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马哲论文 >> 正文

与时俱进的马克思哲学

时间:2007-5-27栏目:马哲论文

,并且要反映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对 活动主体的要求且积极实现这种要求。从1845年之后,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和《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都立足于现实 的人和人的现实,并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方法,来研究人的实际生活过程和发展过 程,来揭示人的思想观念产生的社会历史根源,来分析人们的社会物质生活过程决定人 们的精神生活过程的内在机理。

  这里的与时俱进,主要体现为一种自我清算、自我批判、自我超越和自我完善,也就 是自己清算、批判、超越自己以前片面、错误、不合时宜的想法、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 ,以达到自我完善。

  3.根本原理:由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论到“反作用论”、“ 合力论”和“相对独立性论”

  马克思在哲学上的一个最大贡献,就是创立了唯物史观。然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 由于时代特点不同和革命任务不同,马克思阐述唯物史观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这也体 现了马克思哲学的与时俱进的品质。

  在19世纪80年代以前,马克思着重强调的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生产方式、社会 物质生活以及经济因素对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作用,相对比较“唯物”。马克思主义产 生以前,在社会历史领域占统治地位的是唯心史观,创立唯物史观的任务就落到了马克 思的肩上。要创立唯物史观,首先必须揭露唯心史观的实质要害及其理论局限,清除唯 心史观在社会历史领域的消极影响。在马克思看来,唯心史观的最大缺陷就是没有揭示 和发现社会历史发展“动因背后的更深层的物质动因”,没有揭示和发展推动社会历史 发展的最终的、根本的决定因素和力量。针对这种情况,马克思力图深入到社会历史内 部,寻求和揭示“动因背后的动因”,揭示决定社会历史发展的最终的和根本的力量, 最终马克思发现: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 程,经济因素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具有最终的决定力量。由于这一发现,马克思更强 调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作用。在批判黑格尔唯心主义法哲学 的过程中,马克思取得的初步理论成果是认识到市民社会决定国家,而市民社会就是物 质的生活关系;在批判鲍威尔唯心史观的过程中,马克思强调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 基本原理;在批判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历史唯心主义过程中,马克思强调物质生产和物 质生活条件以及经济因素对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作用;在批判施蒂纳唯 心史观的过程中 ,马克思强调要注重人所处的物质生活世界对现实的个人的影响。

  但在19世纪80年代以后,马克思则坚持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 定作用的同时,着重强调“反作用论”、“合力论”和“相对独立性论”,相对比较“ 辩证”。19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以后,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特 别注重运用国家机器的手段对无产阶级革命进行镇压,对此,马克思主义与机会主义斗 争的焦点,就是如何看待上层建筑、尤其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和国家机器的作用 ;与之相应,资产阶级思想家也从理论上攻击唯物史观,其手段首先是把唯物史观庸俗 化,将其歪曲成机械决定论和历史宿命论,认为唯物史观只承认经济因素的决定作用, 否认上层建筑的积极作用,然后再指责其片面性。这在社会上以及德国党内造成了恶劣 影响。为澄清事实的本来面目,反驳一些人对唯物史观的误解和歪曲,消除资产阶级思 想家在理论上造成的混乱和不良影响,指引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马 克思根据时代的变化和现实理论斗争的需要,与恩格斯一起,强调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 的反作用、社会意识的相对独立性和历史发展的合力推动等历史辩证法的思想。马克思 《资本论》关于工作日的那一篇,明确强调立法所具有的重大作用,而立法就是一种政 治行动。《资本论》关于资产阶级的历史的那一篇,马克思鲜明地强调政治权力的作用 。马克思之所以强调要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专政而斗争,就是因为看到了政治权力对经济 的重要作用。马克思甚至认为,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

  4.思维方式:由单线论到多线论
1846年马克思所创立的唯物史观,基本上坚持的是社会形态发展和历史道路的单线论 。他认为,包括俄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已经被卷入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它们只能走发展 资本主义制度的道路,并且只有在发达文明国家无产阶级革命成功的基础上,才能获得 解放。按照五大社会形态依次演变的单线社会形态发展理论,落后国家和民族只能在资 本主义条件下发展人类解放所需要的物质财富条件。也就是说,欧洲资本主义形成、发 展和灭亡的道路是惟一的历史发展的普遍道路。这一观点的理论基础,是认为生产力是 衡量社会历史发展的惟一尺度,生产力的发展是连续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结合 方式是直接决定的,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顺序是必然的,而资本主义开创了世界历史, 整个世界已纳入了资本主义体系,资本主义对世界的影响是普遍的。

