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世界文学论文 >> 正文

对《十日谈》中女性形象的深层解读

时间:2012-8-3栏目:世界文学论文

对《十日谈》中女性形象的深层解读
  
  作者/蒋智敏
  
  薄伽丘在《十日谈》中描绘了非常多的女性形象,这些女性形象的审美韵味在中世纪文学长廊乃至西方文学史中都无与伦比。《十日谈》中的女性形象大都年轻、美丽,纯洁且富有独立反抗精神和栩栩如生的鲜明个性。读者在品读这部文学著作时,都能体会到当中那种清新醉人的情感。而中世纪晚期复杂的审美取向和社会风气以及作者既同情女性但又无意识地受制于当时男权主义思想的束缚的观念,使得文中女性的形象似乎与这个世界的平等作出了抗争,而更显得具有深层的文化内涵。从女性形象和中世纪文化语境的互文性进入《十日谈》,毫无疑问可以深层次地解析这部在西方文学史上产生重大影响的伟大著作,也提供了一个崭新的研究视解。
  
  薄伽丘的《十日谈》塑造了众多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作者在给读者讲述一个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的同时,也让读者不禁为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扼腕叹息,深切地同情处在男权思想严重时代的她们。薄伽丘多次强调他的故事其实都是为了当中的女性作铺垫的,因此曾有历史名人说过,这本书是献给美丽的女郎们的,而不是为那些男人们写的。在书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多情、善感的妇女其实是最需要他人的宽慰的,命运给予她们的是一场场无情的风雨,但是也不乏风雨之后的彩虹。作者承认,为了给害相思的女士们一点安慰和一些指引,他才决心写了这么一本书,其实目标都很简单,为的就是生活中的琐事,像在文中妇女手中的针线、卷线杆和纺车,但是这些小东西又不能完全满足天下的一切妇女,因为她们也有她们的梦想。在《十日谈》近100多篇的故事中,涉及到女性和爱情的就多达73篇,而且每一篇都情满意真,很多女性的情感描写与心理描写都入木三分。在这些故事中同时也缩影出了女性在父亲、情人和丈夫的统治下即男权主义的统治下受到了身与心两方面的打击与煎熬。因此,我们将从小说中女性的话语权、人性人物形象等方面阐述《十日谈》中的女性主义色彩,并进行深层次的解读。
  
  一、塑造了大胆、全面、全新的女性形象
  
  我们在《十日谈》中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类型、不同阶层的女性形象,她们或妖娆、或睿智、或像天使般善良纯洁;她们有的是下层的农妇,有的是上流社会的贵妇甚至是公主,还有形态各异的修女,而且每一个女性角色都有着鲜明的个性,有着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她们有的甘愿为了爱人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有的为了维护自己的婚姻而忍气吞声。当然,《十日谈》中有个别故事中的女性形象是负面的,她们为了贪图眼前的利益,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出卖自已的灵魂。同时,也写了生活在都市,情感空虚;为了获得一定的满足而寻找刺激的年轻妇女。当然,在创作中还出现了另一类的女性角色——女仆,她们是女主人的陪衬,对于推动她们的爱情生活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由于这种复杂的角色描写,可以说,《十日谈》就是一部女性大合唱,每个人承担了自己的角色特征。《十日谈》几乎反映了文艺复兴时期所有女性的生存状况,这也说明薄伽丘对女性主义的思考是很全面的,具有很深的现实意义。
  
  而也正如女性文学研究者所指出的那样,女性形象具有“罗丝”与“李莉”两种类型,而在中文中,罗丝与玫瑰的发音是相同的,因此可以判断出罗丝之类的女性都具有浪漫情怀、追求刺激但是又有独立反抗的精神;而李莉,就像是风中的一只百合花,既高贵恬静又脆弱无助,甘愿为了爱情无私奉献。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女性形象是极具代表性的,生活中的绝大部分女性可以用这两种类型来加以概括。《十日谈》中的女性当然也会存在着这两种女性形象的代表或者变体,书中也有描写。
  
  法兰西国王听闻蒙费拉特侯爵夫人美丽优雅,对其心生邪念,但是夫人非常智慧巧妙地打消了国王对她的念头。法兰西国王打量了夫人一番,只觉得她本人比他听到的其他人的描写更加动人,不自觉地在心中浮起了一个更加优雅的形象。接着夫人把一道道美食摆在国王面前,可是令人疑惑的是,尽管菜肴烹饪的手法不同,看上去色香味俱全,可是仔细一看,都是一味母鸡而已。国王不禁问夫人:“夫人,难道这里全是母鸡,公鸡一只也没有吗?”夫人回答道:“可不是,陛下。不过这里的女人,就算在穿着打扮上与其他女人不同,但是她们和其他的女人也并没有什么两样。”夫人的这番话让国王羞愧不已,顿然明白夫人此次招待他的用意。蒙费拉特侯爵夫人面对国王时不卑不亢的精神正是罗丝本色的真正写照。
  
  还有一个故事场景是这样描写的:一位学者一厢情愿地爱上了一个寡妇,寡妇戏弄他,让他在雪地里等了一夜。薄伽丘在书中将这位少妇和她的侍女使用巧计折磨学者的情节描写得栩栩如生,在戏弄学者的计谋得逞时少妇那狡猾自得的神气模样跃然纸上,就像那带刺的玫瑰花(Rose)。
  
  如果说上面的两个故事表现的是罗丝(Rose)的个性特点,那么下面的两个故事则体现了李莉(Lily)鲜明的个性特征。
  
  苏丹的公主出嫁,在嫁往苏丹的途中遭遇了风暴的袭击,公主从此流落到民间,在异国他乡漂泊了四年。这期间,贵为公主的她先后落人九个男人的魔爪,被他们争来抢去地转手,虽然最终还是回国完了婚,但是在这九个男人手中,她被当做商品一样转手倒卖,她身为公主,隐忍被动地等待命运的转机,如同一只带露水的百合花任凭风吹雨打。
  
  莉沙贝达的情人被她哥哥杀死了,在梦中,她见到她的情人形象枯槁,指出了他被埋葬的地方。她私底下去挖掘出了情人的尸体,把头颅悄悄地埋在了花盆里,终日守着那盆花以泪洗面。哥哥知道她为情人伤心欲绝便将那盆花夺走了,莉沙贝达最终因悲伤过度而殒命。莉沙贝达悲惨的命运、凄凉的形象正是Lily的典型表现。
  
  与早期的文人创作的女性形象相比,薄伽丘《十日谈》中的女性形象具有丰满生动、性格随着故事情节发展而逐渐变化的审美特质,她们起初可能比较脆弱,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她们变得日益坚强、果敢。例如,出身良好的纪洛拉莫爱上了穷人的女儿,但是遭到了家庭的反对。迫于母命,纪洛拉莫不得不前往巴黎,然而,当他归来时,自己朝思暮想的情人却早已嫁为人妇。纪洛拉莫伤心欲绝,闯进女孩家,死在了她的身边。女孩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