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幼教论文 >> 正文

图画书形态配置策略对儿童教学构图设计的启示

时间:2013-4-8栏目:幼教论文

  图画书形态配置策略对儿童教学构图设计的启示
  
  简红莲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教师素质训练中心,湖北 武汉 430205
  
  图画书的形态配置策略对于儿童教学构图设计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在儿童教学构图设计中,其图文形态建构方法与图画书形态配置策略具有同构关系,可以说,作者把持什么样的图画书形态配置策略,就会获得什么样的教学构图的启示。我们试图由其发展渊源及演进的历史探寻图画书形态配置策略,以此获得儿童教学构图设计相关的启示。
  
  一、图画书形态配置发展的历史探寻
  
  追溯直观性教学原则的历史渊源,其形式起源于西方。1658年,夸美纽斯依据直观性教学原则编写成带有150幅插图的教科书《世界图解》,被认为是教育技术发展史上最重要的成就之一,此书被公认为欧洲插图儿童书的雏形,此书图文并茂、生动有趣,盛行欧洲达200多年。
  
  图画书逐步趋于成熟、完善的时期肇始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比如被誉为“现代图画书之父”的美国人伦道夫·凯迪克在1878年创作出版了《骑士约翰的趣事》,书中约翰骑马的形象成了美国图画书凯迪克奖的标识;1902年,英国的Beatrix Potter(1866-1943)著的《小兔子彼得的故事》,堪称图画书进入新纪元的里程碑之作,开创了现代图画书的基本态势,这个系列成为百年来最畅销的图画书。其被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个历史时期的图画书开始探索图文配置关系,因为该“图画书是用图画与文字共同叙述一个完整故事,是图文合奏。说得抽象一点儿,它是透过图画与文字这两种媒介在两个不同的层面上交织、互动来讲述故事的一门艺术。”可见,真正意义上的图画书依赖于图画和文字两个信息主体,基于形态配置策略,通过图画和文字各个层面的均衡配置,呈现给儿童有机整合的学习材料,在儿童学习的过程中,能够提供直观的情景,引发儿童兴趣,促进儿童认知能力(感觉、知觉、记忆、想象、思维)、情感体验、意志过程等整体提高,帮助儿童树立正确价值观,全面提高阅读、学习能力。依此,图画书至少包涵三个层面的意义:一、图画书的形态配置是建构图画书的基础;二、图画书的形态配置,事实上承担图画书叙事最重要的表意功能;三、不同的形态配置策略决定儿童对阅读对象理解的多样性,提高儿童某些认知能力的发展;四、图画书的形态配置,能够为儿童教学提供直观的情景,引发儿童兴趣,增加儿童学习的快乐。因此,可以说,图画书与直观教学同宗同源,图画书的形态配置策略与儿童教学构图的思路同源同流。
  
  二、图画书的形态配置策略
  
  (一)基于书籍结构的形态配置
  
  书籍外部整体造型的多样性决定了儿童图画书的形态宽广多样,从图画书的整体结构上来看,图画故事书一般是由封面、环衬、扉页、正文、封底、开本和折页、散页等组成,有些图画书恰到好处地运用其要素进行设计。精心设计的版式,从封面、扉页到正文以及封底,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构架,左右两页文字与图画相互依存,依靠翻页推进剧情,因此,其外观形态的设计吸引儿童的阅读注意力。如,《噼里啪啦》(佐佐木洋子)系列《车来了》,封面制作成立体的格局,挖空的小方型代表双层巴士的玻璃窗,透过窗口,我们看到坐在双层公交大巴上很多动物的笑脸,翻开封面,我们的目光可以“俯视”大巴里面的直观情景,在座位上动物们整齐划一排排坐!然后在图画书里面演绎动物们坐车的全程,从公交起点站等车的情景,接着排队上车,在公交车上给他人让座的画面,动物在外购物、玩耍、进餐,最后坐车回家。整个故事从封面的直观形态开始讲述,前呼后应,前后环衬相互映衬,内容提升主题,图画书的外观设置对整个故事的叙述增色不少,图画故事书的每个部分都不会是多余的。
  
