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中国政治论文 >> 正文

周恩来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方法解析

时间:2013-8-10栏目:中国政治论文

  周恩来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方法解析
  
  赵国付(淮阴师范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江苏淮安211189)
  
  摘要:周恩来做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注重运用科学的方法,他坚持说服教育、以理服人法,民主讨论法,耐心等待法,思想政治教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法,教育与自我教育相结合的方法,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法等方法体现了对人的思想规律和主体价值的尊重,展现了他的崇高人格精神。研究周恩来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方法对于今天党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仍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周恩来;思想政治教育;方法
  
  思想政治教育只有采取科学的方法才能取得切实的成效,周恩来认为,恰当、正确、科学的方法能启发人们的灵魂,感化人们的心灵,影响人们的行为。周恩来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符合人的思想活动规律和特点,符合思想政治教育规律。周恩来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从深层次来说源于他对马克思主义辩证法深刻领悟,并渗透了他的伟大人格精神。
  
  一、说服教育、以理服人法
  
  周恩来认为,说服教育、以理服人是思想政治教育的一种有效的方法,就是指通过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摆事实、讲道理,从而达到以情感人、以理服人,思想政治教育“主要用说服的方法,不用行政的方法。”[1](P.132)说服教育、以理服人是指通过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说服教育不单单是用口说,包括经验教学的传授、个人经历的感染、他人得失的借鉴等。说服教育如果运用好的话,会收到良好的教育效果。周恩来认为,思想政治教育要贯彻说服教育、以理服人的方法。
  
  说服教育、以理服人这一方法体现了周恩来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和实践特色。周恩来做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总是善于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事实求是的革命态度紧密地结合起来,他认为说服教育、以理服人这一方法符合人的思想发展规律,做思想政治教育关键是说服教育,而不能靠压、塞,任何简单、粗暴,甚至斗争的方法都是不科学的,都是不能解决思想问题、认识问题的。说服教育、以理服人依靠真理和事实力量。真理力量是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事实力量是指坚持群众路线,积极为人民服务,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为民办实事。
  
  说服教育的前提和基础是充分发扬民主,防止教育者“独断”。教育者与被教育者人格上是平等的,都有受教育和教育别人的权利,他们是在民主、平等基础上的讨论、交流、直至争辩,而绝不允许搞“一言堂”。通过平等的交流,畅所欲言,集思广益,相互启发,让大家敢说,爱说,说真话,说实话,把事物的真实情况暴露出来,把事物的本质揭示出来,依靠群众的集体智慧,最终去解决群众的思想问题。思想政治教育时要以“循循善诱,耐心说服的精神”,使人心悦诚服,从而达到教育、团结的目的,这样才能达到说服教育、以理服人的教育目的。
  
  周恩来的说服教育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是经验教学的传授、个人经历的感染、他人得失的借鉴。周恩来的说服适人、合情、随境、得法。周恩来的说服教育既有原则,又不失分寸,他对人谈话,既看对象,又看环境。一个十分严肃又很深奥的话题,在讲台上,在正式会议上,自然是一种讲法。在不同的场合,针对不同教育对象,能给人一种如家如朋的感觉,让对方感到好像在和朋友谈心。周恩来说服教育人,特别注重诱发他们的情感,让对方沉浸于情的海洋里,达到心灵的净化,接受教育。他从不泛泛地讲一些大道理,而是寓意、寓情于日常生活的小事中,使人感到亲切,最后为之感动。
  
  周恩来具有崇高的人格风范,他成功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与他伟大的人格是分不开的。人格风范是说服教育的前提和基础,思想政治教育没有教育者人格示范的身教,说服就容易变成“说教”,就不能取信于人,也就不能起到说服人、教育人的效果。因此,周恩来不仅重视言教,而且更重视身教,提倡言教与身教相结合。
  
  总之,周恩来的说服教育,以理服人的教育方法,对于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的内政、外交、经济、政治文化等工作的开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二、民主讨论法
  
