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素质教育论文 >> 正文

培养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探析

时间:2013-4-27栏目:素质教育论文

  培养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探析
  
  莫莎,刘志军
  
  (湖南科技大学 教育学院, 湖南 湘潭 411201)
  
  摘要:现代家庭、学校非常重视青少年的发展,青少年因所处的时代和所处的年龄而较易遭受挫折,导致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出现越来越多的心理问题,挫折教育应运而生,对提高青少年抗挫折能力水平也显得尤为必要。以往的挫折教育多是从个人如何认识挫折的角度,向青少年讲解有关抗挫折的知识,教育缺乏一定的趣味性、主动性和可操作性。本文尝试从团体训练的角度出发,分析如何结合青少年特点进行团体训练,以及从认知、情绪和行为三方面进行训练,以期为提高青少年抗挫折能力探索一条有效途径。
  
  关键词:青少年;抗挫折能力;挫折;团体训练
  
  中图分类号:G44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4-5884(2013)03-0027-03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DBA110183)
  
  作者简介:莫莎(1989- ),女,湖南益阳人,硕士生,主要从事心理发展与心理健康教育研究。
  
  一青少年挫折教育的缘起
  
  近年来,广大青少年特别是中学生群体出现了大量心理适应的问题:有的人不堪学习压力而精神焦虑、逃学甚而离家出走;有的人因要求没得到家长及时答复而做出过激行为;有的人因考试成绩不好受到家长责骂或老师批评而自杀或杀人等等,这些都表明我们的青少年群体存在着较大的心理承受和社会适应问题[1]。而引发这些心理问题有一个共同的因素,即挫折事件。青少年处于身体和心理发展的快速时期,当代家庭教育中父母对子女的过分溺爱,青少年较少受到挫折,挫折经历的缺乏与较低的抗挫折能力使得他们面对挫折时,更容易产生心理问题。因此,挫折教育应运而生。
  
  挫折教育的正式提出虽在20世纪80年代,但对它已有很久的研究历史。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卢梭便在其著作《爱弥尔》一书中提到:“假如你过分关心孩子,一点苦都不让他们吃,就会使他们在将来承受更大的苦难,使他们较弱多愁善感,从而难摆脱掉成人的低位。这种低位,不管你愿不愿意,终有一天他们会步入其境的,你为了不让他们经受大自然的一些痛苦,结果反而给他们制造了许多大自然不让他们遭遇的灾难。”[2]这“大自然的一些痛苦”便是我们现在所提到的挫折。20世纪初,英国著名学者麦独孤对挫折进行了研究,他认为个体由于挫折而产生的种种行为皆是本能的反应。弗洛伊德则在本能研究的基石上,提出了欲望受到压制而产生挫折。虽然本能的观点较难为后人接受,但弗洛伊德提出建立良好的防御机制能有效应对挫折,影响较为广大。20世纪50年代,艾利斯从认知理论的角度阐明了挫折的产生——由于人对挫折事件不合理的看法导致挫折情绪的产生,并认为改变不合理的认知能有效地应对挫折。本世纪,学者们对挫折的研究更加系统、更加清晰。一般认为,当挫折情境、挫折认知和挫折体验三者同时存在时,便构成挫折心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所提的挫折教育主要是指有意识地利用生活中存在的挫折情境,通过知识和技能的训练,使学生正确认识挫折、正视挫折、预防挫折,增强心理承受力的教育[3]。
  
