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论马丁·路德的自由观

时间:2014/8/15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论马丁·路德的自由观
  
  文/王业建
  
  摘 要:马丁·路德在《基督徒的自由》一文中阐述了其宗教改革的核心思想:“唯信称义”,表达了人只要通过内心的信仰就可以获得自由,自由是由人自身决定的,但是自由的荣耀需要为所有人服务,这对现代人有着重要的启发意义。
  
  关键词:马丁·路德;自由;捆绑
  
  1520年10月,马丁·路德发表了他的代表作《基督徒的自由》,这是他的“最高尚、最优美和最成熟的杰作”.在这篇文章里,他阐述了宗教改革的核心思想:“唯信称义”,提出了关于心灵自由与捆绑的两个命题:“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众人之主,不受任何人辖管;基督徒是全然忠顺的众人之仆,受所有人辖管”.这些思想不仅使基督教思想产生了重大的变革,而且对今天的每一个人都有着重要的启发意义。
  
  一、心灵的自由
  
  马丁·路德以人性作为论述的起点,人由肉体和灵魂构成,前者叫做外体之人、旧人;后者叫做里面之人、新人。一个公义、自由和敬虔的里面之人、新人是怎么来的?外在的行为对基督徒的自由或是奴役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健康而富有活力的肉体对灵魂没有任何益处,不健康或不幸的肉体对灵魂也没有任何伤害,肉体的顺遂或是磨难“既不影响灵魂的自由,也与灵魂的被奴役无涉”.靠外在的善行是无助于灵魂的自由的,而只能造就伪君子。接着他提出了自己“唯信称义”的思想:“对于基督徒的生活、公义与自由,有一样东西,并且只有这一样才是必须的,那就是最神圣的上帝之道,基督的福音”.灵魂的称义唯因信心而无需任何善行。
  
  信心与行为不能并存,不能因行称义,不管行为的性质如何。信心只能主宰里面的人,里面的人与任何外在行为都是无关的。只有心灵的不虔不信才是罪恶,没有任何善行能使人成为基督徒。相反,对基督的真信能带来完全的救赎,救人脱离一切罪恶。他利用这样的思想对《圣经》做了新的解释,(www.fwsir.com)认为《圣经》分为两大部分:诫命与应许。虽然诫命训导人们做善事,但是这种善事不能在训导时就一下子能做成,它只向人们指出应为之事,认识只靠自己的力量是无能为善的,在自身也找不到称义得救的途径,那么就有了《圣经》的第二部分:上帝的应许。而上帝的应许是圣洁、真实、公义、自由、平安的应许,而且充满着善美,我们坚信这个应许,灵魂就能分享上帝应许的一切全能,并且为这些全能所渗透和充满。所以基督徒的信心就包含一切,称义无需善行,不需要律法,不受律法捆绑,这就是基督徒的自由。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路德的自由观继承了奥古斯丁的“原罪说”和“恩典说”,自亚当“原罪”之后,人的意志已被罪恶所污染,已经失去了自由选择的能力,在这样的条件下,只有依靠上帝的恩典,人才能恢复意志自由。也就是说人只有选择善的自由而没有选择恶的自由,不能自由的选择善恶。这是路德学说的缺陷:“如果人不能自由选择善恶,他为什么要为自己的行动承担道德责任?上帝惩恶扬善还有什么公正性?人的拯救还有什么伦理价值?”
  
  二、心灵的捆绑
  
  如果信心成全一切,唯信称义,为何还要行善,而不能坐享安逸,无所事事?因为我们必须生活于肉身之中,不能是彻底的里面的人,虽然内部心灵拥有了所需要的一切,但是这种信心和富足应慢慢养成。只要我们过着尘世生活,就必须约束自己的肉体,做工而不能坐享安逸、处世交际而不能与世隔绝,用合理的戒律来约束自己的肉体,使其顺服和适应自己的灵魂。如果身体得不到约束就会背叛信仰,妨害里面的人。但是这种善行是有限度的,是迫使肉体驯服,清除个人私欲的。如果认为可以尽量多做伟大的善行,就可以被称许而成为义,那就完全的无知。信心就像树,善行就像果子,是好树接好果子而不是相反。在谈完基督徒自己的善行之后,他又说明了对邻居的善行。人生在世,不是单为自己而活于血肉之躯,而是仅为他人而活。所以基督徒不可在今生偷闲安逸,不为邻人做事,凡事所为都是为了邻人的需要和利益,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基督徒。路德说:“基督徒不是为自己而活,乃是为基督和邻人而活,否则他就不是基督徒”.
  
  我们应该走中庸之道,避免只有信心或只做善行两个极端。对基督的信心并不使我们弃绝善行,而是摆脱了因善行称义的想法。但也不能因为信心而忽略和藐视身体的善行,我们的善行是为了今生的需要,对待仪式也是这样。
  
  三、对路德自由观的评价
  
  路德的基督徒的自由论,即“唯信称义”说对西方思想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首先,从基督教的发展来说,永久地结束了罗马教廷至高无上的统治,使基督徒摆脱了外在的控制而恢复了基督教的本来教义,对基督教本身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其次,强调诉诸个人的内心信仰,肯定人们的世俗生活,肯定个人的权利、地位,为近代人主体性的觉醒准备了条件;最后,他提出的自由和捆绑的两个原则对现代人有着很大的启发意义。自由只属于灵魂而与肉体无关,自由只能靠自己,而现代人却把自由寄托于物质的满足,这是错误的,是一条南辕北辙的道路。在自由的问题上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是众人之主,不受任何人辖管。但是人又是众人之仆,不单单是为自己而活,服务于他人才能彰显上帝之善,这对现代人有着很大的教育意义。
  
  但是,路德的自由观也有矛盾和局限之处。路德所说的自由只是信仰的自由,只有选择善而没有恶的自由,这样就使他的学说难以自圆其说。他自由也只是宗教信仰之内的自由,在这之外人是没有自己的。马克思说:“路德战胜了新神的奴役制,只是因为他用信仰的奴役制代替了它。他破除了对权威的信仰,却恢复了信仰的权威。他把僧侣变成了俗人,但又把俗人变成了僧侣。他把人从外在宗教解放出来,但又把宗教变成了人的内在世界。他把肉体从锁链中解放出来,但又给人的心灵套上了锁链。”
  
  参考文献:
  
  [1]马丁·路德。路德文集序言[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5:5.
  
  [2]马丁·路德。路德文集[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5.
  
  [3]赵敦华。基督教哲学1500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590.
  
  [4]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461.
  
  项目基金:安康学院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项目:哲学思维方式研究(AYQDRW201132)。
  
  作者简介:王业建,男,陕西安康人,安康学院政治与历史系助教,哲学硕士,主要从事西方哲学研究。
  
  (作者单位 陕西省安康市安康学院)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