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正文

试析女性主义在王尔德戏剧作品中的体现

时间:2012-8-1栏目:文学评论论文

试析女性主义在王尔德戏剧作品中的体现
  
  作者/李曼音 李华
  
  奥斯卡·王尔德出生在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那个时期女性在社会上没有地位,不但无权参加政治选举,而且在家中也没有管理财务的权利。出生在中产阶级的年轻女孩子在没有父母的陪伴下不得同男子交谈或接触。1837年通过的一系列法案逐渐使女性得到一些重视,直到1900年,女性虽然仍无选举权,但已经获得前所未有的自由,比如受教育的权利和参加工作的权利。与此同时,女性也逐渐有争取社会地位的意识,不再强调个人牺牲,而更加注重平等和自我价值的实现。19世纪50年代,妇女组织了维权运动“已婚妇女财产法案”,这项运动历经30多年并最终在1882年取得胜利。在这段时间里,妇女还取得了在市政府机构里投票选举的权利和加入校委会的权利。妇女们开始拥有自己的组织,并且逐步迈出家庭,积极参与到各种社会活动中去。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学作品已经较为明显地体现出妇女在思想意识和社会地位上的变化。在王尔德担任《妇女世界》编辑期间,他曾向主编提过这样的建议:“她们应该能够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情感,不止是评论评论时装,《妇女世界》应该作为一个平台,鼓励女性发表对文学的评述以及对社会各个方面的认识。”这表明王尔德早已意识到女性地位这一社会问题,并且观察到在维多利亚时期女性地位的改变。王尔德的喜剧中多是以18世纪末英国的家庭、恋爱、婚姻为主题,而剧中的女性人物在个性、性格方面也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些女性形象似乎都可以被还原为王尔德的家庭成员或朋友,因此栩栩如生。
  
  一、倡导平等、努力追求幸福的新女性
  
  对这类女性的描写主要体现在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和逃脱传统的婚姻观念束缚两大方面。在《理想丈夫》中,MabelChiltem是一位饱含热情、勇气和自信的新女性。她积极追求丰富多彩的生活,从不把自己的幸福和生活的意义寄托在男人身上,在她身上真正体现了女性从“自我束缚”到“自我实现”的转变。她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在ViscountGoring面前,毫不掩饰对其的爱慕之情和对婚姻的渴望。和ViscountGoring订婚后,她更加大胆表白:“全伦敦除了你,大家都知道我有多爱你。”王尔德通过一种诙谐的人物刻画方式,诠释了爱与宽容的道理,比如在婚后,她还能做到勇敢地包容丈夫所犯下的错误。因此MabelChiltern无疑是王尔德笔下勇于追求自己幸福的新女性代表。除此之外,王尔德还生动地刻画了一系列的新女性形象,比如公爵夫人Padua,她也是一名不受常规束缚、勇于追求爱情和婚姻的女性。在《潘杜瓦公爵夫人》中,她与身份低她一等的年轻男子Guido相爱。然而Guido身负复仇使命,虽然对公爵夫人心生爱慕却不敢表达,最终公爵夫人在绝望中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并与心上人一起坦然地面对死亡。可以说,在这部剧中,公爵夫人是为爱而死的;可以说,她为追求真爱而不惜放弃拥有的一切。
  
  在《无足轻重的女人》中,RachelArbuthnot是剧中集自信与自爱为一身,同时又兼具惊人美貌的一名女性角色,虽然她的“污点”使她不能被社会舆论所接受,但是当得知George.Harford(I。xdni-ingworth)不能娶她为妻时,她勇敢拒绝了George母亲给她的赡养费,因为在她看来,爱情应是纯粹的,与金钱毫无关系。在金钱面前,她选择了尊严。王尔德笔下的这个人物之所以有吸引力,是因为她与当时的时代格格不入,当她又一次拒绝George.Harford给儿子提供的工作机会时,这种尊严不仅赢得了儿子的尊敬,也令儿子的爱人Hester对她刮目相看。非但如此,在她看来,幸福生活不应当依靠男人,而且幸福同婚姻并无关联。于是当Ceorge想与她重修旧好时,她冷静地拒绝了他,甚至还给了他一记耳光,一如当年这个男人形容她“无足轻重”一样,她对儿子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无足轻重”的!在这部剧中,王尔德谴责了男性至上主义,抗议了男女不平等的社会现象,女权主义思想被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二、敢于向男性权利挑战的新女性
  
  到19世纪中期,英国已经涌现出一些女性作家,通过分析她们的作品,我们不难发现英国女性的社会地位正在发生改变,同时女性的群体意识也正在觉醒。然而,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男权的社会体系根深蒂固,妇女除了扮演女儿、妻子、母亲的角色之外,似乎没有权利去参与政治或其他社会事务,因此要想在男性社会中获得一席之地,首先要争取自己的基本权益。争取女权的“运动”必然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挫折,但英国的女权主义者一直坚持着这份神圣的使命,通过不懈努力逐渐消除男女差别。上文中提到的《无足轻重的女人》中有一位女性角色Hester,这位小姐向来直言不讳地抨击英国社会的不平等:“同样是法律,对男人一套,对女人是另一套,这样做对女性是不公平的!”她的女权主义思想还体现在她大胆斥责试图挑逗她的LordIll-ingworth,并坚定地站在Mrs.Arbuthnot-边以维护女性的尊严。
  
  同样在《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中,温德米尔夫人发现丈夫背叛了她,所以离家出走,她也这样斥责说:“我听说男人都是如此残忍、可恶!其实男人全是懦夫!他们干了坏事,却没胆量承认和面对!”文学作品是为了反映社会现实。王尔德塑造这样的女性形象,也是为了谴责社会不平等和维护女性的尊严,《无足轻重的女人》中的Mrs.Arbuthnot一把夺过Illingworth的手套,在那个臭男人张口骂人之前朝他脸上扔了过去,并形容他为一个“无足轻重的男人”。这无疑是这部剧中最令观众情绪激昂的一幕。这部剧的创作正值欧洲工业革命初期,有知识、有教养的女性逐渐赢得了一些社会地位,“新女性”的出现使得维多利亚时期的男性统治地位开始动摇,女性的独立、果敢和智慧也使得她们冲破传统观念束缚并为自由和平等权利而战。
  
  王尔德作品中的许多女性都闪耀着女权主义的光芒,她们也是新女性形象的代表。Chiltern作为一个典型的女权主义者,一直在争取女性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地位平等,甚至挑战男性的地位。当她结婚时,她制定了一套“女性道德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