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家行政管理论文 >> 正文

行政伦理视域下社会不公平问题探析

时间:2013-2-15栏目:国家行政管理论文

  行政伦理视域下社会不公平问题探析
  
  吴 涛(中国共产党黑龙江省委党校,哈尔滨 150080)
  
  摘 要:社会公平是国家稳定的基石,当前我国许多社会不和谐现象产生的根源都是不公平问题。解决社会不公平问题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又是构建和谐和会的前提和保障,同时也是我们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体现,更是行政伦理的价值取向,其对国家的稳定、繁荣、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关键词:行政伦理;社会不公平;价值取向;效率
  
  中图分类号:D61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3)03-0006-03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物质条件不断得到改善的同时精神文明建设也取得了一定成就,中华民族正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经济领域改革不断深化带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其他领域的配套改革还没能完全同步,相关的制度规范还不够健全,积聚了一些社会问题。例如,老百姓关注比较多的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的问题;求学、就业机会不平等问题;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职工退休养老双轨制问题;公民私人权利得不到平等保护问题等等。所有这些问题就其本质而言都反映出人民群众对社会公平的渴望与诉求。从行政伦理的角度讲,社会管理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因此社会管理的价值取向应该是以公平正义为核心的。社会管理者们只有坚持公平正义的原则,才能更好地解决人民内部的各种矛盾,更好地促进社会和谐。
  
  一、社会不公平问题产生的原因
  
  造成我国当前社会不公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基于行政伦理的视角分析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一)行政官员的行政理念存在问题
  
  众所周知,效率与公平都是行政管理所追求的目标,如何认识并处理好效率与公平的问题,对任何行政官员来说都是重大的考验,但不少官员在此问题上存在认识理念的误区。
  
  一是存在极端的效率观念而不重视公平。有些行政官员一提到公平,就与过去计划经济时期的平均主义联系到一起。认为公平就是吃大锅饭,搞平均主义,是一种倒退。他们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就应该完全按贡献分配,按效率分配,按劳取酬,从而从心理上抵制社会管理的公平原则,忽视对社会弱势群体的保护和对社会公共利益的维护。尽管承认人的差别性,坚持效率优先,通过竞争充分调动人们的积极性,继续把财富蛋糕做大符合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国情,但行政官员的这种极端效率观念,认为效率能够解决社会中的一切问题,而不重视公平的行政理念,往往会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产生。
  
  二是存在机械的认识观念而扭曲公平。不少官员对公平的理解比较机械,简单地认为公平就是市场经济领域所遵循的公平竞争,等价交换、机会平等等原则。在工作中,这些官员常机械地把这种市场公平理念带到社会管理领域,其行为往往会对社会公平造成损害,因为在社会领域讲公平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要保障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社会成员生存的基本物质和精神需求。人的个体差异是极大的,有时候即使机会公平,平等竞争,也未必能保证结果公平,社会管理的目的正是通过行政手段弥补市场机制的不足。因此将市场机制中的等价交换、公平竞争、机会平等原则机械套用到社会管理领域,极容易在“公平”的掩盖下造成“伪公平”,导致社会的不稳定、不和谐。
  
  (二)相关的制度存在问题
  
  与一些官员的行政理念不正确相比,制度问题产生的影响更带有全局性,更深远。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做坏事,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同样道理,在社会管理领域,只有以公平的制度做保障,才能从根本上实现社会公平。由于诸多原因,我国目前的一些社会制度本身就存在不公平的问题,因此很难保证社会管理行为的公平。
  
  例如,我们的分配制度不公平。具体表现为在初次分配中,资本挤占劳动所得严重,利润侵蚀工资份额较大。在对“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原则的贯彻上,“效率优先”坚持得较好,但“兼顾公平”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再加上国家宏观调控乏力,“按劳分配”原则常常被“按要素分配”原则替代,导致国民收入分配明显地向政府和企业倾斜,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所占比重下降,职工工资总额占国民总收入的比重下降;二次分配中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较低,低收入的工薪阶层成为纳税的主体,造成“逆向调节”的不合理分配局面。(国家行政管理 www.fwsir.com)另外,某些垄断国有企业凭借其垄断地位获得了数量巨大的超额利润,而在初次分配中,国有企业利润上缴制度还很不完善,于是国有企业便将其凭借国家资产而获得的利润作为本企业职工提高收入的基础,进而造成国企与私企收入分配的不公平。
  
  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公平。主要体现在实施范围上的不公平;费用负担上的不公平及待遇水平上的不公平等。例如,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作时不需要交纳养老保险,退休时退休金由财政全额拨款;企业职工工作时需要交养老保险,而退休时只能靠社会统筹保险金养老,且平均水平远低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这就是在制度方面人为地造成不公平。再如,农民工群体的社会保障问题。在现行制度下,从农村分离出来的农民工既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也不是纯粹的工人,而我国目前尚未建立面向农民工群体的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这本身也是一种保障制度上的不公平。
  
  我们的户籍制度不公平。由于现行户籍制度而形成的城乡二元分割格局,使农民进城务工后普遍面临着工资待遇偏低,社会保障不全,配偶就业,子女教育得不到解决,合法权益屡被侵犯等问题,导致农民工虽身在城市,但多是城市的“过客”,并饱受因此所带来的各种不公平待遇。
  
  我们的教育制度不公平。当前,我国教育领域的不少不公平问题都是由制度的缺陷引发的,例如,重点学校制度,高考加分制度,高校自主招生制度等等。尽管这些制度制定的出发点不一定有问题,但由于在具体操作中存在的瑕疵和漏洞较多,容易使很多人为因素在其中起作用,造成有钱有权者可以为自己的子女选择好的学校、好的班级、好的老师,充分享受接受教育的权利,而弱势群体家庭的孩子往往无法平等地享受这一切,进而造成人生起点的不公平。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