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报告总结 >> 调查报告 >> 正文

黄浦江源头水质调查报告

时间:2007/11/4栏目:调查报告

本文图均略 黄浦江源头水质调查报告 水,是生命之源。地球上最早的生命便是在海洋中诞生的。 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上海每天工业、生活用水都离不开它,但现在越来越多上海的人喝起纯水来,为什么呢?一方面是现代都市人追求健康,更重要的一方面是自来水里的氯味太重。上海居民所用的自来水绝大部分取自于黄浦江,正因为现在黄浦江的水质污染已较为严重,水体发黄混浊,所以自来水厂为了保障居民用水的卫生,长期以来一直使用氯气对自来水进行消毒。是黄浦江本身由于工业排污引起水质污染,还是黄浦江的源头出了问题,我趁到天目山学农的机会,到黄浦江的发源地去进行一番考察。 据最新专家考察结果显示,黄浦江的源头在浙江省安吉县境内,发源于龙王山。有两条主要的溪流,一条是西苕溪,另一条是东苕溪。安吉县境内的溪流,几乎全部汇入西苕溪,呈叶脉辐聚状单一水系,因此,西苕溪是黄浦江的主源。我的调查就以西苕溪为主。     (水样)图-1 我去了西苕溪的上、中、下游三处作了调查。西苕溪上游,即龙王山。整个龙王山垂直分布十分明显,常绿阔叶林、阔叶常绿落叶林、矮林、灌木林、灌草丛依次而生,溪流在山间或隐或现,在半山腰的地方我采集了水样A。继续上攀,口渴时捧些山水解渴。口味甘甜,正如广告中所说的××山泉有点甜,此话不假。到了龙王山顶,其峰顶平坦如田,广数百亩,当地俗称千亩田。龙王山的水即由其下流出,该处就是黄浦江的真正源头。我学农时居住的农民家的附近,就是西苕溪的中游,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西苕溪中的水很少,河床里的石头全部露出来。河中有当地人家养的鸭子在嬉水;也有人在用溪水洗衣服,在我下去采水样B时,感觉到水流相当湍急。在河中间,向两岸望去,因为是在村庄里,岸边已有许多生活垃圾,有废弃的塑料袋、泡沫塑料、空瓶子等东西,但由于水流较急,估计对水质影响还不是最大。而且当地人在河中洗衣服,大多采用最传统的方式――用棒槌敲打,几乎不用洗衣粉,所以洗衣粉中磷对水质的污染的可能性也不存在。西苕溪的下游在安吉县县城递埔附近,河面十分开阔,但是水量仍旧很小,整个水流面积占河床底面积的二分之一都不到。估计是由于在安吉县建成了投资100亿人民币,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相当于6座秦山核电站的天荒坪抽水蓄能电站,在西苕溪的中游还建了赋石水库和老石坎水库,减少了西苕溪中的水量。在此地我采集了水样C。 在学农期间,我还认识了全国劳动模范植树王――杨老伯。他告诉我在种树的地方有一眼山泉,于是我又采集了山泉的水样D。 我首先使用数字式酸碱度测试计(比用pH试纸测定精确度高)对水样进行了pH值的测定。(图-1) 可以从这张图表中看出,水样的pH值在6.3~7.3之间。整个西苕溪的水质十分好,水质基本呈中性。水样A略显碱性,有可能与其采集地因素有关,水样A是采集自龙王山,也就是刚从千亩田流出,而千亩田是一片沼泽,在沼泽中的某些物质导致了水样呈弱碱性。而由于河流也有一定的自净能力,因此到中游附近便呈中性。而到了下游,因为是在县城附近,所以当地的工业、生活用水会对水样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水样呈一点点酸性。而山泉有可能是山中植被及山上的岩石所含的化学物质等原因,造成pH值更为低一些。 硬度 9对水样我还作了水体硬度测定,采用铬黑T为指示剂,用EDTA-Na等化学试剂测定,并用自来水加以比较。(图-2)     A  B  C  D  自来水 图-2 从图表中可知,整条西苕溪的水都属于软水,测定时Ca2+、Mg2+的离子浓度接近于零,可见现在黄浦江源头仍然是洁净的,没有受到过多的人为因素的影响。 综合上述调查结果,不难发现黄浦江的源头并没有出什么问题,黄浦江水质污染的主要原因还得从上海沿江工厂的排污中去寻找。黄浦江的源头现在是洁净的,但在我的调查过程中也发现不少问题。比如在我参观天荒坪抽水蓄能电站时,由于该电站的发电机组尚未全部安装到位,一些地方仍在施工,从山顶上往下看,施工时的建筑垃圾随便倾倒在山下,造成了环境的二次污染。之所以建造抽水蓄能电站,是因为考虑到水能是一种没有污染的能源,是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出发,而施工时却不注意环境保护,贪图一时的便宜,把建筑废料往山脚下倾倒,而不用卡车运到山下再作处理。看似现在能节省一些运输费,但从长远的利益来看则是得不偿失,就像一九九八年长江流域发生的百年罕见的特大洪水所造成后果一样。多年以来,在长江上游四川省的森林砍伐量大大超过了国家所规定的标准,而其所获得的经济效益如何呢?不妨先来看看一棵正常生长50年的树的效益柱状图。(图-3)(引用《环境教育》部分数据) 从图中可以看出,砍伐一棵树能获得300美元左右的直接经济效益,而损失的却是将近200,000美元的生态经济效益,得与失的比例是无法想象的,长江流域的特大洪水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别看现在黄浦江的水量充沛,但是如果不注意对其源头的生态环境加以保护,那么将来吃亏的仍旧是我们自己。在我学农期间所居住的村庄中,农业生产的余料及生活废物的处理十分随便:农作物秸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