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电影艺术论文 >> 正文

《费城故事》:热爱生命与坚守正义

时间:2012-8-4栏目:电影艺术论文

《费城故事》:热爱生命与坚守正义
  
  作者/张素凤 陆洋
  
  一、前言
  
  《费城故事》于1993年在美国上映,成为汤姆·汉克斯连续两次赢得奥斯卡奖的开始,丹尼尔·华盛顿的表演也是可圈可点,因为《费城故事》而出名的那首《费城街头》同样充满了流离淡然的情绪,流畅却略带苍凉的节奏始终让人难以忘怀。影片讲的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律师因为感染艾滋病被律师事务所解雇,之后他为讨回公道而诉诸法律的故事。这是一个艾滋病患者用法律维护自己权利利益的故事,它被称为“好莱坞面对艾滋病”的影片。它标志着好莱坞不再逃避社会现实,而正式向泛滥美国的艾滋病宣战了。观众在影片中得到了教育,人们对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和症状进展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对艾滋病病人这个特殊的社会群体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们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肮脏和龌龊,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鲜活生命,他们也有着你我都有的梦想和期待。这部影片号召人们理解、接纳,关心帮助艾滋病病人,同时也赞扬了艾滋病病人坚强执著、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电影开场展现了一个滔滔雄辩的出色律师,接着是他定期去医院看病的情节。影片故意回避了人们普遍认为极有戏剧性的场景,如男主人公第一次得知感染HIV病毒时的震惊与恐惧、家人的伤心与逃避等。擦干廉价的眼泪,真挚的感情升华为崇高的追求。汉克斯扮演的角色极具高难度:他的肢体动作不多,内心活动却极其复杂。他不愿向同事透露病情,他热爱律师事业,挚爱家人和朋友,留恋青春与爱情。他也畏惧死神的来临,憧憬生命的奇迹……这种种复杂微妙的心态,掩盖在他日益憔悴的面容下,流露在他混杂着希望和绝望的眼神中。
  
  二、艾滋病与生存
  
  影片的悬念终于揭开:安德鲁是一名同性恋,并且患上了艾滋病。当他的老板觉察到他的病情后,精心设计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失误,借故炒了他的鱿鱼。这在美国属于违法行为,因为联邦法律规定:禁止歧视伤残人士,只要他们能够胜任工作。并且规定,艾滋病也属伤残之列。深信法律公正的安德鲁决意要找一名律师为自己打官司,告自己的老板非法解聘。但聘请律师的过程却异常艰难。在经历了多次的碰壁之后,他找到黑人律师米勒。握手时,他说明自己得了艾滋病,米勒也和很多人一样,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随后,他心不在焉地听着安德鲁诉说事情的始末,而他自己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最后,他拒绝了安德鲁的请求,并且承认是私人原因。和多数人一样,米勒觉得艾滋病人令人恐惧,恐惧的背后还夹杂着他对同性恋人群的厌恶。这已经是第九位拒绝安德鲁的律师。安德鲁走在大街上,在那一刻,他一个人在繁华都市的车流人海中显得那样的弱小和孤单。曾经的帅气潇洒和坚毅变成了现在脸上的病容和眼里的泪水,让人感到他是那样的无助和绝望,更是对充满偏见和歧视的社会无声的控诉。
  
  虽然后来医生明确告诉米勒艾滋病只通过血液、精液、阴道分泌物传播,但他还是不打算改变主意而做安德鲁的代理律师。直到有一天,他在图书馆偶遇安德鲁。安德鲁比以前更憔悴了,当时正在查阅法律方面的资料。米勒忍不住问他是否找到了律师,而安德鲁坚定地回答道:“我自己就是律师。”当然,打动米勒的不只是这句话,而是法律文献上的理念:“……这是歧视的本质:对别人的看法非由其个人,而是他隶属某一类别。”同样热爱法律公正的米勒最终决定为安德鲁辩护。从此,两个不甚了解的年轻人为了追求法律的公正走到了一个阵营。
  
  而接下来的辩护过程异常艰难。无情的盘问,公众的偏见和敌意,再加上不断恶化的病情……但因为有了家人的理解、支持和信赖,还有自己对法律公正的信心和对生命的热爱,安德鲁坚强地面对着一切,坚守着自己对正义的信念。他展现给人们的不是疾病的无情和痛苦,而是他的乐观与坚强。他像一棵在寒风中毅然挺立的大树,执著地等待着春天的讯息。最后,法律终于还给了他一份沉甸甸的公正——安德鲁胜诉了。而此时,他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犹如即将燃尽的蜡烛,摇曳着最后的灿烂,释然。因为他懂得,他刚刚打赢一场已经超越了生命意义本身的战斗。
  
  三、对生命的热爱与对正义的坚守
  
  他在法庭上,撑着病弱的身体,与歧视和偏见展开意志的较量。他淡然的微笑抒发着对律师事业的热爱、对家人朋友的关心和爱护,甚至,对那个歧视他、解雇他的前上司,也能发出来自内心的赞美——“他就是我想成为的那种律师”。目睹了这一切,谁能不去愤慨这个社会对他的不公?一个热爱生命、坚信正义的年轻人却饱受歧视与争议。在同性恋派对之后,米勒忙着做庭审准备,但是安德鲁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并不急着做庭审准备,却放起了MariaCallas的歌剧Andreachenier(这部歌剧讲述法国大革命时期暴民烧毁了玛德莲的房子,她的母亲因为救她被烧死)。歌唱者用愤怒激昂的女高音讲述着歌剧主人公玛德莲的遭遇,米勒坐在燃烧着的壁炉前的桌边,安德鲁拖着他的点滴瓶架,边倾听着歌剧,边讲述歌剧的剧情和歌词。此时电影的视角是在安德鲁的侧上方,观众可以看见他的吊瓶、他因为艾滋病的折磨而稀疏的头发、他听歌剧和讲述时投入专注的表情,仿佛上帝在注视着这个即将进入天国的人。他用舞蹈般的动作诉说着对生命的渴望和留恋,对生命的奇迹的憧憬,一个人性光辉四射的形象跃然出现在屏幕上。他是伤痕累累的勇敢战士,在重重磨难中奋力抗争。在铿锵有力的音乐声中,谁能不与安德鲁一起流下激动悲壮的泪水?而观众,也深深懂得了生命的可贵和尊严。在历史的长河中,每个生命,或辉煌或平淡,都有着一份独特的精彩和感动。虽然我们终将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成为永远的风景和尘封的往事,但只要我们爱过,恨过,拥有过,努力过,谁又能否认我们不是勇士呢?
  
  安德鲁把庭审当做一个舞台,他要向所有人宣告:尽管人的一生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痛苦,但爱与信念将战胜一切磨难,把人世变成天堂。米勒曾问他:“你为什么喜欢当律师?”安德鲁说:“因为我懂法律,我喜欢法律。有时候,我觉得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