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幼教论文 >> 正文

从两则案例看教育的留白

时间:2013-7-31栏目:幼教论文

  从两则案例看教育的留白
  
  苏州太仓市教师发展中心 王明珠
  
  中国画讲究留白的技法,讲究“意到笔不到”。一处运用得恰到好处的留白,可以让画看上去更美,可以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思,作品的意境也会因此得到无尽的拓展,这就是国画中留白的魅力。同样,在我们的教育中也需要留白,即学会等待,把思考的时间留给孩子;学会放手,把学习的空间留给孩子,就像国画艺术中的留白一样。在大力提倡让幼儿自主学习、探究学习,发挥幼儿学习主体性的今天,教育中的留白更显现出它不同凡响的意义。
  
  一、留白——点燃幼儿的智慧之火
  
  案例:
  
  在手工区里玩橡皮泥,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活动,因为他们能随心所欲地塑造属于自己的作品。这不,区域活动一开始,就有一群孩子冲向了手工区,玩起了心爱的橡皮泥。
  
  我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着孩子们的操作:谁在捏什么?用什么方法捏?用了哪些辅助性工具?是一个人玩还是和朋友一起玩?有没有碰到困难?怎么解决的?……我边观察边决定自己该不该介入,如何介入。
  
  “老师,我不会捏小白兔,你帮我捏好吗?”
  
  悦悦手拿一团橡皮泥一筹莫展,原来她想捏一只小兔,可是她不知道怎么人手。“老师,你帮我做!”这似乎是许多孩子碰到困难后的习惯用语。面对一个中班孩子的求援,我抑制住自己想直接“教”的冲动,没有马上动手帮助她,而是问她:“那你告诉我,你想捏的兔子是什么样子的?”
  
  “有两只长耳朵,还有两只红红的眼睛。”
  
  “那你把小兔的长耳朵做给我看看。”
  
  “小兔的耳朵长长的,我会做。”悦悦掰下两块泥,搓压成了两只长耳朵。
  
  “那兔耳朵长在哪里?它的头是什么样子的?”在我启发下,悦悦又团出了圆圆的脑袋,但在把两只耳朵粘到头上时碰到了问题:两只耳朵太长了,重心不稳,粘不住,总是掉下来。悦悦的一双大眼睛望着我,在请求我帮助呢。
  
  “要是能用什么东西把耳朵和头连起来就好了。”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悦悦接受了我的建议,到旁边的材料箱里寻找起辅助材料。铅丝太长,吸管太粗,牙签正好,终于把两只耳朵牢牢地固定在了兔脑袋上了。
  
  接下来,悦悦又搓出了小兔椭圆形的身体,在身体上安上了四条不怎么匀称的腿,在脸上粘上了两只大得出奇的眼睛……就这样,在我俩的对话中,在我的耐心期待下,一只可爱的小兔在悦悦的手里诞生了。虽然小兔的身体外表粗糙、比例失调、头重脚轻、站立不稳,但毕竟是悦悦自己探索、制作成功的第一只小白兔。我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她别提有多高兴了。
  
  反思:
  
  法国当代数学家凯奇在访华时,有人问他:“你怎么指导您的学生?”他说:“我告诉他,前面有一片森林,森林里有猎物。剩下的,就是学生自己的事了。”前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曾说过:“给学生一只野兔,不如给学生一支猎枪。”这些都点明了教育的重心所在——在传授给孩子知识的同时,更要让孩子掌握获取知识的方法,让他们获得自主学习的智慧和能力。
  
  在传统的手工活动中,我们常采用的是集体示范讲解法,教师教一步,幼儿学一步。幼儿的学习是在教师直接传授或指导的过程中发生的,是被动的;幼儿获得的只是制作的技能,但绝不是智慧。
  
  现代心理学认为:智慧及认知结构起源于儿童和环境的相互作用,是儿童在主动地作用于外部世界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幼儿通过已有的认知结构(原有的知识经验和认知策略),主动地、自主地与外界环境相互作用,发生学习,这种学习将最大限度地促进儿童的智慧发展。
  
  在这个案例中,我找准了悦悦对兔子特征很了解、已掌握了一些搓捏技能等现有认知经验和发展水平,以及能够自己捏出小兔这一“最近发展区”,以支持者、引导者的身份给悦悦的学习提供帮助,创设了宽松、适宜的学习环境,让悦悦自己学会了如何捏小兔,获得了要抓住动物的主要特征进行塑造以及如何运用辅助材料的学习经验,体验到了自主探索、获得成功的快乐。她得到的不仅仅是制作的技能,还有学习的智慧。我很庆幸,自己做了一回“懒”老师,没有因为自己辛辛苦苦的教而剥夺了孩子发展的机会。假使我没有细心观察,耐心等待,适时引导,悦悦在遇到困难无法解决时,就可能轻易放弃了这有意义的探索。教育家瑞伯雷斯说:“学生不是待灌的瓶,而是待燃的火。”对孩子,我们要放开手脚给他们充分的尝试机会和条件,用教育的留白点燃孩子的智慧火花。
  
