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浅析我国企业所得税法中存在的某些问题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摘要」我国企业所得税法中主要存在两大问题:调整范围狭窄,内外资企业税负严重不公,外资企业实质上在享受超国民待遇;企业所得税税率偏高。应采取的改革措施是:统一企业所得税法,降低税率。

    「关键词」超国民待遇;偷税;调整空间「正文」

    企业所得税,从广义上讲,是对所有企业的所得依法征收的一种税;从狭义上讲,是对中国境内企业(外商投资和外国企业除外)的生产、经营所得和其他所得征收的一种税。通俗地说,就是对内资企业的收益额(包括来源于中国境内、境外的所得)征收的所得税。企业所得税法是指国家制定的用以调整企业所得税征收与缴纳之间权利及义务关系的法律规范。我国企业所得税法当中主要存在两大问题:1、企业所得税法调整范围比较狭窄,不包括外商投资企业和外资企业,使得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税负不统一,不公平,造成税收征收上的歧视性待遇,实质上外资企业在所得税方面享受的是超国民待遇。2、企业所得税税率偏高,在某些程度上挫伤了企业进行扩大再生产的积极性,反而提高了企业偷税的积极性,使得企业所得税法对税收的调整空间大为缩减。

    下面我将主要从这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目前,我国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分别适用于《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即对内外资企业分别立法,分别调整,其实已无必要。我国已经加入WTO,我们是在一个平等的环境里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经济交往,我们可以享受到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种种好处。国际贸易的基本原则,如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及透明度原则等我们一定要遵守,给予外资企业同内资企业同等条件下同等的待遇已足亦,我们没有必要给予更多的待遇,即超国民待遇。至于说给予外资企业更多的优惠可以扩大吸引外资方面,实际上也无必要,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是一个很大及很有发展潜力的产品生产场所和商品销售市场,明智的企业家会非常看好中国这个巨大的投资市场并进行投资,吸引外资并不是只有税收优惠—超国民待遇这一个方法行的通,更重要的是为外资企业提供同内资企业一样的法律保障,譬如不能征收和国有化,若必须为之,则应给予相应补偿。综观世界各国,绝大多数国家对于企业所得税都适用同一部法律。

    更为重要的是,我国的企业与外资企业相比,并不具有很明显的优势,为了保护我国的国内产业,尤其是幼稚产业及夕阳产业的发展,我们更不应该给予外资企业更多的优惠。目前,我国内资企业所得税税率有以下两个方面的规定:(1)企业所得税的法定税率为33%;(2)两档照顾税率:对年应纳税所得额在3万元(含本数)以下的企业,减按18%税率征收;年应纳税所得额在3万元至10万元(含本数)的企业,减按27%的税率征收。而外资企业适用于30%加3%、24%加3%、15%加3%的税率。外资企业在诸多方面都享受税收优惠,譬如:(1)区域性税率优惠政策。对设在沿海经济开发区、保税区、高新技术开发区域在内的外商投资企业,享受减按15%或24%税率征收所得税的政策;(2)新办企业定期税收优惠。外资税法规定对新办的生产性外商投资企业,自获利年度起,享受“两免三减半”税收优惠政策。(3)鼓励再投资政策,等。这样就使得内资企业税负重,税率优惠少;外资企业实际税负轻,税率优惠多。内资企业优惠税负和实际税负分别是外资企业的一倍多,这实际上形成了对内资企业的歧视性待遇。由于外资企业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而内资企业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这样内外资企业所得税负不公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地区差距不断扩大,国民经济发展不平衡。

    因此,我们应该统一企业所得税法,使内外资适用同一部法律,这样才能公平税负、规范税制、支持各类企业发展,与国际企业所得税法接轨、强化税收征管并便于调整。

    其次,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偏高,大部分企业的所得税税率为33%,即企业近1/3的所得都要上缴国库。企业“辛苦”赚来的钱都转移支付了,使企业“感到” 不公平,并且这会使企业再投资的资金来源不足,企业就没有更大的积极性来搞生产(尤其是国有企业)。此外,对于那些用税后利润分给投资者而产生的投资收益仍然要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企业来说,存在着双重纳税的问题,这是很不公平的。因此,企业总是想方设法的偷税。

