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正文

浅析理性小说《傅科摆》用“神秘主义符指论”揭示的历史观

时间:2012-9-27栏目:文学评论论文

浅析理性小说《傅科摆》用“神秘主义符指论”揭示的历史观

  作者/马 莉

  安伯托·埃科的《傅科摆》作为史学小说代表,用了多种实验性的手法,通过对所描写的事件进行符号化水平上的处理,展现了文本和历史被解构的过程,并巧妙地运用构架和构架断裂来显示后现代矛盾,借此将历史的呈现力问题摆在读者面前。

  一、《傅科摆》中“神秘主义符指论”的由来

  西方神秘主义传统的理论学说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中有关赫耳墨斯的传说。到了20世纪,众多以科学为旗号的学者们都试图从文本符号和神秘主义符指论来着手驱逐神秘学说。其中意大利作家安伯托·埃科是个把逻辑学、心理学、历史学和数字学、宗教学都融合进小说的大家,《傅科摆》就是他的集中代表作品。小说再现了埃科以荒诞小说的情节展现人物内心矛盾和后现代人的思想迷茫状态,用那些所谓的“神秘主义符号”来展开对历史、空间、人生和时间的理性的思考。在这部小说中,埃科编织了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使得人物情节富有神秘感,制造一团迷雾之后再当众拆开,阐释了“秘密就是没有秘密”这个事实,祛魅必须先为诠释设限。正是他的这种写作成为后现代神秘主义病症的一剂解药。

  《傅科摆》带我们走进的是天主教堂和博物馆的世界,在那里,隐藏着中世纪十七天主教会“圣堂武士团”的众多秘密。故事讲述了学识渊博的主人公卡素朋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一个被隐藏在种种语言中的神秘符号,在符号的拼解下发现了“重大”的秘密——原来历史上众多精英高层,都来自同一个兄弟会“圣堂武士团”。武士团的成员们不断地追求造物主的真理,坚持唯心主义,但却由于诸多无奈,被迫流亡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他们手中所掌握的秘密也因此而分散开了。但是每隔120个年头,这些分散的“武士”们就要聚首一次,交流拼合这些年搜集到的和所掌握的有关“秘密”的信息,从而来获得悟出“道”——上帝的真理,一种核武器也无法比拟的能量,足以改变既有的世界和人类的前途。有另一些各怀目的的人也在搜寻这个秘密,在追求这个“真理”的过程中,主人公贝尔勃自称被迫杀而神秘地失踪,迪欧塔列弗也因精神分裂最终导致死亡。当所谓的“秘密”信息落到卡素朋手中时,他开始寝食难安,终日不宁。最后,他的女朋友看见了“秘密”,在女朋友以“正常人”的眼光解读后发现,这些残片只是一份再普通不过的送货单子。

  埃科通过《傅科摆》为我们呈现了两重世界:一为“真实”的世界,被我们深信且熟知;二为“虚诞”的历史世界,它是一个可能基于偶尔或者巧合、穿插编织而成的似有似无的理想国度。同时,这两个“真实”和“虚诞”的世界也在不断地进行着各种综合性的演进;然而,当它们面对面时,它们所主张的那种“相续性”的神话却因碰撞而粉碎了。正如学者张大春所评价的那样:“埃科为世故而善思的读者制造了一个‘借假疑真’的机会。”

  作者还通过小说告诉读者,我们应当保持着自我清醒的意识和观念去还原那些在过去发生的“原始事件”和未来人们所联想构建出的一个较为真切的“历史事实”。因为“事实”本身就已经被人们赋予了某种意义或概论了,正如小说男主人公卡素朋和他的女友那样,同样是看着“秘密”的残片,却有截然不同的认识。这说明:过去并非一种理所当然的客观存在,可以被其本身中立的表达,而是摆在我们面前必须加以正视的“呈现”课题。这正对应了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的观点:“历史的发展从来都不是连续性的、逻辑森严的,我们不能以任何因果关系来推论它,因为任何的诠释模型都有放逐了或放大了有效了解历史材料的可能性。”

  二、《傅科摆》中如何用“神秘主义符指论”展现与历史的联系性

  埃科乐于在小说中对世界和历史进行符号化水平上的处理,他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记号语言学权威,他为我们研究“诠释与过度诠释”的阐述提供了一条便捷途径。埃科给“神秘主义符指论”的定义符合了其逻辑思维的理性发展,并以此来强调“在一种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艰难地存活了下来的诠释标准”。例如,主人公卡素朋等人由于深受某些历史书籍中对“秘密残片”的过度诠释而制定出“计划”,并把这一“计划”更深地阐述,最后只是南柯一梦。小说给读者传达的观点是:真理是神秘的。然而,那些可见的充满神秘性和象征性的文字符号终究是不能揭示出真理的,因为,它只不过是将所谓的真理移到其他地方去了。例如,在《傅科摆》中,面对那份重大“计划”的残篇,众人表现出相当巨大的想象力。原稿中: “A LA…SAINT JEAN, 36 PCBARRETE DE FAIN,6…ENTIERS AVEC SAIEL……R…s…CBEVALIERS DE PRUINS POUR LA…J. NC.……”的残片文字因为虚无,却成为最令人着迷之处。加上主人公那些貌似很有逻辑的推理和解释,竟然做出了这样的翻译:“相约在圣约翰(之夜),牛车之(后)三十六(年),六个(信息)完整封缄,普罗旺斯的(翻供者)为了复(仇)……”这让人惊叹“原来这是一份失落了的圣堂武士秘密文件!”。这一堆字母被卡素朋认为是“魔鬼祈祷词”后便有了新的意义。然而,主人公的女朋友经过一番解读之后发现,这所谓充满神秘的文件原来只是一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送货单而已。

  在对“神秘主义符指论”的“解密”当中,他告诉我们,两事物间的相似有时只是因其形状、行为或者碰巧同时出现在了某个语境中,其实并没什么不同的意义。在所谓的“神秘主义符指论”的影响下,人们会将一些原本没有联系的具有“相似性”的符号不断加以联想,并不断推导和衍化,试图找到其因果联系和象征意义,最终为自己编织一个满是符号的梦。其实,任何秘密在揭开之后就变得不像原来一样神秘,而很多相似的符号本身就没有什么神秘因果联系,只是人们为了自身生活的期望和幻想而情愿自觉和不自觉地去受其影响罢了。

  在埃科的笔下,这些似是而非的事件、情结、缘故、历史档案和考据材料的组合拼凑,构成了一个历史“惊人的真相”的外表,然而,在一切大白之后,其核心却是子虚乌有的。他也总结出,人们总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幻想和推演,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