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心得体会 >> 读后感 >> 正文

读《民主的限制》有感2000字

时间:2018/7/11栏目:读后感

  读《民主的限制》有感2000字

  原创: 荆楚野夫

  源起

  我不是搞社会学或政治学的,对社会政治方面的东西可谓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但最近看了赵鼎新所著的《民主的限制》,对这方面有了一定的认知,也对社会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赵鼎新早年是学昆虫生态学的(1990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麦克唐纳学院获得昆虫生态学博士学位),后来转攻社会学(1995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社会学系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专注于政治与社会运动。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转变呢?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的生命完全是由政治决定的,不可能对政治不感兴趣",对于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人来说都是如此,"最后促使我转型的是在1989年。我当时觉得,中国社会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走所谓的‘良性循环’,但一次次地都错过了,我非常伤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带着一种鲁迅的情怀,放弃生物学转到社会学,来救助国人。"

  我也有类似的情怀。还记得在2010年国庆,度假中的我从澳洲打长途给好友李凤亮(深圳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导),向他阐述了我心中的困惑、纠结和苦恼——对于像我这样学经济、学管理、从事金融工作的人来说,生活的意义究竟在哪儿?追求的理想和奋斗的目标是什么?人生的价值是什么?难道就仅仅是个人吃饱喝足吗?除了金钱就没有别的了吗?当时我还跟李校长开玩笑说,"像我们这些搞金融的人浑身充满了‘铜臭味’,整天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在那儿算计,钻进了孔方兄的‘钱眼’里,没什么意思,不如去读你那文艺学,搞点附庸风雅,来点风花雪月的东西。"当时我的"文学梦"被李校长给掐灭了,将我从梦中重新拉回到了现实。

  读完此书,我就开始构思一篇《宪政、革命、民主与社会运动》(迄今未完成)的文章,主要是想从两条线索来总结思考和分析社会问题。

  一、从历史轨迹看

  从历史发展轨迹这个时间纵轴来看,为什么中国从光绪帝开始,至今仍然没有走上西方社会所认同的民主呢?1898年开始的宪政尝试由于受到慈禧太后等清朝皇族保守势力的干扰而夭折,最终被"破坏性更大"的流血革命所取代。但革命所标榜的先是"自由、平等、博爱",后是"共产主义大同幸福理想社会",它们终究被现实社会实践所证伪,从而导致中国当今主流价值观的缺失。政治精英与知识精英难以建构一致的社会价值体系,另加媒体精英也难以在缺失的主流价值观指导下发挥社会"稳定器"的作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起到同情支持乃至推波助澜的作用,导致目前的中国群体性事件增加,社会运动呈现此起彼伏、频发高发的态势。

  赵鼎新说:"我认为,决定当前中国时代性思维方式的最主要特征就是社会共识的缺乏,而这种共识的缺乏主要基于以下四个原因。第一,(此处省略36个字)因此,国家不得不把其合法性主要建立在‘绩效’上,并失去了建构一个主流价值观的能力。第二,中国古代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是儒学。但是,儒学赖以生存的制度性基础,如科举制、宗法制和宗族制,都已经被革命洪流彻底摧毁……,因此,宗教也不能为社会提供主流价值观。第三,中国当代中学和大学人文教育方面方向不明……,因此也很难为构建主流价值观做出贡献。简而言之,当前中国的大学就其本质来说只不过是学习和模仿当代西方技术的技校而已。第四,当前中国的主流媒体在若干重要领域的报道得不到国民的尊重,他们因此也不能在这些领域为主流价值观的建构做出贡献。"

  二、从东西方融合趋同看

  从东西方融合趋同的空间横轴来看,很多概念在我们脑袋里是含混不清的,即使是所谓的知识精英过去也未必给普通民众正确的指引,反而可能是灌输了错误的理念。比如民主。

  在国内,存在很多的误解或认识误区,以为"民主"就能"包治百病",一旦"民主",就"万事大吉",将"平等、自由、法治、博爱、善治、自治、经济发展、和平、所有公民参与决策等都一股脑地强加给民主,"让民主来承担它所特有的社会功能,把它不能承担的功能交给其他制度来承担。(www.fwsir.com)一个较为可行的制度不会是一个泛民主的制度,而是一个以民主为主导的混合制度。"民主的功能是什么呢?"民主体制比其他任何政治体制都能够更好地解决国家的合法性以及统治者内部权力制衡这两个关键问题。"但是,"以竞争性选举为核心的现代民主有很多局限".归纳起来有:选举的可操作性和选举结果的非理性、民主对原有社会结构的强化、民主社会的媚俗性、忠诚反对和稳定民主的困难性。"必须说明,一个有生命力的国家,必须是一个能够自觉运用多种制度来取得执政绩效的国家,一个能够在遇到问题后有能力改变制度设置的国家,一个能够运用选举民主作为政府执政合法性基础而又不迷信民主的国家。"

  除此以外,如何构建"忠诚反对"的国家—社会关系?如何提高国家制度化社会运动的能力?如何从变迁、结构、话语等三要素上来理解和把握社会运动的本质并将其纳入法制化的正轨?如何避免"人肉搜索"式的"多数暴政"?如何建构核心价值观?如何重建当代中国时代性思维方式?比如不相信主流媒体而相信网络媒体的谣言,不相信政府而相信少数所谓的"精英"、"公知"和大V.细细读来,大家都能从书中找到答案或得到某种启示。

  本书见证了我对社会学政治学感兴趣的肇始,是我在这方面的启蒙读物,也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知识宝库的大门。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