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正文

浅析《梵高的坟茔》写作艺术风格

时间:2013-5-19栏目:文学评论论文

  浅析《梵高的坟茔》写作艺术风格
  
  曹长英
  
  摘要:本文阐述了在《梵高的坟茔》里,范曾以愤激、直率的文风,表达了天才寂寞以及对艺术家和他执着地为艺术献身精神的一种敬仰和赞美;同时也分析了形成作者这种文风的原因除了本人的性格外主要是受老庄古典浪漫精神的影响。
  
  关键词:愤激直率写作艺术风格
  
  一般来说作家写文章当然要表达自己的一种思想感情,再一个就是对思想感情表达的基本技法以及他形成的文字风格。那么范曾在《梵高的坟茔》里所表达的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又是怎样的一种文风,我们具体分析一下:一个中国画家旅居在国外——巴黎,去巴黎郊外一个不远的小城,去凭吊世界知名画家梵高的坟茔,作者由此就表达出一种特定的思想情感,归结起来无非一句话——天才寂寞,以及对名画家梵高的一种敬仰,对他这种执着的为艺术献身的精神的一种敬仰,一种赞美。由此感慨,天才的寂寞不为当时世俗所容的这样一种思想情感。这种思想情感严格来说,没有什么新意,也可以说是一种俗套。可是这篇文章在发表的时候,在当年,1999年上了当时的散文排行榜,这个指标至少可以说明,当时这篇散文确实是打动了相当多的读者,何以能如此产生这样的效果呢?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要研究的问题,这就涉及到作者的风格问题,西方有句话说,风格即人,就是说风格的形成与作家个人的个性气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一句话,说白了,什么人写什么文,什么气质风度个性的人就有什么风格文章的产生。这篇文章整体上给我们的风格就是愤激、直率的文风,文笔不算太华美,但是里头有股愤激之气在流淌,也不是太深,尽管他有一些涉及到艺术哲学、艺术理想、艺术世界与世俗世界的对立。
  
  我们知道,一篇文章、一个作家要打动人,可以有几种方式,有的以思想情感的表达来震撼人,打动人。比如说他的思想情感,他的思想表达是特别标新立异的,是前人所未发的;有的就是老道理,可是他用一种特有的写法来打动你,能打动你,这就是一个表达的功夫,风格的功夫,风格动人。而范曾先生,凡是见过他,与他有过交流、交往的或者听过他讲演的,都会有个感受,性情中人,他的文风也是比较天真、直率、真诚、率性而为这么一种风格,这种风格和作者范曾先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种风格形成的原因当然很多,但老庄思想对作者的影响以及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典籍文化有比较精湛的研究都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他的艺术主张是一种以老庄为代表的古典浪漫精神,当然还有其他思想的吸收,但主要是老庄的占了比较大的份量。
  
  事实上我们可以从很多迹象看出,范先生特别受到过老庄思想的影响,比如他有一本很著名的畅销书《庄子显灵记》,他平时写艺术的文章,或者对艺术风尚的某个现象的抨击,或者对某个艺术家口头上的这种臧否都可以看出来,他身上有一种以老庄为代表的古典浪漫精神,严格来说,就是老庄那一套所谓的率性、天真、自然这样一种艺术精神。他曾经在一篇《我的美学提纲》里面有这么一段话,说:“美是什么?他就是造化,就是自在之物,就是亘古不变的,不假言说的自然,正确的审美又是什么?就是回归宇宙本体的和谐、淳朴和童真。”实际上这里是说他的一个美学观,他认为好的美的作品,就是自然,道法自然;自然就是美,也就是老庄的天真、纯朴,保有一颗赤子之心,所谓复归于婴儿。这实际上是一种老庄精神,所以范先生拿这种古典、浪漫精神来树立一个精神境界,也是他艺术里所追求的一种理想的境界,在他那里就形成了一个艺术精神的古典浪漫世界和世俗世界的一个对立。所以,这就是他对世俗世界的艺术人、艺术以及艺术家们进行抨击的时候他所拥有的一种精神资源,实际上就是这个老庄精神。
  
  接下来我们再具体看一下他的一种表达的技法:看全文的时候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他特别喜欢用形容词等修饰词,甚至有时候是用形容词等修饰词的一个叠加,一个铺排,不厌其多,一字排开。举个例子,有这么一段,他说:“他有着崭新的、惊世骇俗的、前所未有的艺术感觉”,你看,“崭新的、惊世骇俗的、前所未有的”,形容词的叠加,铺排;“有着战栗着的、流动着的、闪耀着的绚烂光彩”,又是三个排列在一块;我们着重放在这一句,“这是一幅多么令人心酸、令人恻隐、令人悲痛的情景,又是一种多么令人羡艳、令人神往、令人敬仰的品格”。这种愤激直率的风格就从我们刚才这两段中体现了出来。
  
  王国维说过,艺术有两种境界,一种是“有我之境”,一种是“无我之境”。“有我之境”,是以我观物,所以外物是作者要表达的对象,人和事、人或者物都打上自己主观情感的印记。“无我之境”是以物观物,当然严格来说,还有“我”在,只不过这个“我”节制了,在表达的时候作者有意识地通过一种特有的技法把它压住了。这两种境界当然是两种不同的美的境界,也是两种不同的人,不同个性的作家,他们的境界,他们的精神境界,所以我的感觉就是范曾先生这篇《梵高的坟茔》,如果我们从刚才分析的角度来看,这样一种特别愤激直率的文风,就是一种特定的美,一种独到的美。 (作者单位:吉林工商学院)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