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本色语文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本色之一:语文课要充分体现“读”的特点
  古人把学习称为“读书”“念书”,实在是抓住了学习语文的关键,只有“熟读”才能“精思”。“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些都是古人读书的经验之谈,至今仍闪耀着生命的光辉。
  语文课不能没有琅琅书声,一如鱼儿离不开水。这几年,语文课模式层出不穷。殊不知语文课一旦形成某种模式,就没有语文味了。这是许多语文教师深有体会的。素质教育呼唤把课堂还给学生,语文课要把语文还给语文课。从“满堂灌”到“满堂问”“满堂练”,都忽视了“读”这一学习语文的好方法,不是实质意义上的语文教改。散文要朗读,自不待说,其他文体的文章也离不开读。例如教毛泽东的《政论两则》,对初一学生无需做过多的文体分析,而要引导学生通过朗读、背读等形式,读出毛泽东文章特有的议论风生,读出富有表现力的祖国语言的语感。教学中,要培养学生“读”的好习惯,不同的课文学生可选择自己喜爱的方式来读,并逐步提高读的技巧,从而领悟读的乐趣,提高学习语文的自觉性。美国教育家吉姆·特利里斯提出一个高明的办法——给学生读书听,效果很好。他说:“我们过去重视孩子如何阅读,而忘记了他们如何自觉自愿地想去阅读。”这话说到点儿上了,很值得每个语文教师思考。
    本色之二:语文学习是日积月累、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内化过程
  综观我们的语文教学,从“工具性”到“人文性”,再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克服了语文教学指导思想上浮躁与功利的弊病。因此,语文教学要想方设法使学生保持对语文学习的那份用心和敏感,在生活中用语文、学语文。美国教育家华特·B·科勒斯涅克说过一句著名的话:“语文的外延几乎和生活的外延相等。”语文课最忌教师把一篇好端端的课文肢解为多个知识点,设计成一连串的问题,难倒学生后教师点破。把语文课上成纯理论课,是语文教师的罪过,是语文学习的悲剧。叶圣陶先生说:“课本无非是个例子”,他强调语文学习要举一反三,有道理。相反,通过大量阅读、感悟和体验,举“三”反“一”,同样有道理。儿童从咿呀学语到会自如地说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在初中时和现在同样阅读《西游记》等古典名著,感觉自然迥异,这里面有个“阅读年龄”的问题。
  “内化过程”不全是靠语文课堂教学这个“外力”能奏效的。语文学习的过程可以说是学生的心灵历程,主体的作用不容忽视。因此,教师要千方百计培养学生的语文学习兴趣,重视学生的情感体验。读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要引导学生体会月下荷塘的静美和作者“颇不宁静”的心态。读鲁迅的小说《孔乙己》,不只是理解封建社会对知识分子的戕害,更要领悟在那个世态炎凉的社会里,尽管孔乙己不愿脱下长衫又有些坏习惯,但周围的人竟是如此不公地对待这样一个苦人儿,竟是没有一点同情与怜悯!这是最能触动人心的。读高士其的美文《笑》,要在诵读中让学生体会“笑”在学校、“笑”在家庭、“笑”在我心里,读出会心的微笑,读出舒心的大笑,懂得笑口常开,笑对人生。读范仲淹的名篇《岳阳楼记》,疏通文字语句固然需要,更要引发学生倾听作者的心声,感受作者忧在天下人先、乐在天下人后的博大胸襟,润物细无声地进行“学会做人”的教育。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抛开把读书当成步入仕途的“敲门砖”不说,在崇尚个性张扬的今天,语文教师再也不能囿于教参的解释和传统的定论,要善于引导与点拨,容得下学生的见仁见智,甚至“异端邪说”,为学生创设宽松和谐的学习环境,开展更加宽泛的大语文教学。
  说到语文课的“本色”,我不禁想起返朴归真、铅华洗尽、清水芙蓉这些美好的词语。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在我看来,语文课的最高境界无乃两个字——本色。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