  这种观点的积极意义在于强调了物质生产是人的发展的必要条件,社会发展的必然趋 势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进而实现人的解放和全面发展。然而,这种观点在新的现实面 前逐渐显示其历史局限性:它只看到了生产力发展的连续性、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 结合方式的直接性以及社会经济形态发展的必然性,没有认识到生产力发展具有多种可 能的形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结合方式的多样性以及人的能动的历史选择性;它 主要用生产力标准来衡量社会历史发展,忽视了社会历史发展的人的尺度。19世纪70年 代以后,马克思通过对原始社会、俄国农村公社、亚细亚生产方式和古代日耳曼社会以 及人类学笔记的研究,逐渐认识到,应从生产力尺度和人的尺度的统一来看待社会历史 的发展,生产力的历史发展具有多种形式,它还可以通过交往和借鉴的方式得到突破式 的积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并不总是一种直接决定的关系,它们既可以直接结合,也可 以间接结合,还可以实行跨越式结合,后者可以推动社会形态跳跃式地发展。因此,社 会形态发展存在着多线道路,不能把对西欧资本主义历史起源的概述当作一般的发展道 路,让一切民族都必须遵循这种一般发展模式;俄国革命可以跳跃卡夫丁峡谷,走自己 独特的发展道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发展物质生产的方式不一定采用资本主义形式 ,也不能完全卷入资本主义,非资本主义世界具有特殊的内在条件和外部环境。这种多 线论的思想实质,既是坚决地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对人的统治,倡导人的能动精神,实现 人的全面发展,又是寻求东方社会特殊的发展道路。

  由单线论到多线论,体现了马克思哲学在社会形态和社会历史发展道路问题上的与时 俱进。

  5.历史视野:由西欧社会到东方社会和前资本主义社会

  马克思在创立唯物史观阶段,其研究和理论的视野主要是西欧社会,或者说主要是以 西欧社会为背景而建立唯物史观的。之后,马克思运用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和方法,来 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方式以及社会发展的规律,最后预言:“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 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 本主义的丧钟就要敲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然而,19世纪70年代以后,欧洲资 本主义不仅没有敲响丧钟,反而经受住了经济危机的考验,呈现出增长的势头,具有很 大的扩展能力,危机被新的发展代替了;与此同时,欧洲无产阶级运动内部出现了分化 ,革命运动走入低潮;而当欧洲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处于低潮之时,东方俄国却正在酝酿 新的革命形势。

  这种巨大的历史反差,迫使马克思去反思他所创立的唯物史观。为此,马克思力图研究 的视野,着手从历史的时间的角度去研究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原始社会,从空间上去研 究东方社会的历史,以此来检验、修正、补充、丰富和完善唯物史观。首先是受人类学 研究和摩尔根对古代社会研究的成果的影响,对原始社会进行研究。19世纪后期,人类 学取得了重要进展,人们对原始社会的组织结构及其历史发展的特点有了科学的认识, 也对社会历史的基础、发展途径和社会生产的特点有了全新的说明。马克思吸取了人类 学研究的科学成果,并通过对原始社会的进一步研究,明确提出以下四种观点:(1)支配 社会历史发展的双重法则。生产社会受生产劳动法则支配,而原始社会演变的支配法则 不是建立在人的劳动之上的,它具有独立的演变基础,即是以自然选择和以人为目的的 劳动为基础,社会历史发展受血缘关系支配,因而社会基本矛盾原理只适用于生产社会 ,并不完全适用于原始社会;(2)劳动的双重性质。在生产社会,人的劳动受交换支配, 以生产交换价值为目的,而在原始社会,人的劳动是受血缘共同体和血缘关系支配、以 共同体和人自身的发展为目的的;(3)交往发展的辩证性。交往具有历史的独立性和非独 立性,在原始社会,交往决定着劳动,劳动的性质是受交往关系决定的;但在资本主义 社会,交往又受劳动决定;只有在自由人联合的基础上才能占有和支配社会生产力的成 果,这时,交往才能成为个人全面发展的财富和根本力量。因而,交往经历了以血缘共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