  书籍内部构成的多样性也丰富了其形态。从图画书的内置构成神态来看,英国绘本专家Janet & Allan Ahlberg夫妇合制之“The Jolly Postman or Other People’s Letters”极有创意,书的开本面积为15?0CM,但内里乾坤大 。该书故事架构乃谐拟传统童话如《三隻小熊》《杰克与魔豆》《灰姑娘》组,但作者创新性设置了一角及送信情节来串连情节,但最卓越的地方在于书本的形态设计,创作者别出心裁将书页加层变成信封,并分别附上信件,使读者除目视外,还必须动手抽取信件,实际与文本互动、参与解读。创作者借书页的精心设计,意欲将儿童的阅读焦点从故事的叙事线移转至书籍于阅读之外的操作性功能,通过儿童好奇心理的驱动来训练其动手操作能力,可见,图画故事书的内部形态对故事的叙述可以起到重要作用。
  
  (二)基于构图原理的形态配置
  
  构图的基本原理决定了图画书形态方方面面的建构。传统的观念认为,构图的首要基础是形状,但缺乏色彩,图画就会瓦解。可见,形状和色彩决定了图画的形态基础。《青蛙弗洛格的成长故事》几乎是一个典范,图画是鲜有的简笔画风格,被西方艺术家誉为“简笔画世界的杰作”。该书籍借图画的极简风格,轮廓清晰,对比色干净,主要采用黄色、绿色勾勒出重要的故事主题,有助于孩子心灵成长,充满了想象力。
  
  方位和距离的合理配置,可以有效制约图文之间的内部关系,使之主次分明,内容了然,还制约物象空间参照架构之间的关系,使形式结构有张有弛,紧凑而不淤塞,以此吸引个体阅读的注意力。如果无视构图主体、客体的方位和距离,可以说画无中心,结构松散,也会排斥读者空间认知体验的完整性。以克利斯提昂·约里波瓦创作的《我能打败怪兽》为例,怪兽逼近兰斯洛特骑士的情景,怪兽面对的方向是从右到左,兰斯洛特骑士在画面的左下方的边角,这与读者阅读整本图画书的视觉顺序相反,相反的方位和距离衬托出怪兽的强大,营造紧张的节奏,儿童感受到故事情节的恐怖气氛,面对强大的敌人和几乎不可逾越的势力,正义的力量如何战胜?静态的方位和距离营造完美的节奏动感。
  
  同时,图文的面积和比例,二者在二维空间的配置决定我们理解物象在三维空间中的关系,凸显作者试图重点显示的内容,进一步使我们清晰感知各个物象在当下场景中的活动状态;因此,二者的融合不仅可以加强构图的平衡效果,而且调动个体的情绪,建构有效的知觉控制系统,进一步推动建构秩序。比如,我们在《小兔彼得的故事》这本书里,看见麦格雷戈先生追赶小兔子彼得的情景,读者屏住呼吸,期待小兔子逃脱追赶。这张经典的图画,使用方位和比例的错位手法,在图画之间产生一种时间停顿的效果,有效分割或减缓了故事之间的时间顺序,加强了故事的紧张节奏。
  
  (三)基于叙事艺术的形态配置
  
  儿童图画书的形态配置有其自身的逻辑性和方向性,形态配置有诸多技巧,形态印证叙事的逻辑。基于图画书叙事的逻辑,图画书利用视觉形态上的独特性和其外观形式结构,通过创新性变化来演绎叙事功能,为读者创造一个独特的世界,饱含了对儿童无限的爱,渗透作者的价值观。
  
  叙事的逻辑演进体现在图画书的各种形态之中。例如《噼里啪啦》(佐佐木洋子)中《我喜欢游泳》,这本书呈现的形态很典型,它的封面、环衬、扉页、封底呈现的形态,就很好诠释了文本欲包含的逻辑关系。书本的封面夸张诱人,一个立体的游泳池呈现在读者面前,而书中的浴室、跳水台、游泳池内部几乎都采用了一些局部折叠的立体模型,试图还原儿童身临其境的直观情景,让人试图看到图画内部的结构,这符合低幼儿童的阅读心理。此外,该书使用跨页这种形态表达叙事情节,跨页呈现的是一个连续的时间和空间,因此,叙事和形态彼此映衬。由此,我们的思维跟进,联想到他们激烈竞争时在游泳池的前后状态,重叠的两个连续的跨页,即使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文字说明,其叙事的逻辑关系已经建立,其内在的叙事模式已经建构。但如果没有前面情节的铺垫,我们无法直观了解后面的情景。可见,叙述情节的顺序很重要,它规定了形态的配置。各种形态的配置,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构架。
  
