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会议发言 >> 正文

2016年历史文化保护志愿者第四届年会发言稿

时间:2016/1/26栏目:会议发言

  2016年历史文化保护志愿者第四届年会发言稿

  各位领导、网友、师姐、师兄们好!

  我虽是个76周岁多3个月的老人,但是加入xx历史文化保护志愿者时间太短,2014年经猴子哥的介绍,xx飒飒批准,加入网群,现在仅有近两年的网龄。我就是在座各位的新师弟——一个近80岁的老头。你们都是我的师姐和师兄。一点不会错吧。

  今天我参加第四届年会,是来感谢网友们对我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能顺利写出《忘却不了的xx福兴里》那本长篇纪实文学回忆录,因为几年前没有写回忆录的想法,就没有收集福兴里的照片。因而最初的那本书里没有一张福兴里地区建筑物的照片,我只能回忆手绘南福兴里大楼的正视图和俯视图。过了半年后,当网友"dalny"发来第一张临大同街的南福兴里大楼照片时,让我看到自己家,就像捞到一颗救命稻草,那么兴奋。后来网友"大熊猫""xx飒飒""民权街88号""猴子哥""老梅""海南丢"等人断续发来照片。及"Caodaye""江水长流"及记不住名字的博客里也有这一地区的照片,还有街友郑培德提供的录像,我将那些照片充实到书里,才能图文并茂的展现到读者面前,特别是左小鹏的那张包含着南北福兴里大楼、大众京剧院、中华市场、永丰街、大同街和温馨的三口之家迎面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精美的画面已被我设计装饰到《忘却不了的xx福兴里》的封面上,为这本书增添了光彩。我得感谢你们,我深鞠一躬,说声谢谢!

  我这个师弟老头儿是网群里的太陌生的面孔,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河北人,1942年,我4岁,随家人逃荒闯关东落户于xx露天破烂市场、福兴里大楼。我上学的学校是xx第一完小、第九完小、大同小学、12中和xx四完中。1960年高中毕业考到国家重点大学——中南大学稀有元素分散金属找矿专业,学习五年后毕业,应党的召唤到大西北为国家找寻制造原子弹的材料的铀矿,贡献了青春20年。趁1985年xx改革开放之时,回到家乡,历任xx建筑科学研究设计院的副总工师并任地基研究室主任,工作至退休,也曾是xx地质学会理事、xx土木协会地基基础学会的委员、xx市工程招投标专家库存的地质匠人。直到2007年68岁离开建科院,至今还在私人企业当个顾问。我仍然有国家注册岩土工程师资质证书。

  70岁后,在电脑里寻找退休后的快乐,想写出自己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从2010年正式开始下功夫自学电脑打字、编辑文章,至今还不能盲打,一个字一个字的敲打、编写文章。这年的六月由xx招工信息报的小编辑宋虹雨给我起了一个网名"老人与海",帮我注册了QQ空间和网易博客(xx)后,我才开始网络生活,写了一些回忆文章发表于网上。在那种五花八门的网络大世界里,让我开阔了眼界,也交往了一些网友。在老建筑网友、街友和老同学的感染下,也在他们的引导下,让我从2013年初正式开始进入专门写《忘却不了的xx福兴里地区》的纪实文学回忆录。我用真实的自己展现到人们的视线当中,我的博客、QQ空间的内容里的文章、照片、个人资料全部是真实的,没有一点假的东西。我不考古、不写史记,就写自己亲身经历的痛苦的童年、多彩的少年、奋进的青年和为国找寻放射性铀矿贡献我的青春20年创业历程。我的身世是光明磊落的,没有秘密,敢于公开。只要大家在百度网上搜索"xx窦玉祥",就能看到我的全部真实的内容。

  就我是这样的一个人,还能遭到网霸"鱼贩子"在网上用极污浊的臭嘴侮辱谩骂,他骂道:"你不是清华、北大的,注定是胆大的……写者呀,趁着雨后路边凹处一汪水倒映着斜阳余晖的镜面照照不知羞愧的脸面,是浓脂粉黛?还是讨历史的笑颜开!"

  我真不是清华、北大的,但是我1960年高中毕业,当时xx只有7所高中,中南大学录取xx的每所高中里的1名学生,xx四中唯有我一人被录取。中南大学在当今在中国的重点大学排名榜也排在前17、8名。难道我不如那个卖臭鱼烂虾的鱼贩子的学历高。师姐、师兄们再看看我这张老脸难看吗?我伤心呀、痛苦哇,平白无故让鱼贩子等人污骂一顿,真是想不通,我真是倒霉!话说回来,写个人回忆文章也不是非清华北大的不行。在座的有几位吗?

