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综合教育论文 >> 正文

春华秋实 师生共长

时间:2013-6-3栏目:综合教育论文

  春华秋实 师生共长
  
  作者/丁春艳
  
  “做一名教师,是我从小的夙愿,因为一名真正优秀的教师能在学生心灵中驻扎一生,影响一生,我希望我的学识、道德、思想能够诉诸学生内心,有助于他们健康成长!”
  
  ——写在当年找工作时简历的扉页上
  
  且不说当教师是不是夙愿,但当时对能做一名好教师是有着相当自信的。然而,工作将近十多年了,回首往事,却感到相当的惭愧:我是一名好教师吗?我所诉诸学生内心的有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吗?
  
  记得刚参加工作的2000级是我所教的第一批学生,我是怎样给他们上课的呢?每一堂课都是我一个人从头讲到尾,精力全放在怎样把自己准备好的东西讲出来,全然不顾死气沉沉的气氛,无精打采的学生及昏昏欲睡的眼睛……而自己还陶醉于“精妙”的课堂设计上!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当我注意到第一排有一个学生用近乎仇恨的眼光望着我时,我竟说:“不喜欢我就不要抬头好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是多么不应该说的话啊,今天想起来,我为我的学生感到心疼。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年下来,学生成绩很差,但我并未意识到什么,依旧我行我素。第二年依旧如此,我开始警觉:我的数学课不是思路清晰、逻辑明了吗?语言、板书、表达我哪样不行?我开始审视自己,每一堂课都要求自己像公开课那样严谨,滴水不漏,却未肯将自己的眼光投向学生、投向学生的感受。我对自己说:“都说教师定型在前三年,如果过不了学生这一关,我这一辈子永远这样了!”你看,是不是钻入了死胡同?
  
  结局可想而知,成绩有了些许进步,但也并不理想,为自己定的三年期限已过,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学生不接受的教师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一名好教师的。许许多多个不眠之夜我叩问自己:是因为学科太枯燥?是因为我不是班主任与学生接触太少?还是因为非理班学生对高等数学重视不够?还是因为自身性格原因?那是怎样的一段日子啊,害怕上班,害怕教室,对办公室其他教师的玩笑都觉得刺耳,对家人也乱发脾气。我充斥在一种完全自我否定的情绪里。
  
  直到有一天,一位老教师说:“什么都可以学啊,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短短几句话,惊醒梦中人,怎么有问题就去想客观原因,我尝试过努力改正自己吗?
  
  接下来,我开始有意识地阅读报刊、专业书籍,从书上找理论了解前沿观念;观察周围教师的做法,从他们身上找具体事例,与自身比较。模仿电视主持人鼓励人心的语言方式;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微笑和眼神是否真诚;甚至找过心理、性格分析等方面的书籍……我渐渐明白:“评价一个成功的教师的标准,重要的不是看你教没教会学生某个公式、某个概念,而是学生对这门课程和学科的兴趣度和热爱度(杨振宁语)。”刚开始做时是僵硬的、刻意的,我清楚地记得在学习导数和积分公式时,我一改往日让学生死记硬背的做法,设计了几个游戏:分小组比赛、开火车……并在最后我也高歌一曲作为教师对学生投入学习的鼓励,当掌声响起来时,我从心底感觉我与学生走近了,他们开始接纳我了。
  
  慢慢的,习惯成了自然,我已经习惯微笑着走进教室,用微笑和“你好”来回答学生的“老师好”;我也习惯课堂上留意学生的反应,时不时来个花絮调动学生的学习情绪;也习惯课下和他们交流,去真正关心他们的思想和生活。记得有一次,我正给计算机班上课,×××学生站起来说要去厕所,我同意了,但是在接下来的两节课里(我们大专部上大课),他都没有回来,怎么办?这是个经常旷课、不爱学习的20多岁的大学生,是告诉班主任使其受批评,还是自己亲自找找他做做思想工作,能做通吗,他大概被许多老师都找过了吧?也不能放任自流,他这是明知故犯啊。想来想去我决定“软处理”,临下课时我对同学们说:“赶紧到厕所看看×××,别有什么不测啊。”同学们都笑了,因为当地有人在倒霉时会开掉粪池子的类似的玩笑,我相信同学们一定会转达我对他的玩笑。在下次课上,一进教室,我便对全体学生说:“哎呀,真高兴又碰到×××了,大家是怎么把你救上来的?”当然,这时候我的语气是平和快乐的,而不是挖苦的。大家包括他在内都笑了,也许他明白老师是关注他的,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旷过课。
  
  久而久之,我发现变化的不仅仅是课堂,课下我更快乐了,更愿意结交朋友,与同事相处的也更融洽,家庭气氛被我营造的越来越好,原来,这一切真的是相辅相成的啊。一个好教师,首先应该是一个快乐豁达、善良真诚、乐观向上、宽容执著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以自己的真诚去换取学生的真诚,以自己的正直去构筑学生的正直,以自己的纯洁去塑造学生的纯洁,以自己人性的美好去描绘学生人性的美好,才能在学生心灵中驻扎一生,影响一生,才能真正地有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
  
  (作者单位 山东省平度师范学校)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