  青少年期由于其过渡性和矛盾性等特殊性,我们发现青少年挫折事件也有其特点:(1)青少年在学习和人际交往上很容易遇到挫折。中学阶段的学习课程繁多,各科的学习都有一定的难度,学生遇到学习困难和失败的机会相对较多。加上家长过度保护,使得他们处理事务和人际的能力较弱,造成学生独立能力较弱,自我中心,人际矛盾较多。而目前学校的评价较为单一,过分关注学生分数,较少关注学生感受,如果这些挫折没有处理好,有可能引发厌学和逃学,自卑和自弃等一系列的问题。(2)青少年对挫折的感受性较高。青少年是一个过渡期,其内在心理发展处于不成熟和不完善阶段,对外面的刺激敏感,而缺少内在标准的情况下,他们对自我评价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重要人物对他们的看法往往是青少年自我评价的主要来源。这时期的青少年遇到问题易出现多愁善感、畏首畏脚、自暴自弃,这对其自我同一性的发展极为不利。(3)青少年挫折情景大多带有团体性。对青少年来说,家庭、学校等外部环境是其生活的重要活动场所,而这些环境中的学业问题、人际关系、环境变迁等构成了青少年挫折的重要来源。这些重要的来源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即活动的团体性。如学业上的与人竞争、班级中的人际纠纷、处理事务的情绪烦恼、师生交往中的不公正感等都不是单独指向个人,而与他人、与团体有着密切相关的关系。
  
  因此,进行挫折教育以及提高青少年的抗挫折能力是刻不容缓的。目前,虽然各学校已经对挫折教育有了广泛重视,但其教育应对仍然停留在简单的说教上。教育手法乏味,针对性较弱,不能很好地起到作用。如何在教育手段上有所突破、如何结合青少年的特点来开展挫折教育,使挫折教育效果更加理想,本文为此阐释非常适应青少年群体的团体训练法。
  
  二以提高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研究价值
  
  关于挫折教育的实施方式,除了采用思想教育的方式,也有学者们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挫折心理的产生、来源以及发展,试图从积极心理学的角度来探讨如何提高青少年的抗挫折能力。团体训练作为团体心理辅导的重要形式,主要是通过行为训练,来发展个体的潜能和力量。群体动力学理论认为,群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有助于问题行为的改善。在群体活动中,成员经过互动,彼此诉说自己的喜怒哀乐,能增进成员之间的感情和思想交流。社会学习理论也提出,人的行为是通过学习而来。应对挫折的行为也可从模仿学习中获得,团体咨询为求询者创设了一种特殊的情境,充满理解、关爱、信任,这种环境的变化必将引起个体行为的改变。这种以人际交往为特点的团体训练是我们开展挫折教育的重要基础。
  
  与传统的思想教育相比,团体训练更注重青少年的自我探索以及自我力量的壮大。以培养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旨在通过创设挫折的团体情境,青少年通过相互交往、探讨自我,对挫折进行深入的思考,发现关键性的问题,学会调节挫折情绪,提高抵御挫折、应对挫折、适应挫折的能力[4]。这种通过创设一定的团体情境,成员在交互活动的影响下进行自我探索的训练形式既能将现实的挫折场景重现,又能在团体的作用下集思广益,在某种程度上突破了以往单纯的认知教育。再加上其活动形式的多样性和趣味性,以及活动内容的创新性,较容易吸引青少年的兴趣。
  
  分析青少年群体的心理特点,我们也不难发现青少年主要以群体活动为主。一方面,青少年的生活方式离不开团体,许多挫折心理的产生都与团体生活密切相关。三五结伴是青少年群体中较常出现的状况,在面对和解决问题时,他们易以小团体的形式开展。在决策的过程中,由于自我意识的发展并不成熟,他们很愿意听取同伴的意见。同时,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对父母甚至老师容易产生抵触心理,在团体训练中,在朋辈们的相互支持和鼓励之下,能帮助他们较快地走出挫折。另一方面,在学习和生活过程中,学习挫折伴随人际交往挫折也是经常出现的,人际交往挫折成为青少年一种重要的挫折类型。不少研究发现,许多青少年不善于处理同伴关系,在人际关系中遭遇的挫折使他们经常陷入孤独、郁闷的情绪当中,严重的还会产生心理问题。挫折教育以团体训练的形式开展,有助于较为具体地分析人际交往当中的挫折情境,帮助青少年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三培养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
  