  三、儿童教学构图设计启示
  
  图画可以让儿童得到更多的乐趣,更能鼓励他们阅读,使他们的知识得到增长:“因为,当儿童对那些可见的事物不具有任何观念时,由于这些观念不能从声音中获得,而只能根据事物本身或它们的图像获得。那么,仅仅听别人谈论,是不能让他们得到什么知识的,也无法使他们满足。”而教学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所教的科目,要用图画去开明”,构图是儿童认知的的先决条件,先于具体知识的知觉。构图是对教学内容的诠释,是把握教学整体的条件。图画书的形态配置策略为儿童教学构图设计开启了对于直观教学的描述。
  
  (一)儿童教学构图设计建构于构图要素多元的汇集与张力
  
  构图的基本原理为我们开启了教学图画对于二维或者三维空间的直观描述,儿童教学构图的本质是将抽象的事物诉诸一个直观的结构,但其实,构图讲究整体性,就是构图各要素的相持,它不是简单的凝结与归一,而是构图机制的运动与平衡,任何要素可以并置,但不能独占机制。一个基本原则是我们力求构图画面的均衡,从构图各要素的形状和色彩、方位和距离、面积和比例、运动和静止等几个方面使之达到一种平衡,帮助我们完成针对主题的刻画,让图画唤起我们的某种认知态度。值得注意的是,在构图中,很多图画借偏离我们知觉心理的平衡性视觉模式,违反统一视觉构图的平衡原则,构造一种新的不平衡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目的在于展示某个特定的动作或者瞬间,从而成功地传达物象的运动或静止状态。因此,另外一个基本原则是平衡与秩序源于构图诸要素的优化组合,我们意识到必须不断甄别、放弃、选择形状和色彩、方位和距离、面积和比例各要素的合理配置,但给予干预会营造失衡状态,能够表达物象运动的瞬间张力,赋予图画内在的灵魂,从而建构一种独特、至臻的艺术美感,如此,我们可以建构优质的图画,从而吸引儿童的注意力。
  
  (二)儿童教学构图设计诉诸于构图过程前后的连续与整合
  
  儿童教学构图设计诉诸于构图过程前后的连续与整合,一元化的策略意味着构图整体性的缺失。我们可以借图画书的外部整体造型和内部结构了解其主题信息。同样,在教学构图中,我们需要注重构图各要素外部和内在的整合性。在构图上,我们可以在开始出现的画面中设计一些具有启发意义的符号,给儿童以悬念,从而创设一种恰如其分的想象空间,儿童由首先出现的画面期待下一个画面,甚至,在首先出现的画面设计出整体画面的代表性符号,帮助儿童了解教学的整体概念;同样在内部图画的构设上也应体现其连续性。事实上,无论使用什么思路设计图文整体配置,所有的画面要求前后贯穿一致,能够整合出教学主题的焦点和图画需要表达的张力,儿童在这些图画中能够看见画面的连续性和整体性,任何一个单张的图画不足以传达教学的完整信息。
  
  (三)儿童教学构图设计取向于构图逻辑关系的现象与本质
  
  儿童教学构图设计的深度,源自对形态配置“直观性”的理解,构图的直观性注重构图内部逻辑关系。因此,儿童教学构图设计取向于构图逻辑关系的现象与本质的廓清。在教学中配置图画的教学不等于直观教学,直观法不是简单提供给儿童关于物体或者事件本身的视觉、听觉表象过程,直观教学法的核心在于,在教学过程中,需要儿童主动参与其中。否则,所谓的直观教学流于形式。由是观之,儿童的直观教学需要建立在动作中或者思想中,比如,我们建议在图文空间配置的画面中设计出儿童身临其境的想象空间,或者留存一定的画面让儿童参与完成绘画,这种练习可以给儿童快乐,他们的想象就可以从这种感觉的两重动作中得到激发,从而他们的学习能力得到实质性发展。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