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我终于上了一节语文课

时间:2013-4-24栏目:语文论文

  我终于上了一节语文课
  
  周甲津
  
  (浙江省温州市第二外国语学校,325015)
  
  学了十几年的语文,又教了十几年的语文,我忽然想问自己:这么多年来,我究竟是凭着什么在教语文呢?语文在我身上可曾留下一些什么痕迹?如果不留痕迹的话,又凭什么理直气壮地让学生跟我学语文?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2012年秋季,当我来到温州市第二外国语学校时,便筹划着一节“新”语文课。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我把自己于2012年9月6日在高一(9)、高-(10)班两个执教班的第一节语文课也看作是自己语文“新”路上的“起始课”。
  
  一般情况下,高中语文起始课往往会有三个目标:一是让学生了解教师,二是让学生了解语文,三是激发学生的语文学习兴趣。在这三个目标中,常以第一个为辅,第二、第三个为主,而第三个目标是个难点。教师在简要介绍自己的情况后,往往要大讲语文的特点及学习的方法。这当中会引入大量有趣的材料,试图以此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并在其心目中树立起关于语文的种种观念特别是大语文的观念。
  
  在我的这节课中,也有一样的教学目标,但课堂呈现重心却有了大变化。教师的自我介绍成了重头戏,因为它不仅是学生了解教师的窗口,而且还是了解语文的载体。整节课主要有两大环节,即自我介绍和认识语文。
  
  “自我介绍”环节主要包括姓名诠释和看图猜人两部分,力求突出文化味和书香味。
  
  其一,姓名诠释。首先,是释姓(“周”),包括字源演变、姓氏由来、始祖传说等,当中涉及“六书”。这些主要由我讲解,旨在营造一种文化氛围,让学生感受到小小汉字背后的大大文化。然后,是释名(“甲”和“津”),给出两个词的义项,让学生各选其一组合成一种符合教师身份的解释。这既可以让学生感受到汉语多义性的魅力,又可以在无形中拉近师生之间的距离。再次,是求字号,即在释姓、释名的基础上小结中国命名文化,请学生为教师赠送字号。这样既可以激发学生的语文创造欲望,又可以营造民主的课堂氛围。
  
  其二,看图猜人。分别给出两组摄影,请学生猜猜教师的特点。第一组是我2011年去西藏旅游的几张照片,背景包括纳木错、羊卓雍错、扎什伦布寺等——既与学生分享了藏地风光,又让学生了解到我的旅游爱好。同时,在这过程中还与学生分享了一个认识:西藏不仅是一个地理的高度,还是一个精神的高度。第二组是我书房的几张照片,背景主要包括两壁书、书桌等。每张照片下是简短的说明,如“半生无所有,唯余一壁书”、“放长眼光,尺幅之内自成风景”、“西窗北望,近是花园远是山,胸怀深深浅浅”等等。这些照片既可以让学生了解我好读书的特点,也可以让学生感受到一点点书香,无形中激发了读书的热情。两组照片合在一起,诠释了一句名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恰好又是语文学习的一个要求。
  
  “认识语文”环节旨在以自我介绍为基础,引导学生去认识语文的特点。通过两个相关的问题驱动转换,其问如下:从老师的自我介绍中,你找到了哪些和语文有关的东西?从中你发现语文是怎样的一门学科呢?
  
  先让学生分组讨论,然后分别用一句话来概括语文特点。有了自我介绍作铺垫,这个问题的解决便水到渠成了。这当中准备了一些材料,在点拨时相机引用,以将学生的兴趣引向新的高潮或将认知引向新的水平。
  
  从某种意义上讲,“认识语文”不是这节课的终极目的,其终极目的是要让学生亲近母语,激发母语学习的热情。所以,关于语文的认识,不求全面深刻,纯以课堂生成为主。我所要做的,则是在学生讨论的基础上予以适当点拨,使之略有丰富、提高即可。
  
  课堂上,学生显得情绪饱满思维活跃。在“释名”活动时,他们都给了五花八门的解释,有说我是“带甲将士在渡口指挥学生走上语文战场”的,也有说我是“天下第一渡口,学生成长的渡口”的,如此等等。到了“求字号”时,他们送我“南湖先生”、“南湖居士”的雅号,我则顺便讲了一些佛学常识。在“看图猜人”中,他们则不约而同地说我“文艺”,我则表示要将“文艺”进行到底,并鼓励他们趁青春年少不妨“文艺”一把。
  