    税收是国家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说公共工程、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的资金都主要的来自税收,而企业所得税是我国税收的第二大税种,是国家参与企业利润分配的重要手段,在国家税收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从企业所得税的计算公式“应纳所得税额=应纳税所得额×适用税率”中看出,要想增加税收,可以从两个方面改善:1、扩大税基,增加企业收入,增加应纳税所得额;2、提高税率。对于第二个方面,税率不能无限制的提高,其设置应该有一个比较合理和合适的位阶,不能过高。结合第一个方面,我们可以借用刑法当中“严而不厉”的概念:“扩大犯罪的打击面,适当降低刑罚”,即扩大税基,降低税率,否则,税率过高的话,税法对税收的调整就会缺乏足够的空间,没有弹性,国家的税收反而不能增加,那么税法的立法目的就不能很好的实现。这一变通,看似数字的变换问题,实质上是结构的变化。关于税法对税收的调整,通俗的说,应该是“放水养鱼”(保持并扩大税基),而不应该是“杀鸡取卵”(提高税率),即使对于经营状况不很良好的企业亦应如此。譬如说一个企业已经连续亏损几年,那我们也不一定非要该企业破产,而是尽力的挽救,保持税基,该企业连续亏损可能是因为刚刚起步,经营不够熟练,也可能是因为最近资金周转有困难,也可能是因为最近换了法定代表人或者经理而新的接替者尚未熟悉业务,等等。等企业度过了难关,由亏损变为赢利,保住了税基,自然企业所得税就由负数变为正数,国家的财政收入也就增加了,企业所得税法的立法目的也达到了。

    由于税率过高,在实践当中,有些企业为了偷税,把一大笔款以福利—— -具体而言以住房公积金的形式挂在帐上,以此增加企业的支出,减少企业应纳税所得额,而实际上这笔款项并没有发给企业职工,除非该职工买房,而是作为企业的一项可自由支配收入不断的循环并增加下去,投入企业的再生产。过高的税率,在某些方面增加了偷税的可能性,反而不利于税法对税收的调整,不利于国民经济的发展。本人曾经以注册会计师身份到企业去做审计、验资业务,获悉,国有企业要求降低税负,主要是国有企业还未能真正走出困境,债务沉重,仍然需要在税收上给予适当扶持。而其他类型的企业也普遍反映企业所得税税率过高,企业所得上缴国家后所省无几,企业可自由支配的所得太少,企业想扩大规模发展障碍太大。借鉴其他国家,20世纪80年代以来,各国纷纷修订所得税制,继续

降低税率,扩大税基。比如,以1999年前与1999年的税率对比,英国由31%降至 30%;爱尔兰由32%降至28%;丹麦由34%降至32%;罗马尼亚由38%降至25%;南非由35%降至30%;日本由46%降至40%。值得关注的是,不少国家对公司所得税实行单一税率,如俄罗斯的企业所得税率由35%降至24%。另外,许多国家的税收来源主要集中在个人所得税上,而不是企业所得税上。

    因此,我们应该降低企业所得税的税率。

    目前内资企业平均25%税收负担,外资企业平均13%的税收负担。

    对于我国企业所得税中存在的这两个问题,综合起来,应该采取以下改革措施:制订一部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进行调整,取消目前的两部法律并行调整的状况。统一后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水平应当实行单一的较低的税率,可将税率定为24%,同时保留西部大开发地区15%优惠税率,最低不得低于15%,取消其他多档优惠税率,规范各种优惠政策。按照产业税收优惠为主原则,调整税收减免政策。只有这样,我国的企业所得税法才能更好的发挥对企业所得税的调整作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