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中国期货业开闸外资 瑞富、高盛“抢滩”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8月27日,中国证监会在其网站上公布了港澳机构申请期货经纪公司股东资格审核的具体实施细则,这意味着在《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框架下,尘封已久的中国期货业终于开启了对外开放的大门。 

  证监会期货部一位人士称,监管部门已经开始接受港澳地区的金融机构参股国内期货公司的申请。多家期货经纪公司认为,随着这一实施细则的推出,在引进国际资本的同时,期货行业的整合、重新洗牌即将拉开序幕。 

  持股10%的限制 

  其实“狼来了”的喊声在期货业内已经回响了多时。同样作为金融行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都先后对外资开放,出现了独资、合资的金融机构,唯独期货经纪公司对外资介入的禁令一直维持到现在。 

  2004年8月底,商务部副部长安民与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唐英年,在北京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扩大开放磋商纪要。按照该纪要, 2005年1月1日起,香港中介机构可在内地设立合资期货经纪公司。随后签订的《内地与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也有相同的规定。不过相关细则迟迟未公布。 

  此次公布的实施细则正是对上两份纪要的具体铺陈,由此,期货公司对外开放工作正式启动。根据CEPA及相关补充协议的规定,允许持有香港证监会牌照或在澳门金融管理局登记的中介机构,在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条件下,允许在内地设立合资期货经纪公司。持牌中介机构拥有的股权比例,不超过49%含关联方股权,合资期货经纪公司营业范围和资本额要求等,与内资企业相同。 

  港澳机构要申请期货经纪公司股东资格必须持有香港证监会颁发的牌照,或经澳门金融管理局登记,从事期货经纪业务五年以上并合法存续,近五年未受到过金融、证券监管机构处罚或纪律处分;注册资本中实缴部分及股东权益,折合为人民币均不低于5000万元;最近两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香港服务提供者,近五年没有违反财政资源规则资金要求,澳门服务提供者,近五年没有违反澳门相关法律和澳门金融管理局关于财务指标和资金要求;近五年未受到司法机关处罚;没有未决诉讼,或者未决诉讼标的金额低于其股东权益的30%。 

  细则中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如拟持有期货经纪公司10%以上股权,或者拥有期货经纪公司实际控制权含关联方,其期货经纪公司股东资格,应当经中国证监会核准。此举似乎表明,证监会对外资介入仍有10%的限制。 

  外资抢滩登陆 

  大门打开,虎视眈眈的客人即将进来。 

  尽管CEPA和补充协定中规定,只有香港和澳门的注册公司可以先期进入中国内地,但是由于香港是国际市场上最重要的自由港之一,几乎所有的大牌公司在港都有自己的桥头堡,多数都符合证监会的相关条件。可以说,此次对港澳的开放,实质上就相当于对外资的整体开放。 

  据一位国际知名投行在中国的财务顾问透露,包括最大的非银行类期货经纪公司——美国瑞富集团和荷兰银行,甚至高盛集团这样的巨擘,已经开始在国内与多家公司有深入的接触,而且“可能于一两个月之内就向证监会递交有关申请了”,但该人士没有透露哪家公司将成为投资对象。 

  至于这些外资公司急切要进入狭小的中国期货市场的原因,该人士称,目前他们并没有把短期盈利当作目的,而是要在这个市场上抢滩登陆,跑马圈地。外资公司看中的是中国期货业的前景,也可以说是“未来的钱”景。 

  目前,美国纽约、芝加哥和英国伦敦等地的期货市场已经非常成熟,是国际期货市场上最重要的环节,如果中国的期货市场可以全面对外开放,例如允许国内投资者进入海外市场,国外投资者进入上海、大连等地交易,中国将和美国、英国一起组成全球范围内、全时段的最佳期货投资链条。 

  今年8月,瑞富全球总裁、美国证券业协会FIA主席Joseph,在亚洲衍生品大会上表示,瑞富把中国当作国际市场的一环,而不是一个单一的市场。“我们不会以竞争者的姿态进来,而是希望通过合资或者合作,与中国合作者共同开发业务。” 

  曼氏金融香港公司首席执行官西蒙·雷邦德表示:“我们在香港地区组织的团队,基本上全部由中国人组成。我们在寻求与中国内地企业合资的机会。” 

  尽管中国期货市场未来的发展仍存在不少未知因素,但是外资公司进入中国确立桥头堡却是势在必行的。 

  一位正在与国内期货公司谈判的外资公司人士表示,他们在选择国内合资对象时,一般要求期货经纪公司有一定的盈利能力,不能长期亏损;地域条件要比较合适,一般选择在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最好在将来证监会允许时,能拿到对公司的控股权。该人士表示,这样筛选下来,可能只有几十家公司会被外资相中,绝大多数则很难得到外资的参股。 

  小公司将离场 

  外资公司进入中国,规模、管理经验的优势是中国公司不能相比的。 

  以瑞富集团为例,该集团注册资本5亿美元,公司管理资产达到470亿美元。而中国最大的期货公司——中期集团期货部分的注册资本也不到5亿人民币,而整个期货市场的保证金总额也仅有百亿人民币左右。规模相差可谓之大。 

  实达期货副总经理林东伟承认,如果国内公司获得外资参股,在资金、管理上肯定会比未获得外资参股的期货公司有较大的优势。 

  而且,如果期权产品顺利推出,国债期货、股指期货乃至外汇期货等金融衍生品逐渐成为我国期货市场的主流,国内期货经纪公司在这些产品上缺乏管理经验,软硬件不够协调以及研发上的落后,将更衬托出外资在这些方面的优势。 

  期货业协会副会长、金鹏期货董事长常清也认为,在这些产品推出,加上内外盘连通后,合资的期货公司的优势会非常明显。 

  外资公司在复杂的期权衍生品研究,金融衍生品研究,以及贯通内外盘的操作经验上,都要比国内期货公司领先不少。 

  届时,中期集团、浙江永安等国内旗舰型的公司如果还独善其身,是否仍能保持业绩的领先,则成为疑问。而可以预测的是,一些外资参股公司将异军突起。而一些目前已经处于生存危机的公司,被迫出局的结果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目前国内的180多家公司必然会有一个很大的整合过程,而最后会呈现一个怎样的局面,180多家公司有多少能存活下来? 

  瑞富集团亚洲区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办事处首席代表汪炳良认为,韩国衍生品市场发展迅速,股指期权交易量占世界首位,但仅有12家公司,目前中国有180多家公司,显然太多了。 

  林东伟认为,中国的期货行业洗牌

势在必行,今年行业交易清淡,多数公司亏损,而且一些金融期货品种的准备也要求期货公司进行适应调整,而外资公司进入这个市场,也会促进这一期货公司蜕变的进程。 

  业界普遍认为,目前代理量居于前列的公司会寻找一些外资机构参股,从而获得强强联合的优势,彻底确定在中国市场上的领先地位;而一些不愿意被稀释股权,或者未能获得国外参股的公司,可能会大量地兼并重组,组成国内集团型公司,与合资公司对抗;一些更小的公司,则只能黯然离场。 

  常清认为,行业洗牌,会在监管部门允许期货公司综合性经营,大量新产品,特别是金融衍生品推出,而且内外盘开放后才会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局面。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