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梅洛一庞蒂名相的肉身——从我能的身体到一体的肉身

时间:2012-7-30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梅洛一庞蒂名相的肉身——从我能的身体到一体的肉身
  
  【摘要】梅洛一庞蒂后期以早期“我能”的身体思想为基础提出了肉身的概念。“我能”的身体使身体与外在空间构成了一个实践体系,把世界的结构同化为身体内含的实存结构,使世界成为具身的存在。身体之所以能够包含世界,是因为身体与世界是同质的,都是由“肉身”做成。梅洛一庞蒂以一体的肉身意欲解释此之在如何而在。然而,梅洛一庞蒂的现象学存在论的肉身哲学却无法回答在此之在如何而在,以及由肉身何以可以说明“我”之“世界之在”等问题。
  
  【关键词】我能的身体;肉身;可逆性;一体性
  
  中图分类号:B1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7660(2012)03-0084-08
  
  梅洛-庞蒂在晚期著作《可见的与不可见的》之中提出了“肉身”(theflesh)的概念,以“世界的肉身——身体的肉身——存在”①作为其“肉身的哲学”②的叶脉支撑了他的存在论这一片叶。然而,梅洛.庞蒂为什么要提出“肉身”这个概念?“肉身”在其哲学理论中又具有什么样的意义?他的肉身哲学确如学界普遍认为的那样,在迈向新的“本体论”?如果是,又该怎样理解这新的“本体论”?这种种疑难似乎已经构成了梅洛一庞蒂整个哲学思想中最令人困惑的问题。为回答这些问题,我们仍然要回望他的早期哲学。统观梅洛-庞蒂哲学思脉的发展,我们不难认识到其后期思想并不是与其早期思想的断裂,而是对它的承续与提升。对以上问题的梳理构成了本文的写作目的。本文以梅洛一庞蒂的“活的身体”(thelivedbody)或“我能”的身体为切入点——正是这一“活的身体”使世界显现为它的拓扑变形——揭示孕育在“活的身体”中的经验的原初性和存存的胚胎性,并通过揭橥身体之肉身的意义,来解释世界何以如此存在。
  
  一、我能的身体
  
  笛卡尔从知识论的立场出发,把心树为“思”之能的绝对地位,而把身体贬黜为没有认知能力的机械客体。正像笛卡尔的断言:“这个肉体是处于其他很多物体之间的”,③并且如同“是由骨骼、神经、筋肉、血管、血肉、血液和皮肤组成的一架机器一样”。④笛卡尔的机械身的观点深刻地影响了后世思想,它使人们完全忽略了身体自身的体验以及身体体验意义的重要性。,比如,医学领域中发现幻肢痛现象:因受伤而截肢的患者,当刺激应用在肢干而不是截肢面,患者在身体体验中感到仍然拥有那已被截去的肢体;在战场上受伤截肢的患者仍然能在幻肢处感到炸去那支胳膊的炮弹片。“如果依赖于生理条件并因此是第三者原因的结果,那么幻肢在另一个情境下何以能够在个人的历史之外唤起记忆、情绪或意志,这并不清楚”。①实在论的生理学无法就上述现象给出合理的解释,转而寻助心理学的“拒绝残缺”这一主观性态度作解。然而,如果切断残肢与大脑的神经通路,幻肢感则会消失。这说明幻肢现象仍然有它的生理学条件。因此,把身体视为生理学上的科学研究对象或视为对象的物体都不是对身体的本义的解释。在幻肢病例中,定位于作为物体的身体与作为意识对象的身体的二分法,在生理学与心理学的非此即彼的可选择性解释中,没有哪一个能做完全合理的说明。所以,幻肢既不是机械、客观的身体的结果,也不是我思的精神性的观念。因此,问题就在于,要了解精神的决定性因素与生理条件是怎样齿合、相互作用的。换言之,如果作为物体的身体是自在,而关于对象身体的意识是自为,那么,问题就是自在与自为是怎样被“整合在一个共同的第三项之中”。②所以,为了理解幻肢这样的二元性现象,我们就必须打破生理与心理、主观和客观或说自在与自为的对立的二元思维框架。
  
  二元对立思维忽视了主体是以身体“在世界中存在”的,忽视了身体是主体与环境交织的媒介。梅洛一庞蒂强调,对象性的经验活动必须通过身体的“一种内在制约性[来进行]。它更潜在地决定了反射与知觉所能指向的对象,决定了我们行动的可能性以及生命存在的范围”。③自然,这种内在制约性并不是构成身体的那些可见的物质器官,而是经由身体的物质器官体现的积淀的经验,是身体与世界交织、由身体认同的实效意义与开放性。身体的这种内在“实存”使身体不是物体,而是具有认知能力的“活的身体”,是“即便残肢或残疾却仍然朝向世界”的“我能”的身体。④因此,“拒绝机能不全仅仅是面向世界的我们的内在性的背面,一个内隐的否定,即当我们面对任务,兴趣,处境,熟悉的地平线时,拥有一个幻胳膊就是想一如既往地进行胳膊所能操作的一切活动,就是还想保留伤残之前一直拥有的实践领域”。⑤为了更好地揭示被传统的观点密封的身体的神奇能力和身体自身的系统,梅洛-庞蒂从一个精神性盲患者在运动类型上表现出来的运用身体的态度,把我们带入到对身体以及它的空间性的认识并揭示了思之能的身体。
  