  民主讨论法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方法之一。民主讨论法就是教育者和被教育者平等交换思想,相互沟通,教育者和被教育者在互动的基础上进行思想交流,以达到思想政治教育目的一种思想政治教育方法。周恩来做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要充分运用民主讨论的方法,民主讨论法更易让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都受到教育,这样更有利于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有效开展。
  
  周恩来是我们党德高望重的领导人,这种威信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工作的极大民主性。他在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中坚持民主讨论法,坚持要把教育者和被教育者放在平等的位置上。周恩来说:“人的思想有各种各样,只要不妨碍政治生活,不妨碍经济生产,我们就不要干涉。”[2](P.267)他又说:“我们以我们的思想教育大家,但是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可以自由选择。”[1](P.341)周恩来认为,民主讨论法要求施教者善于听取不同意见,甚至反对意见。民主讨论法允许讨论、争辩。马克思说:“真理是由争论确立的。”[3](P.567)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只有理论上虚弱的人才害怕争辩,才会以权以势压人,而不是以理服人,不是通过争辩去求得真理。周恩来认为:“有不同的意见的人跟我们来讨论、争论,真理才能愈辩愈明。”[1](P.329)为了寻求真理,就要有争辩,就不能独断,只有通过争辩,才能发现真理。周恩来认为,不同意别人的观点可以当面进行辩论,要勇于提出自己的观点,有不同意见这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在历史上,许多哲学家、政治家也喜欢争辩。圣人都喜欢辩论,何况咱们后生小子乎!为了寻求真理,就要有争辩,就不能独断。”[1](P.329)我们的态度是,允许大家讨论、商榷,允许有不同意见的人跟我们来讨论、争论。辩证法就讲矛盾的斗争和统一,只有通过争辩,才能发现更多的真理。
  
  贯彻民主讨论法,必须反对“家长制”和“一言堂”。周恩来认为,各级领导班子和党员干部要自觉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坚决反对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健全落实民主集中制的各项制度,严格执行领导班子议事规则和决策程序,坚决防止“家长制”。在周恩来看来,家长制度的统治使布尔什维克党的生活变成了毫无生气的官僚机关。反对“家长制”统治,必须健全党内民主生活,正确处理领袖与党员、领袖同集体、党员同集体的关系。周恩来在《宗教精神与共产主义》一文中,提出共产党人既要“服从领袖的指挥”,又要“时时监督其行动”,明确了共产党人应该有的科学态度。对此,周恩来在《学习毛泽东》一文中,重申共产党人应该确立不把领袖看成神的科学态度,目的是为了防止家长制,因为家长制极易形成“一言堂”。
  
  由上可知,周恩来非常赞赏思想政治教育的民主讨论法,民主讨论法是提高党的领导水平的关键因素。周恩来思想政治教育的民主讨论法对我们今天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开展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的。
  
  三、耐心等待法
  
  对人做过思想政治教育后,有时并不一定立即起到作用,中间要经过一个过程,要耐心等待。周恩来说:“正确的意见不为大家所接受的时候,怎么办?就要等待,就要说服。”[1](P.337)“正确的意见常常是要经过许多等待、迂回才能取得胜利,为大家所接受。当然这个等待过程是痛苦的。”[1](P.337)等待的态度并非消极的,而是积极的,因为等待仍是在做工作,总会慢慢地影响对方,使对方变化,做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耐心等待符合人的思想发展变化规律。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内因是决定因素。可见,人的思想的转变主要是靠人的内在因素,但外因对内因有促进作用,而不能决定内因的变化,因此,采用的方法只能是说服、教育。说服教育的根本目的就是使人们的思想向着正确方向转化,在转化过程中,按照思想变化的规律,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地进行渗透,最终解决思想问题。由此看来,一个人思想的转变,认识的提高,必须通过他本人的自觉,用简单粗暴的方法进行思想改造,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不能急于求成,我们要善于等待。大家都知道,人的思想变化是复杂的,并且每个人的认识程度又存在差异,需要的时间长短不一,对于认识还没有变化的人,我们就要耐心等待,真理并不是一下子就能被人们接受,但正确、科学的理论迟早是会被人们认识到,被人们接受的,关键是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这就是在工作中不要采取畏惧的态度,不要采取草率的态度,也不要采取消极敷衍的态度,而是应该采取坚定的、稳健的、谨慎的态度。周恩来指出:“有一种人对新生事物,要怀疑一下,观察一下,我们是允许的”, [4](P.220)“我们愿意等待,而且要耐心地等待”。[4](P.221)对于矛盾暂时不能解决,我们就要耐心等待,等待人民渐渐觉悟起来,这样解决问题就非常彻底。当然,在等待的同时,还要观察,观察不等于旁观,观察的态度是积极的,旁观的态度是消极的。
  
