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 正文

农村妇女的权利、地位及其他——解读李银河《后村的女人们》

时间:2011-2-14栏目: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农村妇女的权利、地位及其他——解读李银河《后村的女人们  
   
  引言
  
  中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从根本上改变了农民的生活,作为“半边天”的妇女,和男性一起经受了这场社会变革的洗礼。农村妇女,或者在农村下地劳作,承担着家务和照顾家人的工作,或者在城市谋生,在夹缝中求生存和发展。然而,她们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地位;她们的婚姻、家庭和工作境况,真正了解的人并不多。社会学家李银河自2006年秋至2007年夏在后村(一个位于河北和山东交界的村落),以一个村庄为范本,对一百名农村妇女进行了面对面的调查。后经过作者补充整理,该调查以《后村的女人们》命名,2009年由内蒙古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出版后,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
  
  作者在《后村的女人们》中,用描述性的研究方法全面分析了一个普通农村——后村的家庭结构、性别权力关系等情况,针对女性的不同社会角色——作为女儿、妻子和母亲,进行走访调查,分析她们在上学、就业、婚嫁、抚育后代、家务劳动、参与社会和政治活动等方面与男人的权力差异,从而得出结论认为,当代农村家庭权力关系,男女仍然是不平等的,但这种不平等正随着社会的进步逐渐缩小。
  
  作者是当代中国颇富社会影响力的学者之一,主要研究领域是妇女社会学、家庭社会学、性别研究,性社会学。她的许多理论对中国社会学的发展和中国社会的进步起到了推动性作用。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五十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2008年入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三十名社会人物”。前不久,本刊特约记者张弘就有关问题专访了该书作者李银河。
  
  调查选题的起因
  
  张弘(以下简称“张”):您当初确定这个调查选题的起因是什么?
  
  李银河(山西大学历史系学士,美国匹兹堡大学社学会系硕士、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以下简称“李”):《后村的女人们》最初的研究目的,是为了回答一些外国的“圈外人”对有关中国问题的“胡乱猜疑”:新闻告诉我们,溺女婴、拐卖妇女、卖老婆及较高的女性自杀率仍在继续,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当代中国发现的男女不平等现象到底有多严重?中国的计划发展体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妇女生活的质量?
  
  许多当代中国人已经感觉不到性别问题的存在了,有的人甚至在抱怨我们这个社会开始变得阴盛阳衰。事情果真是这样的吗?中国真的不存在性别不平等问题了吗?中国最大多数妇女的生存状况究竟是怎样的?她们真的是在一切方面都与男人平等了吗?如果性别不平等的问题依然存在,其在农村是怎样的一种表现形式?这就是本项研究要解决的问题。男权制在农村很依旧有力量,妇女的地位还是很低下
  
  张:您在调查中有哪些情况是在意料之外的?
  
  李:应该说,在调查之前,部分情况是在意料之中,因为我们都知道,男女平等是个很重大的问题,农村一般重男轻女,但是,我们对农村(男女平等)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并不了解。比如在农村,一个女孩子从出生,到底能不能得到跟男孩一样的机会,比如父母的喜爱以及营养、教育等等,这些方面和男孩是不是一样、是不是平等?农村本来就是比较被忽略的,农村的妇女们就更是被忽视的,这方面研究也是比较被忽略的。这些情况在调查之后才有了明确的了解。
  
  比如,后村的女人甚至不能上餐桌吃饭;婚嫁问题上更是没有自由可言,往往是家长和媒人说了算。有些贫穷家庭还保留着兄妹换婚的方式,村里有个别自由恋爱的事例,然而却在现实生活和人们的观念中引发出剧烈冲突。调查表明,在性需求方面,后村女人大部分没有主动性,也不敢拒绝丈夫的要求,否则就可能遭到打骂。
  
  实地调查中印象最深的是,后村女人所遭遇到的家庭暴力,以及家里来客人时女人一律不可以上桌吃饭一类的习俗。这些习俗看起来好像无足轻重,但实际上是男权社会的遗迹。
  
  女人在这个问题上似乎和男人都不是同一个物种,为什么这个人是女的她就不可以上桌吃饭?这里有一个很典型的个案,村里最大一个村办工厂的厂主是个女人,这工厂是她一手操办起来的,但是家里来了客户都是由她丈夫来陪,她不能够自己在饭桌上跟客户谈生意。这个女人只能在厨房操持饭菜,甚至吃饭也不能上桌。其实她老公对工厂的事情是完全不了解的,也不知道怎么谈生意,她只能事先教她老公应该怎么说,当她老公在饭桌上不知所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她才能趁机说几句对工厂有用的话。
  
  再比如在政治上,村里几乎所有干部都是男的,女人在政治上没什么地位。我专门询问了她们会不会入党,结果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去入党,村里的干部好像只有妇女主任一个人是女的,很多人还根本不知道这个干部的存在。这些事情说起来也许不是多么触目惊心,但是非常的荒诞,可以看出男权制的习俗在农村还是很有力量的。
  
  张:您这项研究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是什么?
  
  李:跟以前相比,在很多方面农村妇女的地位已经有了改善,但是作为女儿、妻子和母亲,她们和男人还是很不平等的,地位还是比较低下的。
  
  张:那么,您的这次调查研究有多大的代表性?
  
  李:社会学的田野调查分为定性的和定量的两种。一个很好的大样本的随机抽样可以推论整体,比如北方农村甚至全国农村等等。但是,像这种调查一个村子的研究结果,完全不能推论。它完全是一种探索,和大量的定量调查相比较,它的好处在于比较深入,可以问到好多在大型的定量调查中问不到的一些问题。
  
  张:本书中关于女性在性快乐方面的采访令人印象深刻,北方农村妇女在性方面是受到男权主义的压迫的。您在书中也提到北方女性谈性这个话题是有很多顾忌的,在实际调查的过程中如何让她们开口谈性的呢?
  
  李:这主要是因为我有一个帮助我做调查的助手,她就是本村人。如果是我自己去问的话,可能就一点儿都问不出来了。农村妇女在谈起性这个问题还是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