  2015年1月4日因突然尿血住医院,诊断是双肾和膀胱里都有小癌瘤,至2015年11月6日,在这10个多月中做了五次手术,反复六次住院。在生死线上挣扎,曾在五月初,第二次大手术之后突然高烧40度,昏迷2个小时。我要是真的玩完了,我可不驾鹤西去,到耶稣的圣地巴勒斯坦,那里未完未了战乱,不是好地方。我要顺着xx火葬场的烟筒冒出的青烟,漂浮在xx的上空,逍遥自在,该多好呀。

  在得病的这一年当中几乎在网群里休假了,但是我认为那本书里还有要补充的内容,必须在我完蛋之前完成,我为此只要我的病情能让我坐在电脑前一、两个小时,就补充修改书里的内容,在这期间修改了三次印制了三次书。一次十本,总算是在2015年11月完成了定稿。三月份,补充了破烂市场一区在小日本时期就有的临长江路三层砖混大楼的照片。还有左小鹏的那张南北福兴里大楼的照片也在9月版、11月版上了那本书的封面。我现在只要病情不复发,我就坚强的活着。现在还在医院定期做膀胱化疗。

  再简单介绍《忘却不了的xx福兴里》一书,那是一本纪实文学回忆录,以我自己的经历为基础写出普通人的生活。从大方面说,从侧面反映了从小日本统治xx的末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之间,xx地区所发生社会变革的各个历程中的政治、经济及文化教育的现状。从小的说,就是闯关东的贫苦民众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命运的变化。那里没有大革命时期风潮云涌的特写,也没有英雄人物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迹,仅是各行各业的贫民百姓的酸甜苦辣的民间趣谈。也就是生活那里的人们自己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吃喝拉撒、婚庆及殡葬小故事及在社会变迁中人们的感受。各行各业包括小买卖人、唱戏说书的、摆摊卖杂货的、挑担子走街串巷的、海碰子、赶海卖海货的、打板算命的、耍猴卖艺的、小偷小摸的、沿街乞讨要饭的及小日本狗腿子、初进xx的苏联老毛子们等阶层人物。那些民间的小故事我也是力争全面,包罗万象。90高龄学者薛殿会老人抬举我,他以题目"锁住旧城历史、留住草根文化"评论我的文章。他过讲了,其实就是写我自己的经历而已。

  2004年旧福兴里地区消失了,我对它的回忆,用这本书记录下来,留给世人。我也希望去年拆迁的东关街也会被青年朋友完整的记录在册,留给后人。你们一定能做到!而且做得更好!

  最后我也给考古写史记的一些青年朋友们提两点建议。

  第一要发扬祖国的民族优良的品德,要爱国家,俗话说"儿不嫌母丑",伟大领袖毛主席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对苏联人、美国人及小日本从不屈服,敢于与他们抗衡,这是大家有目共睹。凡是爱国者是人民爱戴歌颂的英雄人物。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发表"日人、汉人、满人亲如一家……""满洲国的国民经济比国统区的还要高"等小日本和汉奸的言论,让人恶心。我的幼年生活在小日本的末年,真是牛马不如的生活。不多说了,有兴趣网友可看《忘却不了的xx福兴里》第13篇文章《幼年记忆亡国奴生活的几点片段》。那是我真实的回忆往事。

  第二考古写史记、调查采访时,不能脱离那段历史背景,不负责任的道听途说,为了作品的效果,不择手段添加一些张冠李戴的东西。小日本统治xx时期,从五一广场至东的福兴里、破烂市场、北京街消防队、新开路直到东关街这一地区全部是闯关东穷人居住区。住在这里的人到青泥洼桥一带,我们说成为到"街里",我们这里就是"街外".因而穷人地区不可能有大烟馆、窑子楼和大饭店。饭店也是小饭铺,卖大饼子豆腐脑、油条豆浆、包子饺子大卤面火烧油饼烧麦馅饼炸鱼等,就这些东西也是解放后的1948年结束了国民党军队封锁之后,xx经济好转后才有的。小日本时期只有配给的杂合面、豆腐渣及野菜等,那时没有粮食供给,就不可能有推车子卖焖子的。中国人吃大米就是经济犯罪。有一些人的作品里的《露天破烂市场》中描素一区有远近著名聚福楼大烟馆。那里也是穷中国人居住的平房地区不可能有的。有的是小房子里抽大烟、逛窑子。不再举例了。

  再次谢谢大家!祝大会圆满成功!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