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心得体会 >> 读后感 >> 正文

时间移民读后感

时间:2015/7/26栏目:读后感

  时间移民读后感:科幻、人性、想象力

  科幻讲的是什么?首先是我们现实中所没有的,那是“幻”,然后得符合科学原则,如此才是科幻。所以,写科幻作品很难,既要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又得带着科学的“镣铐”,这便是门技术活了。这方面,工程师出身的刘慈欣便是国内翘楚,一部《三体》似乎无人能及,而他那些零散的短篇的小说也闪烁着别样的魅力,比如这部新出的《时间移民》。

  这本新书其实是有点新瓶装旧酒的感觉,14篇短篇小说中有不少其实是很早就问世了,做为书名的《时间移民》应该是新作,风格一如既往。所有的故事中都有着关于科学的诠释和对现实影响的表现,诸如《坍缩》中对概念的解释、《山》中对于哈勃红移的描述,通过故事的形式让人非常容易理解。而在科幻之外,还有更多从技术层面引申出的想象力——《西洋》中对郑和下西洋后平定欧洲的想象,营造了另一个世界发展的脉络,合情合理;《镜子》中,当计算机可以完全在系统中模拟现实的动态,那么再造一个虚拟的同步世界是不是可能呢?人类未来是不是真的都生活在服务器里,或者是以一种更微小的姿态来存活?这样的想法贯穿了好几个故事,诸如《微纪元》、《时间移民》……大量基于科学趋势的想象力,在文字和故事里流淌,触发的不止是感慨和激动。

  科学只是工具,探索没有尽头,我们拥有的只是我们所触及的极其渺小的一部分,但我们可以遵循着科学的原则进行延伸和拓展,拓展从想象力开始。这方面,科幻小说的作用尤其之大,甚至可以看作是一种文明成长的先锋动力。就像诺兰导演的《盗梦空间》和《星际穿越》,这样的大片背后都拥有的科学精神使得整部电影远不止故事的精彩和表现形式的美好。而在科幻之外,可能更是人性层面的思考——这才是决定科学去向的关键。科技分天启科技和修罗科技,前者让我们愈发美好,后者给我们更多威胁,其本质在乎人性人心。当不再有隐私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应对?改造人类的基因来解决人生存的能力是否可以被接受?为了知道一个答案而献祭自己的生命是否值得?当所有的知识都不再需要学习,可以通过技术植入的时候我们还能干些什么?一个个问题其实都在叩问人性。科学很多时候是冰冷甚至残酷的,就看我们怎么应对。在这个方面,大刘显得非常务实,丰富的想象力都有着陆的痕迹——印象最深的是《朝闻道》中那些走上真理祭坛的科学家,最后一位是史蒂芬霍金,他用一个问题“宇宙的目的是什么?”难住了拥有更高文明的排险者,而这句话后来又演化成了一个现实问题:人生的目的是什么?那些无解的问题恐怕更有意义,所以才需要去探索和努力。答案往往是终点和局限,很多时候我们拥有的会困住我们,这便是科幻的意义所在了——跳出那些困境、跳出那些答案,继续向前推演……

  我们将走向那里?谁都不知道,但如果回归人性和内心,纵然没有答案,至少也多些力量。大刘的小说了,这样的表现形式很多,诸如在《吞食者》中,叫做大牙的外星侵略者一开始和人类说的是:“有很多的事要谈,但不要再从道德的角度谈了,在宇宙中,那东西没意义。”而到了结尾,大牙却说:“我们终于又开始谈道德了。”经历了战争与对抗,经历了碰撞和摩擦,最后可能还得回到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诸如哲学层面,这是科幻可以引发的思考。对于结局,我们不能预见,却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进行预判,这种方式中需要科学的理性,更需要人性中那似乎是不可控的感性。

  翻完大刘的这本小说,就像经历了一次时间移民,从过去到现在,从当下到未来,想象力带着科学的翅膀,就有了飞翔的理由。这是启发,是人类进步的密钥,我们这些读者不过是跟着这样的规律前行者而已,在文字中学会思考,既关乎理性,又关乎人性。结合了这两者,才能觉察出未来时代的曙光。

  名人推荐:

  任何时代都需要面壁者,用他们的理性找到人类前行的密钥,用他们的冷静推动数学规律的进一步普及。科幻界有刘慈欣这样的面壁者是中国人的幸运,歌者最后的叹息也会让爬虫思考:我们将走向哪里?

  ——《南方都市报》罗金海

  这激情不仅体现在他建构宏大场景的行为上,也体现在他笔下人物的命运抉择中。那些被宏大世界反衬得孤独而弱小的生命的这种抉择从另一个角度给人震撼!

  ——《科幻世界》姚海军

  刘慈欣近乎完美地把中国5000年历史与宇宙150亿年现实融合在了一起。挑战令一代代人困惑的道德律令与自然法则冲突互存的极限。

  ——科幻作家韩松

  舒展Sunny曰:因为女儿喜欢阅读科幻小说,以致自己也迷上了科幻。刘慈欣是谁?最近两年有个叫刘慈欣的人突然火起来了,火到媒体曝光率不亚于明星。

  他是个专业工程师,业余作家,写了二十多年科幻小说。因为不算太老,也不年轻,读者和圈内人叫他大刘。

  白天上班、晚上写小说,然后得奖,循环往复。即便在科幻圈里渐渐名声大噪,即便他写出了中国科幻的巅峰之作《三体》,在这套书出版的前两年他依旧在大众读者中寂寂无闻。

  突然他火了,《三体》要拍电影了,英文版也在美国上市了。报纸、电台、电视台纷纷为他做节目、做专访;新浪、搜狐、腾讯等大型门户网站也参预进来;同时国内相关科幻组织、机构以及相关颁奖现场,也在找作者出镜,做演讲,做活动——一时间,有关刘慈欣的新闻铺天盖地,给人一种中国科幻文学的春天眼看就要来临的感觉!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