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电视艺术论文 >> 正文

听唱新翻杨柳枝——简评动画片《虎王归来》

时间:2012-9-18栏目:电视艺术论文

听唱新翻杨柳枝——简评动画片《虎王归来》

  欧阳逸冰

  中国有出息的动画人,正在脚踏实地地为继承,和发展中国动画艺术而努力着。所有真诚期盼中国动画大发展、大繁荣的有识之土,必将毫无偏见地对国产动画片已经取得的创作成绩给予热情关注和积极鼓励。

  譬如,《虎王归来》所展现的成绩就是很可喜的,值得我们认真研究。

  统御《虎王归来》整体构思的是最宝贵的动画思维。

  笔者以为,具有动画思维的艺术家才可能是动画艺术家,运用动画思维表现生活的作品才可能是动画艺术品。也可以说,没有动画思维就不可能进行真正意义的动画艺术创作。近若干年来,我们日夜苦思的,何以望人项背而尚不能及的一个关键所在(当然还有其他原因),或许正在于此。

  那么,什么是动画思维? 《虎王归来》的动画思维是怎样体现的?

  纵观百年来动画艺术史,不难发现,动画艺术家触摸世界、感知世界和表现世界,具有独特的动画思维方式。这种动画思维的本体特质就是——幽默以及以幽默为支点而飞腾出来的想象。

  幽默至少具有这样的基础因素:睿智、乐观、机趣和尖锐。

  《虎王归来》以脍炙人口、家喻户晓的武松景阳冈打虎为序曲,但其并非是张扬“英雄豪气壮云天”,而道出的是醉酒误伤华南虎。这并非是对经典文学《水浒传》的大不敬,更不是亵渎神明,而是暗示观众,本片秉持的是当今时代的新观念——追求和谐,珍爱生命。由此而后的构建,才尽显重写“英雄打虎”的动画思维:

  武小松因七岁的小妹妹被“老虎”掳去,愤而大怒,誓与老虎争高下,不报此仇枉为人。然而,当他真的面对虎啸风生之时,却又吓得浑身战栗……无奈,在“难友”小刺猬眼前,脸面下不来,只好拼死一战——却原来那是一只操陕西口音的周氏男子假扮的虎,不过是用来吓唬路人,以劫财物罢了。如此再向虎山行,又遇一只由骗子操弄若干狐狸伪装而成的假虎。第三次遇见的可是虎王(真老虎)了,初生之犊武小松不知深浅,一通叫骂,意欲再现当年祖师爷武松打虎的冲天豪气。不料,被迫应战的虎王对他几次三番地爪下留情,在前来救援的女店主的协助下,武小松保住了小命。当七岁小妹妹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时,武小松才明白——是虎王从人扮的假虎手中救出了小妹……

  面对社会生活中某些道德沦丧的严峻现实,《虎王归来》的动画艺术家们在大声发问:世间之害,虎耶,非也?回答是,歹心猛于虎!然而,他们并没有就此以怒目金刚的模样,发出雷霆万钧般的怒斥。如果是那样,就只能成为政论剧而不是动画片了。他们将满腔的义愤化作了嬉笑讽喻,令人忍俊不禁而又拊掌大快.

  这就是《虎王归来》的动画思维。

  笔者在拙文《动画的贫困》中,批评了当下一种似是而非的创作现象,暂名为“按文索图”,即,按照已有的文学故事如文绘制,再让画面活动起来,犹如速翻小人书,活动变人形……动画者,“画”中之人“动”了也。如此理解动画艺术,是否失之偏颇?所谓“偏颇”就是丢失了动画艺术的本体特质:动画思维。

  具体说来,让我们看看《虎王归来》是怎样显现其动画思维魅力的。

  首先,《虎王归来》的构思是睿智的。

  “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然而,在经典文学著作中“新翻”是危险的。其危险在于:有睿智独照的思想吗?有深厚文化的功底吗?缺一必败。《虎王归来》的睿智与文化思考在于审时度势,把那个时代“以虎为害”的观念,从而极力赞美“英雄打虎”的惯性思维,变为这个时代“以虎为珍”的观念,从而进行逆向考量,视武松打虎为“醉酒误伤”。如此一变,豁然开朗,千山万壑呈现眼前,这才可以把武小松仿效祖师爷,誓与老虎“不共戴天”的故事编得那样轻松好笑。因为,历史往往是这样的,第一次如果是悲剧(正义)的,第二次的刻意重演就可能是喜剧(滑稽)的。

  其次,《虎王归来》的基调是乐观的。

  《虎王归来》的喜剧焦点(题眼)是十来岁的武小松要打虎王,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片中所有的喜剧性情节与细节皆源于此。武小松虽不是被嘲弄的对象,但他是祖祖辈辈“视虎为害”的惯性思维的载体,需要改变的只是他的思维方式。然而,武小松又绝非是个抽象观念的符号,而是一个十分鲜活,个性十分突出的饱满的艺术形象。他豪气冲天而又心存胆怯,他誓言铿锵而又小心谨慎,他一身正气而又调皮狡黠,他嫉恶如仇而又陷入误区,他武艺了得而又年幼力薄,他十分自尊而又三分虚荣……他惹人喜爱,却又令人可笑。《虎王归来》的主创笑嘻嘻地将他自身的矛盾善意地放大,总是让他有惊无险、柳暗花明。因为主创在他的身边设置了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泼辣而又善良的女店主,以保护未成年人为己任,常常在武小松的莽撞行为中横插一杠,又在其生死关头慷慨援手;另一个是小刺猬,它是隐蔽巧妙的虎王卧底,又是点化武小松化险为夷的好友,还是人小鬼大的老“江湖”。由此构成主角与主配亦“敌”亦友的人物关系,演绎着层出不穷的喜剧情节。而这些情节的发展,总的方向非常明确,那就是——为正义而除害,因公平而和谐。

  再次,《虎王归来》充满了机趣。

  好看的动画片总是充满了机趣,而机趣正是动画艺术家的智慧之花。《虎王归来》故事转折点都是机趣的爆发点:在“三碗不过冈”的小酒店,不管武小松展示了怎样了得的武艺,最终还是被泼辣女店主抛出的长长的裙带裹进了襁褓之中,“惨遭”囚禁,就因为遭囚禁,武小松才结识了滑头滑脑的老江湖小刺猬。这一结识,埋下了长长的伏笔,小刺猬引领武小松迤逦而去,辨善恶,识真伪,最终奔向虎王。两次遭遇假虎,可谓妙趣横生。第一只假虎竟然是操着陕西口音的周氏男子,并且号称“劫财不劫色”,令人发出会心的微笑。第二只假虎,令人忍俊不禁的是狐狸们的怨声:我们再狡猾也没有你们人狡猾呀……更令人笑后深思的是,狐狸们摘下魔帽子,“找回了自我”,后悔不迭地大呼冤枉,俺们要那些破铜烂铁干啥呀!它们哭叫着,扔掉了骗子劫来的金银宝器……由此,狐狸们道出了虎王居住在东山,这才揭开了最后的高潮戏。

  第四,《虎王归来》的反讽是非常尖锐的。

  武小松尚未见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