  周恩来认为,耐心等待法对于解决非对抗性的矛盾特别适宜。人民内部的矛盾都是非对抗性的,而不能采取简单、粗暴、甚至斗争的方法,解决的方法只能用批评教育,耐心细致地说服,去诱导人民、启发人民、教育人民掌握真理。对于矛盾暂时不能解决,我们就要耐心等待,等待人民渐渐觉悟起来,这样解决问题就非常彻底。
  
  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周恩来特别欣赏耐心等待法。周恩来利用这一方法解决了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为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四、思想政治教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法
  
  思想政治教育不是简单的说教,思想政治教育要和社会实践结合在一起方能取得切实效果。因为,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是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之源,是检验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科学与否的唯一标准,是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发展的动力来源,没有科学理论为先导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只能是一种没有明确目的的不自觉的实践。周恩来坚持思想政治教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法,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只有和实践结合在一起才有实效性和针对性。
  
  实践是改造世界的重要途径。中国革命和建设是一个实践的过程,我们在实践中不断地摸索,在其间我们探求真理、发现真理,我们有成功,但也会遇到挫折和失败。周恩来说:“一个人之所以犯错误,一方面是由于对理论、原则认识得不清楚,所以需要向进步的理论求教;另一方面是向广大群众求教,从实践中求得新的认识,发现新的道理,“单靠多读几本马列主义的书是不行的,问题在于实践”。[5](P.58)周恩来在《关于知识分子的改造问题》的讲话中强调,我们在革命工作和学习中都要站在正确立场上,这种立场是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方向的保障,但是这种立场来自我们革命的实践中,但是立场不是一下子就确立起来的。周恩来说:“工人阶级立场不是从空中掉下来的,也不是自己封的,决定的关键是实践,只有实践才能证明是否合乎这样一个立场。”[2](P.61)总之,立场是在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逐渐地确立起来的,不是一下子就能确立起来。
  
  实践是改造世界观的重要途径。周恩来说:“要建立无产阶级的思想感情,就要参加生产劳动,在向劳动人民学习生产知识的同时,学习他们淳朴的思想感情、语言和作风,从他们身上学到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2](P.61)他号召,知识分子的改造要到工厂、农村去,要经过锻炼、学习、实践的过程。学习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思想和立场。他又说,站稳无产阶级立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光靠有正确的理论指导还不行,还要靠自己的革命实践,因为“自己实践的经验是最宝贵的,最有用处的。”[2](P.67-68)所以,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任何人都要经过实践,在实践中解决思想和立场问题。周恩来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过程中非常重视思想政治教育与实践相结合,为党的革命事业作出巨大的贡献,即使对今天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仍具有借鉴意义。
  
  五、教育与自我教育相结合法
  
  在思想政治教育活动中,教育和自我教育是整个教育过程中紧密相连、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两个方面。教育者在思想政治教育中起主导地位,他给受教育者提供获取真理的方法,启发、诱导、促进受教育者自己内部的思想矛盾活动。但是,教育者所提供或教授的任何方式、方法和理论思想都必须通过受教育者自己的主观努力才能真正起到作用,这就要求教育与自我教育结合起来,以利于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有效开展。
  