  精神性盲患者施奈德在战场上被炮弹片损伤了大脑的枕叶。这位患者不能根据指令完成与实际处境无关的抽象运动,比如,不能分辨身体上的受触各点或指出自己的鼻子,但却能迅速用手抓搔身体上蚊虫叮咬之处,也能做出用手帕擦自己的鼻子等具体运动。具体运动是指向自己的身体、向心的运动;而抽象运动则是在身体与外在的空间之间建立一个“实践体系”。⑥向心的具体运动与离心的抽象运动区别性地标出了身体自身的空间性。身体的空间构成日常生活中的具体行为和“习惯性行为的基质”,以致患者能流畅地完成生活情境中的行动,诸如掏出火柴点亮灯,制作钱夹。梅洛.庞蒂认为这种行为并不是思维遵循经济化原则的调节,行为也不是固定在联想主义的方式中,而是“一种直接的经验关系表现在己身的自然系统中。整个行为发生在现象领域里,而非经过客观的空间”。⑦患者之所以不必寻找自己的手或手指就可以拿起剪刀、针或熟悉的生活用具从事具体的任务,凭借的是自己的身体、凭着关于自己以及周围环境的独特“知性”。于是,身体首先不是处在空间中有待认知的客体,而是我们径直地可以把手放在身体的瘙痒之处、抬起双腿走到对面目的地的沉默的知者。相反,如果让患者把身体视为需要寻找、定位的对象,他的行动将遭到失败。施奈德不能根据指令描述他的身体或头部的位置,不能完成肢体的被动运动,甚至不能分辨身体上相距3英寸距离的刺激点。因此,“就身体空间而言,显然有一种位置的知识。它是与那个位置‘共存’,它不简单地是虚无,甚至不能通过描述或沉默的手势说明它。……。在具体运动中,患者的明确意识既不关于刺激也不关于反应:很简单,他就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就是一个世界的潜在性”。①如此,你、我、他不过是你的身体、我的身体、他的身体所具有的“我”性。而世界则是身体空间的延伸。
  
  如果具体行为掩盖了身体的空间特征,那么,对抽象运动的分析则表明身体的空间性构成一切知觉活动的最初条件。比如,施奈德首先要找到他的“头”,才能抬起胳膊。找到了他的胳膊,施奈德才能根据指令在空间中画圆并抓住那个碰巧是圆的图形。施奈德不能直接完成指令运动而必须抖动整个身体直到运动出现。然而,施奈德并没有丧失运动机能,也没有丧失运动思想。只是由于运动思想与运动机能脱节,或说把运动机能与运动思想构造成一个完整的运动并成为它们的运动背景的一种内在性缺失,使施奈德的身体与世界建立一个有效的交流系统的意向之线松弛。梅洛一庞蒂把运动的背景称为是“运动意向性”,它使身体在知觉与行动中集中自己全部的知识或经验并投射在世界中。梅洛.庞蒂并把这种意向称为是“肉身的意向”。②“肉身的意向”的钝化导致施奈德运动意向的衰落并累及到知觉场的分解。施奈德不能一下子认出一支笔,不能在知觉中直接进入到客体,或反之,不能把客体的结构同化到己身实存的结构中。主体与客体不再能够构成一个意义的系统,而蜕变为物体间的对立存在。施奈德被紧紧束缚在现实的实在性上,丧失了思维的弹性以及把自己置入一个处境的一般能力。“如果意识是通过身体介质而朝向物体”,③那么,意识的生活并不是存在在世的最根本的功能,意识的最初形态也不是“我思”,而是“我能”的身体构成我们的知觉和一切行动的普遍功能。“如果身体空间和外部空间形成一个实践体系,这样一种最初的存在构成了我们行动的目标所依倚的背景或行动的目标所显露的空虚”,④而精神性盲患者不能面对面地模仿医生的动作,不能将自己的身体运动插入到与医生身体对应部分构成的任一相关系统中。换言之,患者不能把己身作为行动的特定目标加以运用,不能面对世界形成一种等值的转换系统。相比之下,在正常人那里,正常人的模仿行为是即刻认同对方的姿势,在对方身上投射或失去他独自的现实性并与对方同一。简言之,正常人的身体空间与外部空间是相互蕴含地可自由转换。这种蕴含与转换其实就是身体本身的结构能力,是具身在身体之中的身体意识。所以,梅洛一庞蒂说,“显然,相互协调的转换具身在存在过程中”。⑤因此,身体在最初意义上并不是在空间中,而是其本身就是一个空间,与某个世界相连并成为“这个世界的枢纽”。⑥梅洛,庞蒂借用心理学术语“身体图式”来描摹身体这一开放动态的等值系统的结构特征和具身能力。然而,由于身体是一个能够开放出一个世界的潜在性和动力系统,由于空间内嵌于身体的结构中并与身体是不可分的存在维度,所以,“身体图式”所揭示的就不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