  二、留白——开启幼儿的创造之门
  
  案例:
  
  每天的晨间活动时间,我总会给孩子们提供许多的体育玩具,让他们尽情挑选,自主选择玩法,这段时间也就成了孩子们最开心、最放松、笑容最多的一刻。今天也不例外,除了原来的一大筐玩具外,我还为孩子们带来了自制的玩具——彩色飞盘,相信新玩具一定会使这些小家伙们高兴一阵。彩色飞盘,其实制作起来很简单,就是将硬纸板剪成直径约15厘米的圆形,在上面装饰一些图案,然后在圆周打上6—8个小孔,在小孔里穿上彩色丝带,往上一扔,飞盘就会在空中转动起来,彩色丝带也随之在风中飞扬,非常漂亮。
  
  当我象变戏法一样从筐子里拿出彩色飞盘时,孩子们都聚拢过来了:“老师,这是什么呀?”他们都十分好奇。我刚想告诉他们,又转念一想,何不听听孩子们的想法呢?于是我反问了一句:“你们觉得这是什么呢?”遥遥说:“这是帽子吧。”甜甜说:“圆圆的,好像是飞盘,可以扔着玩的。”乐乐说:“我觉得是彩色的风车。”……孩子的想法就是和我们不一样。
  
  “你们可以自已给新玩具起名字,再想想这个玩具可以怎么玩,看谁的玩法多。”我提议道。于是,孩子们拿起飞盘玩了起来。
  
  遥遥拿起一只她心目中的“彩色帽子”,顶在头上,张开手臂,小心翼翼地过起了独木桥;甜甜找来好朋友,拿起一只飞盘,玩你抛我接的游戏;明明把飞盘夹在两脚之间,用力一跳,就把飞盘远远地甩了出去。有的孩子在地上滚飞盘;有的孩子把飞盘顶在手指尖上,比赛谁顶得稳,顶的时间长;还有的孩子把飞盘竖放在地上转……
  
  随后,我和孩子们一起交流了各自不同的玩法,讨论如何玩更有趣。在同伴的启发下,孩子们又想出了许多有新意的玩法。
  
  反思:
  
  创造力的培养是现代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人民教育家陶行知曾明确指出“只有创造的教育,才是真教育”。他强调把培养儿童的创造精神和创造能力放在教育的突出地位,只是儿童的创造力培养要有先决条件,即“六大解放”:解放儿童的头脑,使之能思;解放儿童的双手,使之能干;解放儿童的眼睛,使之能看;解放儿童的嘴,使之能谈;解放儿童的时间,使之能学习渴望的东西;解放儿童的空间,使之能接触大自然和大社会。作为教师,就要努力营造有利于幼儿创造力发展的环境,愿等待,肯放手,给幼儿提供广阔的想象空间,帮助他们打开了创造之门。
  
  本案例中,当我出示飞盘时,没有告诉孩子这个玩具就叫飞盘,从而避免了因名字限制幼儿的想象;随后也没有教孩子应该怎么玩,而是鼓励幼儿自己寻找玩法,并给了幼儿充分的探索时间,对孩子的别出心裁给予肯定。正因为我的放手,给幼儿留出了创造的空间,一个小小的飞盘,竞有那么多富有创意的玩法。
  
  从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其实孩子会用独特的眼光和思维看问题,而有些问题恰恰是我们成人在墨守成规中所忽略的;他们会用超常规的方法去探索,而这些往往是我们成人在循规蹈矩中所未曾尝试的。我们教师确实需要静静地听、耐心地等,需要“慢一拍”,需要“懂也装不懂”“知道装作不知道”,抛弃“老师不教,孩子怎么能会”的观念,把自主学习的机会留给孩子。
  
  中国的古人曾留下至理明言:善画者留白,善乐者希声,善言者忘语,善书者缺笔,大贤者若痴,大智者若愚。我想说:善教者留白。如果我们在教育的过程中多一点留白的意识,孩子就会多一些自主探索、获取智慧和成功的机会。当然,留白需要更高超的技艺,留白者胸中要有明确的教育目标,要懂得“抢与等…‘帮与放”的教育策略,要把握好留白的尺度。必要时教师该告诉的还是要告诉,该点拨的还是要点拨,该设问的还是要设问,该指正的还是要指正……教师过分摈弃必要的价值引领,是一种对孩子不负责任的表现,留白也就变成了教育的空白。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