  这节课引发了学生关于语文的思考。在“认识语文”环节,他们的发言以不同方式触及语文和文化、人文、生活、读书及写作等之间的关系。第三天收上来的师生共读共写讲义上,有一个学生用铅笔在空白处这样写道:“灵魂的交换、自述/看别人的世界,写自己的世界/用心灵体会一切,用心灵来生活/语文无处不在/是文化,是传承,是另一种人生,是梦想的创造地。”这些文字记录的可能便是当时的感受。
  
  它可能也引起了某些学生的心灵共鸣。一位学生送我一张教师节贺卡,上面除了一些祝福,还为我写下了不少诗偈,如“身是菩提树,心如明境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等等。此举可能和我在课堂上提到佛学有关,当然这也并不能说完全源于这节课,但我愿意相信是语文架起了师生之间心灵沟通的桥梁。
  
  它还可能激发了某些学生的学习热情。就在第二天上午,一位学生跟我说:“老师,我很喜欢语文……”有的学生还反馈说:“这节课很有意思,希望以后的语文课也能这样有文化味。”自开学以来,他们主动来讨语文作业做,认真完成师生共读共写讲义,精心准备周一的周末阅读大讨论。从这些表现中,我也感受到了他们的学习热情。当然,并不能认为全是这节课的影响。
  
  任何一节课都会有它的优点,肯定也会有它的不足。我不敢说这节课有多成功,更不敢说凭一节课就能激发学生的全部热情。就我个人而言,这节课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它部分地回答了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
  
  在这节课里,我把自己当成了语文教材,坦诚地呈现身上的语文烙印,以语文给我的影响去影响学生,以自己的激情去点燃学生的热情。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我凭什么教语文?我想,凭的就应该是这种语文给我的影响及我对语文的激情。试想一下,如果语文在我们自己身上都激不起一点涟漪,那么还能指望在学生的心底中激起一阵波澜吗?
  
  实际上,每个语文教师身上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都会有一些语文的痕迹,只不过在实际教学中这些痕迹常被自觉不自觉地遮蔽了。我们使用着别人编好的教材文本,参考着别人写好的辅导资料,传授别人定好的答题技巧……我们习惯说着别人说的话,我们习惯上着别人的语文课。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处于这种遮蔽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就像学生说的一个“渡口”,不过不是一个与学生生命交往的“渡口”,迎来送往的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平均知识”或“标准知识”,语文就成了与自己的生命、热情无关的东西。
  
  这节课是我的一个新尝试,也是我的语文教育的一个新起点。其要旨是捕捉身上的语文痕迹,与学生分享语文之旅的悲欣苦乐,让语文成为与生命有关的东西。综观过往的语文生涯,我发现,对阅读和写作的持续热情是我身上最深的语文烙印。由此,我提炼出了一个语文教学的基本假设——语文即生活,读写是核心。
  
  以此假设为依据,我开展了师生共读共写活动,也就是原则上每周与学生分享一诗一文,师生缘此共写阅读随笔,在读写中进行心灵对话。目前已进行了三次,师生分享了《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骑驴觅驴》和《潘多拉的盒子》等诗文,并写下了近三万字的随笔,其中不乏好文字。
  
  我还开展了周末阅读活动。每周五精选、印发一位作家的一些作品,下个周一的语文课上由学生分小组轮流主持讨论。目前已经阅读了泰戈尔和张爱玲,讨论碰撞中产生了不少有价值的思想火花。如讨论泰戈尔的散文诗时,其中一个班级由“樵夫的斧头,问树要斧柄。/树便给了他”这一则提出了“信仰和牺牲”的问题,另一个班则由“心是尖锐的,不是宽博的,它执着在每一点上,却并不活动”这一则引发了对人的心性的观察。
  
  现在回头想想这节课,我忽然觉得十几年来自己就上过这么一节语文课。这种感觉显得有点荒诞,仔细想来,却也有它的道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