  团体训练是团体心理辅导的重要形式,为了吸引团体成员积极投入和参与,引发成员的互动成长,常常需要设计一些活泼有趣的团体活动。青少年处在身心发展的快速期,思维活跃,想法奇特,在活动性较强较为有趣的团体中,更能激发他们的热情,促使他们积极参与,取得更好的效果。但也正由于青少年的活动性较强,在团体活动过程中也应当更加注意交流的深度,不能将团体咨询仅仅局限于活动的娱乐性。在培养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中,考虑到青少年对挫折的易感性以及其挫折的普遍存在性,团体训练中应注重民主、共同、发展、综合、保密等等原则来进行。活动中应创设民主、关爱的氛围,以共同信念,即提高抗挫折能力为前提,同时注意鼓励青少年个人意见的发表,尊重个人的个性[5]。
  
  然而,青少年抗挫折能力的团体训练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抗挫折的认知研究指出人的抗挫折能力与控制点、个人信念、归因风格和应对方式有密切联系。美国著名学者保罗·史托兹教授综合多个研究者的成果提出,在衡量人们克服逆境时的应对智力及应对能力上,有四个关键因素, 即控制感、起因和责任归属、影响范围和持续时间[6]。国内学者路西认为逆商与行为模式、才能欲望、智力性格、信念信仰相关[7]。于肖楠、张建新认为帮助个体度过逆境甚至产生积极效应的心理品质包含热情、乐观、好脾气、积极行动、高智商、问题解决能力、人际沟通能力等等[8]。李海洲则认为正确的挫折观、坚强的意志、理智、自信心、自我鼓励等能帮助个体有效地走出逆境,并将挫折转化为动力[9]。
  
  综合上述的观点,我们认为抗挫折能力应由对挫折的认知能力、对挫折的情绪调节能力和对挫折的行为实践能力三个方面构成,那团体训练也应该达到3个目标:对挫折有正确的认知;提高挫折情绪调节能力并具有积极情绪状态;提高应对挫折积极控制与筹划,能主动寻找社会支持。具体的训练可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1) 认知训练
  
  训练目标是帮助学生正确认识挫折。相同情境、相同程度的挫折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挫折反应。不同的挫折观、不同的挫折原因解释、不同的态度都会导致个体表现出不同的挫折反应,同时个体表现出的挫折承受力也不相同。
  
  认知训练能促进团体成员对自己归因方式的认识和领悟,帮助学生对归因方式的重建等。方法包含“角色扮演”、“自我指导”、“应激接种训练”、“正性事件强化”、“家庭作业”、“情绪稳定训练”、“放松训练与想象”、“书写和身体练习”等。
  
  角色扮演是认知训练的一种常见形式,能较好地呈现青少年在学习生活当中遭遇到的挫折情境。特别是在人际交往挫折上,通过角色的互换,扮演者从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很容易理清矛盾的来源,学习如何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如何进行良好的沟通[10]。同时,观看者能从客观的角度分析挫折的来源以及如何处理类似的人际交往挫折事件。在此训练中会有多次的心得分享部分,分享中通过对角色扮演的过程进行分析,指导者引发团体成员做出如下思考:第一,挫折是普遍存在的,是不可避免的。在读书时代,每个学生都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老师对自己的学习评价过低、自己的能力水平有限无法解答问题、周围朋友不肯教授学习经验等等,挫折总会伴随着你。第二,使学生明白一切都会过去,生活中所遇到的挫折造成的心理不愉快、各种消极情绪,都是会过去的,不要过分沉浸于以往消极情绪当中,而要关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第三,要能看到转机,任何事物都不会一成不变的,挫折发生后总会有克服挫折的办法;第四,会换个角度看问题,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挫折也一样。挫折虽然给个体学习生活带来了困难,但是从挫折中也能学到许多经验和教训。
  
