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探索适合学生的语文教学,构建课程文化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探索适合学生的语文教学,构建课程文化
  
  语文老师在上课中最害怕的一点是别人在评价课堂教学中冠之于“没有语文味儿”,这种担心,反映了他们已经从过去的关注突破和创新转向关注语文教学的本真。这说明,我们老师正在“让语文回到语文”中,明确了“语文教什么”的老问题。即遵循工具性与人文性相统一的特点去教语文。
  
  一、 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辩证思考
  
  语文究竟教什么,是一个原初性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惑着我们语文教师,《语文课程标准》的出台,结束了工具论者和人文论者之间的纷争。“语文是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的基本特点”.面对这一明确的表述和定位,语文教师似乎并未在实践这一理念时显得那么轻松,究其原因,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的路径不是被别人铺设好了的,而是自己在“走路”中寻找路径,是靠着教师辩证的哲学观点去教学的,是在守、突破与平衡中,创造性地走在“统一”的路线中。
  
  “统一”不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简单相加,也不是二者之间的折中点,统一即“一体化”,正如陆志平所言:“没有离开工具性的人文性,也没有离开人文性的工具性”(《语文课程新探》,东北师大出版社),工具性与人文性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是工具中的人文,人文中的工具。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就是力求在教学中实现二者的平衡,这样就能很好地把握住了语文本质属性的回归。
  
  工具与人文的统一,就像做汤。将盐、作料和水几者水乳交融地融合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哪是水、哪是盐、哪是作料了,这便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如果三者融合,水、盐、作料各自独立,有的咸的无法吃,有的淡得无味,有的无法下咽,这怎么吃呢?这便是工具与人文的分离现象。
  
  适合学生的语文教学首先以学好“工具”为主,即学习“言语”,方法还是听、说、读、写,这是语文修养生长的土壤。言语里自然有人的思想、情感、意识、观点,就不必再刻意往里加东西了,多加思想教育等这是对阅读的异化。
  
  二、 在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中教语文
  
  “教育过程首先是一个精神成长的过程,然后才成为科学获知的一部分”(雅斯贝尔斯,《什么是幸福》)。小学语文教育是基础中的基础,自然要在小学阶段为学生打好精神的底色,让他们形成一定的语文学科的知识和能力,借助学科的特点促进学生精神成长可称之为语文教学的终极目标。即借助语文的听、说、读、写的学科名片,帮助学生进入“交际”和“文化”的殿堂,这成了我们教语文的基本定位。
  
  1、让语言文字有魅力、有味道。通过以上的思考,我们可以将工具性理解为物质范畴,把人文性理解为精神范畴,而文本中的语言文字又不同于现实生活中的物质那样稳固和确定,由于它浸润着作者的思想和感情,牵动着读者的阅读期待,因此,这些语言文字便成了活的有生命的东西。例如我在教学《飞夺泸定桥》一课中“夺桥”部分时,开始让学生边自由读边用笔标出哪些词句告诉我们红军战士“夺”桥而不是过桥?意在引导学生开始与课文、作者对话,即将“言”转化为“物”和“意”.在师生交流中我发现学生对“夺”的领悟比较肤浅、模糊,多数同学不能抓住关键性词句去体会,读书处于浅表和分散状态,小结后继续引导:“这些语言又一次让我们感受到战斗的惊心动魄和险象环生,再默读这两段话,读着读着,你就会感觉到不同的词语会给我们不同的感受,用笔划下来,哪些文字给了我们怎样的感受。”学生在交流中,我感觉到同学们分明受到了心灵的震撼,但对“千钧一发”的理解还处于文字表面,不能通过读这一词语传达出自己读书的感受,说明学生对它的理解仍处于抽象的状态,他们头脑中形象还不够清晰、准确和具体,离作者赋予它的“意象”还有一定距离,我便点拔:“从课文或图中我们都能感受到桥头的火实在太大了,战士们若这时冲不出大火的包围,历经千难万险和敌人抢来的时间将失去意义,在13根铁链上一点点前进的步伐中鲜血就会白白流淌,敌人两个团的兵力就会一齐开火,22位突击队员就会面临着更加巨大的伤亡,这时敌人的援军也快要赶到,时间一拖,红四团将会面临巨大的伤亡,夺桥北上抗日的革命事业就会毁于这场大火中,此时此刻用一个成语形容,那就叫——‘千钧一发’!”老师的点拔,整合了教材内容,并实现了部分与部分之间的联系,结果学生再读书时能够入境入情,显然,词语所表达的信息,激活了学生头脑中储备的有关“大火封路”相似的生活体验,对“言”和“意”的理解和体验非常接近作者的原意。学生还能在反复读书中揣摩出哪些词语帮助自己走进课文的,这岂不又领悟了语言的表达?学生在读书中所表现出来的“情”和“意”都是因为他们对语言文字的有序、深入理解,对这些语言文字会逐步地喜爱和感悟,“文字味”赋予了语言无限的魅力,使“人文性”有了坚实的依托。
  
  2、在学习语言中培植生命。借助语言文字的教学,使语文课堂栽培学生的生命,一个重要的前提让语言文字在学生心中活起来,学生通过感悟语言,使思维有了力度,心灵深处受到触及,精神上获得愉悦感,教学的智慧通过语言文字转化为学生精神与思想的“生长”.工具性为语文教学的“体”,人文性为“魂”,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可理解为“魂体相附”,这就是在教学中注重人文性,但不是让人文性成为装饰工具性的矫情,而是通过加强人文性的深刻来实现工具性的丰富意义,离开工具性体现人文性,容易造成“魂不附体”的现状。既然阅读是一种对话,一种体验,自然要注意学习的内容、深度、场合和品位以及学习后自我总结时教师的概括和指点,要实现“工具中的人文和人文下的工具”的目标,教师的指导作用很关键,这时若做不到“统一”,只能是:或是教成了工具性的找不到家园的灵魂,或将语言教成只能被动训练、只能记忆的“空壳”.要借助语言培养学生的思想力和语言能力,必须让学生进行亲历的语言实践。我在教学略读课文《万年牢》时,尽力追求教学环节的简约和教学形式的简单新颖。在学生初读了解了文之大意后,我提出了这样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万年牢’这个词在文中出现了几次,每次这个词的背后的意思是不一样的,请你结合对每部分课文的理解读读这个词各是什么意思  ;哪种‘万年牢’更让我们感觉到了这个‘牢’的意思?”这一问题既推进了学生对课文语言理解的层次,又具有一定的挑战性,这是略读课文教学最重要的形式,学生围绕这一问题“潜心会文”,凝神定气,全力以赴阅读课文语言,向老师树立的目标出击,从而最大限度地调动学生,忘记了自己是在思考还是别人让自己思考。有价值的语言文字实现了课堂的最大价值。由此可见,没有对语言文字基础的夯实,其中的人文性就得不到真正的升华。这样,学生“由情识文”后,再“顺意品文”,两个层次统整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中。
  
  在阅读教学中,什么时间落实工具性,什么时候凸显人文性,这其中没有明显的定论,需要老师用心把握,要根据文本和学生生活的实际去把握,不存在孰重孰轻的问题,不管以什么为主,必须实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动态平衡,平衡才是一种科学的、适合学生的策略,适合的才是美丽。要在工具性和人文性中找到一种维持这种“统一”的概念,那就是课程文化,“文化”才能做到使二者既相互关照,互为依存,从而实现“语言文字——文化——语言文字”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在文化的引领下,课堂上学生才能多角度、全方位地从文本中积累文化知识,获得情感体验,丰富人生涵养,师生的生命活力才能得以最大程度的激发。
  
  李新岩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