  周恩来一再强调,思想政治过程中的教育与自我教育相结合的重要性,并主张想方设法调动受教育者自我教育的积极性。他指出:“一个人的思想的转变,必须通过他本人的自觉。”[2](P.178)受教育者思想品德的形成,既是教育者教育的结果,又是教育者自我教育的结果。教育者的教育起主导作用,受教育者的自我教育起基础作用。周恩来认为,教育和自我教育相结合即外因和内因相结合,主要是依据唯物辩证法关于外因要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原理。教育只有包含自我教育才能达到真正教育的效果。
  
  批评与自我批评就是教育与自我教育的体现。以身作则是重要的,虽经过教育,还是要经过自我教育起作用的。人总是容易看到别人的短处,看到自己的长处。事实上,我们应该反过来,多看人家的长处,多看自己的短处,这样不仅能使自己进步,也能帮助别人进步。人家批评教育了你,你也应该作自我教育和自我批评,人家看到你在做自我教育和批评,他们也会进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批评。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团结和提高,不然光批评和教育别人,不做自我教育,这样容易争吵起来,反而不利于团结和提高。
  
  教育和自我教育相结合有利于实现“教是为了做到不教”。教育者和受教育者融为一体,充分发挥受教育者的主观能动性,使受教育者自觉、主动、积极地进行自我学习、自我修养,从而取得良好的教育成效,也有利于增强受教育者的自身免疫力和自我教育的能力。受教育者只有具有了自我教育的能力,才能自立、自为。周恩来自我教育包含了自身道德品质的修炼、完美人格的塑造、科学思维方式的形成及其工作方法的提高。周恩来自我教育是自我教育的生动体现,它不仅丰富自我教育理论,更让自我教育充满了可信度和可近性。
  
  周恩来的教育与自我教育的德育理念,在中国革命和建设年代对于完善受教育者的人格修养,增长才干具有独特的价值。这亦体现了周恩来做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发挥受教育者的主体价值。
  
  六、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法
  
  思想政治教育的任务首先是解决人们的思想问题,而在实际生活中,人们的许多思想认识和思想意识上的问题往往是由实际问题引起的。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在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时,必须与解决人们群众的实际问题相结合,通过问题的解决来提高人民群众的思想认识,完成党的工作任务。周恩来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要坚持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法。“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的”, [2](P.142)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就是最大的实际。我们党的各级组织和党的所有党员、干部,所开展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因此,人民群众对党、对党员、对党的干部的工作的满意程度是评价我们开展各项工作的重要标准;同时也应受到群众的监督,而不能脱离群众的监督。做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应该关心人民群众的切实问题,而不是空谈理论。
  
  周恩来就提出了一些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的重要的观点。他曾指出,军事行动的目的就是“解除人民痛苦”,“增加人民幸福”,“要使士兵了解本身生活的环境”,“我们在革命军里做政治工作,最要紧的是使广大的群众明了帝国主义的罪恶”。[1(] P.132)周恩来在党的“六大”军事报告中指出:兵士运动“不但与工农运动相联,且与土地革命相联,提出日常生活反对长官压迫、恶劣待遇等斗争口号,使军队反映出阶级斗争,更为切要。”[1](P.132)1934 年,周恩来又指出:“要求得在思想上一致,时时注意生活上的改善。”如果政治机关的政治教育工作不能和解决人民实际问题相结合,政治工作就成为空洞的说教。思想政治教育结合解决群众的实际问题一道做的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物质与精神辩证关系的具体体现。
  
  七、结语
  
  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有效的开展必须遵循一定的科学方法,方能取得切实的成效,这是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本身的科学性内在要求,更是体现出对思想政治教育对象的主体性的尊重。周恩来一生致力于党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发展和完善,被人民视为思想政治教育成功的楷模。周恩来思想政治教育的成功之处之一就在于他采取了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周恩来立足于辩证唯物主义观点,遵循人的思想形成和发展规律,采取科学的展现形式,渗透其伟大的人格精神,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研究周恩来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对于今天党的思想政治工作的开展仍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