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正文

道德文章兼备为人治学俱佳——为祝贺张炼强先生八十华诞而作

时间:2011-2-14栏目:文学评论论文

道德文章兼备为人治学俱佳——为祝贺张炼强先生八十华诞而作
  
  口曹德和
  
  国学大师季羡林曾指出,评论一个人,欧洲往往把道德和文章分开来,中国因为文化的关系,历来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2010年6月19日,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研究中心在首都师大国际文化大厦为我国著名修辞学家张炼强先生举办了八十华诞暨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大高校的专家学者和首都师大教师近百人欢聚一堂。在本次研讨会上,首都师大文学院为张先生精制的大红绶带,上书“青山不老、学重德高”八个金字,道德学问并提,充分印证了季老所言。张炼强先生是我最为敬重的语言学家之一,因为无论为人还是治学,张先生都有许多值得我思齐的地方。
  
  一
  
  张先生的学术生涯起始于1951年考入北大后,迄今长达一个甲子。期间发表学术论文一百多篇,主编现代汉语参考书两部,合作编著修辞学教材一部,独立编著语法学教材和修辞学教材各一部,独立撰写修辞学专著和文集六部,研究成果多次获奖并有文章入选中学语文教科书。张先生主攻修辞兼治语法,他的修辞研究有这样几个特点,即:“正”“宽”“厚”“实”“新”“深”。
  
  所谓“正”,是指张先生对于修辞和修辞学的理解与我国语言学界和国际语言学界对于前述行为和学科的主流观点高度一致
  
  以下论述反映了张先生有关修辞和修辞学的基本看法:
  
  a.根据不同的表达需要,运用最恰当的语言表达形式,以求得最好的交际效果的言语活动,就是修辞。
  
  b.不论是句斟字酌、反复推敲,还是一挥而就,出口成章,就其表达过程来说,都有一个由思想内容移为语言形式的过程。这个过程,体现着修辞过程。a是说修辞是什么样的活动,b是说修辞过程是什么样的过程。
  
  c.语境是我们观察修辞现象的重要依据,也是我们运用修辞手段的时候必须充分注意的。
  
  d.如果说,把思想内容移为语言表达形式是一个修辞的过程的话,那么,二者之间是否相适应就是一个修辞过程完成得好与不好的关键。这是修辞学所最为关心的。
  
  e.就思想内容而言,它虽然以语言形式为载体,但并不是修辞的研究对象,并未直接进入修辞的过程。只有把“想”作为“移”的对象并“移为辞”的时候,才体现了修辞过程,才是一种修辞活动。
  
  f应该指出,对思想内容的评价虽然十分重要,但这不是修辞学的任务,对语言表达的评价,才是修辞学的任务。
  
  g.修辞学侧重观察、研究言语表达的方式及其表达效果。
  
  h.修辞学属语言学,而以具有多科性的特点,往往与其他有关联的邻近学科有交叉、重合之处。但又因为它具有言语运用的本质属性,既不能取代相关联的邻近学科,也不会为所关联的邻近学科所取代。c、d是说修辞原则以及该原则关键所在,e、f是说修辞研究的资源对象,g是说修辞学的主要任务或者说目标对象,h是说修辞学的学科属性以及这门学科是否存在与其他学科合流或改变属性的可能性。
  
  学术研究总会有不同意见,以上观点并非为修辞学界普遍认同,但它相当贴近地反映了陈望道等前辈学者对于修辞和修辞学的基本看法,相当贴近地反映了法国结构主义修辞学以及俄国功能修辞学等国外最具影响力的修辞学流派对于修辞和修辞学的基本看法,也就是说它体现·的是相当正宗的修辞观。
  
  所谓“宽”,是指张先生“视野开阔,探索领域广阔”,善于“综合运用众多相关相邻学科的理论,寻求新的角度,多种侧面、多种层次地开展修辞研究”(胡裕树语)
  
  张先生对于修辞学品性有着深邃的洞察,他注意到这门学科从纵向看属于语言学,从横向看则有着交叉学科的特点,因而高度重视修辞的综合考察。张先生出版过两部文集——《修辞艺术探新》和《修辞论稿》——内收1980-2000年撰写的论文七十六篇。这些文章中大多属于立足语言学立场的跨学科研究。如《修辞中的逻辑问题》《钱钟书对艺术语言的逻辑思考》等反映了逻辑学角度的修辞研究;《根于联想的修辞现象初探》《作家笔下奇异的感知和想象》等反映了心理学角度的修辞研究;而《表达的需要对汉语某些语法规则的形成和发展的影响》《由某些语法结构提供修辞资源论析》等则反映了语法学角度的修辞研究。如果说以上文章体现了跨学科研究的化整为零、全面出击,那么另外一些成果则体现了跨学科研究的集中兵力,重点突破。如,他1994年出版的《修辞理据探索》,是以修辞的“有理”和“无理”即是否符合普通逻辑为人口,专门论析修辞与逻辑的关系;2005年出版的《汉语修辞文化》,是以汉民族传统文化对汉语修辞的影响为人口,专门阐述修辞与文化的关系;而近年来他发表的《修辞现象的认知考察》《语言和言语活动的认知思维理据》和《汉语修辞现象的认知考察》等,则清楚显示如今他又开始转向修辞与认知关系的探索。从认知角度研究修辞不同于从心理角度开展的研究。从认知角度研究,没有认知科学新兴理论的支持难以进行;而从心理角度研究,仅凭传统心理学提供的知识就足以应付。即此可知,张先生目前的跨学科研究不止是在向重点突破的方向转移,同时是在向由表及里的深处推进。
  
  所谓“厚”,是指张炼强先生治学的总体风格为厚积薄发,而非小本钱做大买卖
  
  戴震认为,治学须有淹博之学、识断之力、精审之才,积淀淹博学养乃是第一难关。二十年前张先生给学生做过一次题为《关于学习方法的思考——怎样把书读活》的报告,当时他主要说明“识断”和‘精审”的重要性,只语未提“淹博”。孤立地看似乎张先生并不那么重视淹博,其实不然,读过张先生著述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品无论短长处处闪烁着淹博的光芒。张著何以会给人如此印象?在我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毕业于中国第一名校,兼任过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教员,编著过语法学和修辞学教材,研究过钱钟书学术著作和文学作品,对鲁迅杂文作过全面修辞分析,考察过修辞学与相关相邻学科关系,对修辞学史和修辞史研究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