  (2) 情绪调控训练
  
  团体训练有助于改善青少年情绪状态和提升情绪调节能力这一点已被学者们广泛证实。Joseph的基本观点认为情绪不是私人的,始终与其他人有关。Heise也认为情绪表达是一种智慧行为,旨在实现特定的人际结果,不管社会结构如何,总有情境允许情绪发生,并体验社会结构中的地位和权利。Kemper也认为情绪有其社会模式,它是社会一致性的力量,在团体人际交往中形成的感受是一种普遍情绪,一种休戚与共的关系,情绪能量依赖于社会角色,这种角色的产生依赖于语言,来源于符号的社会交往与反省。因此,情绪的训练也可归纳到团体训练当中[11]。
  
  挫折的产生一般伴随着消极的情绪体验,消极的情绪不但会对处理挫折这个本身事件产生困扰,甚至对平常的日常生活造成不良影响。团体训练的目标是帮助学生处理由挫折产生的消极情绪状态:首先是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情绪,其次学习消极情绪的调控以及如何诱发积极情绪。如团体训练中“情绪温度计”活动,通过成员对最近发生的特殊事件的情绪评估,分享引发情绪温度的心情事件以及自己情绪表现为何和怎么表达情绪。这一活动能使成员正确地辨别自我情绪,找出情绪体验的来源,体会如何适时适地地表达情绪。
  
  (3) 应对挫折的行为训练
  
  挫折应对方式的形成象任何能力的发育一样需要先天和后天的条件,成熟防御机制的发展也需要肌体在生物学上有所准备,并且在心理上有了适当的认同榜样。学生成熟的应对方式可通过观察他人行为方式、模仿他人行为形成[12]。
  
  通过团体训练认识挫折产生的原因及对人生的意义,学会采取积极有效的方法走出困境,减少不成熟的应对。团体训练中的“头脑风暴”、“角色扮演”和“团体协作训练”等活动都能在团体的共同作用下集思广益,找出有效应对挫折的方法,增加应对挫折压力的能力和人际信任。当自己无法独立克服挫折时,要学会向周围人求助,借助他人的力量来克服挫折。“抛开你的烦恼”这一活动,团体成员写出各自的问题和烦恼,把“烦恼”全部扔到一个容器当中,随机抽取,接到纸团的人通过小组形式讨论可能的解决方式和解答。该活动可以帮助学员认识到每个人都是会遇到挫折和烦恼的,争取他人的支持或团体的合作能更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四结语
  
  针对青少年学生的学校挫折教育除了上述我们谈到的进行团体训练外,还要采用预防性的教育方式,因等到问题出现后再去治疗和矫正,会费时费力。预防性的教育要遵从青少年的心理发展,用积极心理学的观点来看待发展,大力营造良好的隐性环境。另外,进行团体训练在招募学生时,最好采用同质性原则,采用积极性的招募主题。
  
  参考文献:
  
  [1] 张光明。 关于中学生挫折教育的探讨[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07.
  
  [2] ROUSSEAU.爱弥儿[M]。魏肇基,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3] 尹春容。青少年挫折承受力教育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06.
  
  [4][5]樊富珉。团体咨询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
  
  [6] 陈泰中。逆商——通往成功的挫折教育[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6.
  
  [7] 路西。克服逆境[M]。北京:中国盲文出版社,2002.
  
  [8] 于肖楠,张建新。韧性——在压力下复原和成长的心理机制[J]。心理科学进展,2005(5)。
  
  [9] 李海洲,边和平。挫折教育论[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1.
  
  [10] 张浩。心理行为训练对提高大学生人际交往挫折承受力的应用研究[D]。大连:辽宁师范大学,2010.
  
  [11] 章震宇。团体指导提升大学生情绪调节能力的初步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1.
  
  [12] 张巧爱。高职生挫折应对特点及应对技能的训练研究[D]。呼和浩特: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