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试析工部局处理棚户区问题的政策

时间:2011-2-13栏目:中国史论文

试析工部局处理棚户区问题的政策
  口秦祖明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湖北武汉430072)
  
  【内容摘要】民国时期,大量人口涌入上海,上海住房建设速度赶不上人口增加速度,出现房荒,城市贫民寄身于棚户区,棚户的数量不断增多。工部局一方面采取措施改善棚户区的卫生环境:一方面强行拆除棚屋。工部局并未解决城市贫民的住房问题,只是将他们赶出租界。
  
  【关键词】上海;工部局;棚户;政策。
  
  【作者简介】秦祖明,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中国近现代史专业2008级博士研究生,研
  
  究方向:中国近代社会史。
  
  民国时期自然灾害频繁,农村兵灾、匪灾不断,农村经济衰败,农民生活困苦,不得已背井离乡。上海是中国的经济重镇,经济发展迅速,经济发展为人们提供了更多的谋生机会,上海被誉为“人间天堂”,离乡农民大量涌入上海。来到上海后,他们很失望,收入微薄,没有自己的住所,只好搭建棚屋,以获得一个安身之处。上海棚户区不断扩大,上海又被称之为“人间地狱”,棚户区问题日益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对于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治理棚户区问题的政策,学界研究较多,但对公共租界工部局处理棚户区问题的政策研究不多,本文试图考察工部局治理棚户区的政策及采取这些政策的原因。
  
  上海棚户区形成发展的原因有哪些呢?
  
  其一,人多房少。步入20世纪,上海城市化、工业化步伐加快,大量人口涌人上海,但城市住房建设的速度赶不上人口增加的速度,人多房少,出现房荒。1910年上海人口有128万,到1937年人口增加到385万,二十多年时间里,上海人口净增257万。要解决这250多万人的住房问题,对上海城市发展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在公共租界,由于经济繁荣,人口汇聚,人多房少的矛盾更为突出,“界内里弄房屋1880年计有17,421幢,到1935年有88,945幢,增长约4倍”,而界内人口1880年有11万余人,到1935年达115万余人,增长9倍多。上海富人,经济实力雄厚,可以买房居住;中产阶级,有相当的收入,买不起房,但可以租房居住;城市贫民只能搭盖棚屋。
  
  其二,战争的破坏。1932年日军进攻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这次战争中遭日军蹂躏的区域,总面积达3,297平方公里,闸北、吴淞、江湾等地被炸成一片废墟,其中闸北损失最为严重,火车站、商务印书馆多次被炸,东方图书馆被烧,商号损失4,204家,工厂损失841家,总计103条里弄街坊,数万间房屋被烧。战地记者描述当时闸北的惨状,“由宝山路而至永兴路,几如身涉乱石丛中,极目四望,但见一遍残垣断壁,周围数里,一月前鳞次栉比之市房,至今已无一完整之屋宇矣”。1937年“八·一三”事变,上海再次遭受重创,当时上海5,000余家大小工厂,被毁的将近一半,计2,375家,其中完全毁于战火的就有905家之多。当时记者报道:“经过虹口、杨树浦、闸北、南市等处,但见两旁街道尽为废墟,延长即平方公里以上的面积内,往往片瓦无存,”战争严重破坏了上海经济的正常发展,战争之后,城市贫民只有寄身棚户区,每一次战争都使上海棚户的数量都有显著的增长。
  
  其三,城市贫民收入微薄,无力租房。伴随着上海经济的发展,上海地价飞涨。1911年公共租界每亩地平均估价为8,281两白银,1920年每亩为10,476两白银,1930年飞涨到26,909两,其中中区每亩地价高达107,878两白银。地价飞涨,房租也随之水涨船高。棚户居民原本就是贫苦农民,他们大多是战争难民或遭受自然灾害的灾民,来到上海他们身无分文,没有文化又缺乏技能,大多在从事那些低收入的又脏又累的工作,他们无力租房,只能在城市的角落搭盖棚屋,这些难民聚居地也就形成了棚户区。
  
  棚户区的存在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火灾隐患。棚户大多由茅草、竹子做成,容易引发火灾,翻阅《申报》我们可以看到大量有关棚户区火灾的报道,据1935年7月30日、31日《申报》报道,1935年7月29日晚8点30分,浦东杨家渡南首北草泥塘地方,“于草棚丛中,忽然失慎,竹壁草顶,均属易燃之物,以致顷刻即成燎原,加以东南风异常猛烈,火得风助,其势益涨”,据警局调查,此次火灾损失惨重,“估计焚毁及拆毁草棚约共七百余间,被灾棚户,约五百余户,灾民男妇老幼约达五千余人”。棚屋被毁,居民处境悲惨,“此辈均系客籍平民,大都以码头小工为生,穷苦不堪,住屋被毁后,大半将无处安身”。居民照明的油灯,烧饭的简陋炉灶,偶一不慎,就会播下火种。而席草本来最易着火,加以房屋密集,道路狭窄,水源缺乏,所以一经起火,莫不迅速燃烧,大片的棚户区顿成焦土。二是卫生问题。棚户区卫生状况十分糟糕,这里没有垃圾箱、没有厕所,路上到处都是垃圾和粪便,一些死沟、死浜里更是藏污纳垢,无所不有,成了露天垃圾箱,上层还经常停着黑压压的一层苍蝇。这里要特别提到棚户区居民的用水问题,棚户区大多没有自来水,居民用河水和井水,“一般住户都是用苏州河里污浊的水,淘米、洗衣、刷马桶都在苏州河边上。吃的水也是从苏州河里挑来的,不过用矾打一下就是了”[12]。棚户区环境恶劣,容易滋生疾病。三是犯罪率高发。棚户区居民是城市最贫穷的阶层,包括一大批从事体力劳动的码头工人、人力车夫以及工厂女工和童工,还有失业人员、无业游民,棚户区是典型的贫民窟,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贫民窟~样,上海棚户区是犯罪率高发区。社会如果不能为城市贫民提供就业机会,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居无定所,那么他们很容易滑入犯罪的深渊。上海棚户区到处是流氓和恶霸,有名目繁多的流氓组织,如“一龙”“二虎”“三道卡”“四大金刚”“八大朝臣”“十八股东”“三十六股党”“一百零八将”“薄刀党”“剥衣党”“黑老虎”“白老虎”。有的棚户区有“三十六天罡”“十兄弟”“五条龙”“二百五”“小七子”“小粱山”“十三弟兄”等等各帮恶棍‘。棚户区还有聚赌的“牌九窝”,吸毒的“燕子窝”,许多居民沾染上毒瘾、赌瘾,因赌、因毒而更加贫穷。城市贫民一旦堕化为流氓地痞,并且相互纠合在一起,形成各种流氓帮会组织的话,将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危害,也将加大政府治理城市贫困问题的难度和成本。
  
  租界建立之始,当局从防范火灾隐患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