭死水。
  
  从语言的实用性来说,不允许词典收录外文词也不现实。语言作为表达载体,方便老百姓交流传播是其最重要的价值,官方媒体频频使用“美职篮”,很多球迷却将“看NBA”作为口头禅,且对官媒的称呼很茫然,何也?前者没后者更方便交流。外文词收录也好,弃用也罢,都不应只是书斋里的利弊权衡,应考虑到民众的接受情况和使用习惯,应与社会生活保持一致。
  
  而且,我国法规似乎无明文规定,外文词不可编进字典词典。即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外国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和科学技术术语译成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由国务院语言文字工作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组织审定”,也是针对最初引进外文词而言,与词典在后附上读者耳熟能详的外文词方便查找,是两回事。
  
  由此观之, “词典收录NBA违法”言过其实。收不收录,外文词都是客观存在的,只要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词典都有释疑解惑的责任,将热点外文词纳入麾下,没有违法可言;如果不收录,反倒有些失职了。(教学论文 www.fwsir.com)笔者认为,担心外文词“入侵”母语,造成“最严重的破坏”,是文化的不自信。如果实在担心外文词“大举进军”会对汉字的纯洁度造成破坏,稍微控制一下数量、遏制滥用外文词现象即可,实在没必要刻意阻挡外文词进入我们的词典。
  
  第三视点:
  
  是文化原典还是文字工具
  
  虽然“汉语”词典收录NBA、CPI等英文缩略词本身是有点儿错位,然而若着眼于词典的“工具”属性,当CPI、GDP,乃至A股、H股等“字母词”,频繁出现在“汉语”日常表达中时,一部号称最全面、最权威的词典中,却找不到它们确切的解释,则这套“工具”是不是有些不够称职?
  
  这样的矛盾,不仅是《现代汉语词典》的纠结,也是语言文字本身时刻面临的纠结。文化属性与工具属性乃语言文字这枚硬币的两面,却又时常发生矛盾冲突。从文化属性的角度,往往强调维护语言文字的纯洁和传承,站在工具的角度,则更多着眼于方便和变通。前者显得保守,后者有些轻薄,但就是两者之间进两步、退一步的“二人转”,始终伴随着各种语言文字流变的全过程,而且任何一方的发力过猛,都可能让这个流变的过程出现失误或波折。
  
  譬如,学者普遍认为,现行简化汉字存在的诸多弊端,就是当初设计简化方案时,工具性思维发力过猛所致,以致近年来“恢复繁体字”的声势渐长。然而,如果“纯洁派”自古便总占上风,过度简化的悲剧固然可以避免,但迄今被人津津乐道的“繁体字”,也会因为不如大篆那么古雅而无缘出现。
  
  人类总是会在文化与工具、传承与流变之间,找到恰当的平衡点。或者反过来说,只要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自发形成的平衡点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