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当代中国的都市经验

时间:2007-8-16栏目:中国史论文

p;”交给了公众。这些作品的基本要素是居室经验及其相关的肉体(欲望)主题。通过作家  的叙事,“肉体”借助于符号的力量(阅读快感和幻想)第二次溜进市场,为膨胀的欲望  煽风点火。
  尽管现代文学史上的“自叙传”体、日记体小说,都是“个人化写作”的源头,但由  于时代背景的变化,使得今天的“个人化写作”已经不具备历史中“自我意识的觉醒”  的意义,反而是市场中自我意识的丧失。“个人化写作”的内在逻辑,与市场消费欲望  的逻辑悄悄地合而为一了。这就是“个人化写作”这种“现代派”文学技巧,在“后现  代语境”中的尴尬下场。同时,它也宣告了传统文学批评的经验解读方法的失效。
  因此,“个人化写作”是一个无效的命名。准确地说应该称之为“隐私化写作”。商  品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秘密和隐私可言(除了与金钱相关的商业秘密)。羞于启齿  的事可以在媒体中大行其道。有人甚至故意制造与性相关的假新闻。文学要进入商业市  场,就得不断制造新的秘密。所谓的“自我意识”,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公众消费的商品  ,所谓“感官的解放”,突然变成了隐私的展览。“居室是艺术的避难所”(本雅明)这  种说法在今天已经失效。今天的艺术不需要避难所,它需要的是一个“时装展台”。
  “把大街变成室内就是得以证明了的通俗文学的手法。”本雅明的这一说法倒是成立  的。妓女就是典型的将市场(街道)的交换价值用于居室的人,她们同时也将居室经验搬  到了大街上(引诱)。将居室变成大街,就是将个人的肉体甚至精神秘密变成商品交易,  这同样也是流行文学的手法。流行文学作家卫慧写道:“坐在空空荡荡的电车里,就像  躺在似曾相识的摇篮里。”这里有一种明显的空间错乱感。说明作者与市场的亲缘性已  经进入了潜意识。到大街上去游逛、购物、物色对象、泡吧、按摩、沐足;在公众场所  ,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悠闲、自如、心安理得。这都是将自己变成市场的一部分的好  方法。或者说,去寻找故事,甚至将自己变成虚构故事的一部分。
  换一种说法,把内室变成大街(沉思、孤独、秘密、性,都变成了大街和市场上的商品  一样),也同样是流行文学的手法。在今天的文学作品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关于出租  屋的性生活场面的描写,这与那些大量描写酒吧的饮酒场面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酒吧由  一个堕落者、流浪者、密谋家的意象,变成了一种身份认同的消费表演。在生活的垃圾  堆里苦苦挣扎的人,希罕的就是这种貌似堕落的花花公子和浪女形象。因为他们的生命  中缺少的就是这些。现在突然出现了新奇的、有隐秘性的生活场景,还附带了一些形而  上的问题:颓废、垮掉、自杀。充斥在文学作品中的花花公子、浪女形象,对于普通读  者来说,吻合了一种心理补偿理论,因而也就吻合了一种交换价值理论。
  将市场变成居室,或者将居室变成市场。我们可以发现,90年代中期以来的文学,就  是通过这两种主要的手法使自己跟市场融为一体的。作家,特别是女作家惟一的私有财  产就是自己的感官和肉体。她们在对这一私有财产的过度使用中,采用了一些特别的方  式:自恋叙事、自虐叙事、自杀叙事。但她们同样逃脱不了市场的魔掌,因为这是一种  更为巧妙的出卖秘密的方式。年轻(“70年代后”)的女作家显得更率真一些,她们没有  自恋的毛病。事实上她们不过是改变了策略,以一种自恋的变种——自虐的方式出现了  。在垃圾堆里狂舞、酗酒,跟大众文化调情。这是一种既隐蔽又典型的自虐方式。人们  生活在一种屈辱的现实中又无力改变它,他们就会转而爱上这一现实,进而还渐渐将它  视为快乐的源泉。这正是弗洛伊德对“自虐”的定义。
  自虐是一个典型的现代主义的主题。在波德莱尔的诗歌中,这个主题得到了无以复加  的表达。但是,今天的自虐主题已经被商业化彻底改变了性质,变成了一种可供观赏的  表演。午夜时分,香港的“翡翠台”经常转播一种日本的女子摔跤表演。她们将预先设  计好的残酷的打斗场面展示给观众,将喜剧涂上了悲剧的色调。她们用“自虐表演”的  方式满足观众们纵欲的嗜好。这就是自虐的商业喜剧。自虐的极端方式就是自杀。人们  总是爱将文学中的自杀主题,当做一个与厌世相关的英雄主义的主题。从我们今天文化  的总体上来看,我宁愿将它看作是极度自恋产生自虐的极端后果。在今天,“自杀”会  迅速变成一条令人刺激的新闻,一次不错的消费,一种交换的激情,一个生财的好机会  。生活实践教育了人们,现在的年轻一代知道怎样更好地使用“自虐”和“自杀”主题  了。也就是说,90年代年轻作家的“自虐”和“自杀”主题有了新的含义,它带有表演  性、制作性,染上了市场色彩,具有了交换价值的意义。
  我们凭什么了解生活的真相?进城的农民,小商贩,流浪汉,妓女,保险、信贷、药品  推销员,他们的“街道经验”究竟怎么表达?由谁来表达?一方面是当代生活经验像毒蘑  菇一样疯狂繁衍,另一方面是人们对经验的传播产生了极大的怀疑。经验在传播过程中  的信息变异,导致了经验权威性的丧失。经验的可靠性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挑战。
  我不得不遗憾地提醒大家,从材料可靠性的角度看,所有的经验表达,并不比数据更  有说服力。在一个充斥着虚假数据的时代,对真实数据的发掘,成了人文社会学科的一  项重要工作,这也是文学越来越边缘化,人文社会学科越来越引人瞩目的原因。另外,  从情感结构的角度看,经验表达中的情感因素,已经变成了煽情,不管作者有意还是无  意。对于煽情,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每天晚上的电视连续剧在煽情,广告片在煽情、  通俗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