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确立文章在语文教学中的地位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章幼学

[内容]

 

    语文教学主要是普通文章的教学,它的着重点不是文学而是实用文章,培养学生读写能力就是要培养学生掌握好实用文章这个工具。多少年来,人们对语文课的理解有其片面性,普遍认为语文即语言、文学,五十年代中期把语文分成汉语和文学两门各自独立的学科,恐怕也是出于这样的理解。以后又有人把语文课教成政治课、文学课等错误倾向,这都忽略了语文教学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即文章的教学。直到八十年代初才有人把文章教学提到了语文教学的议事日程,但仍没引起重视,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语文这个基础工具,从整体看应包括语言文字学、文章学、文艺学。文章学应在这个基础工具中独立门户且是语文教学中的主要矛盾。本文从以下四个方面来阐述其理由。

    一、语文课的基础工具性质,确立了文章在语文教学中的主导地位。几十年来,对中学语文课的性质众说纷纭:有说“工具课”的,有说“基础课”的,有说“基础工具课”的等等。毛泽东同志1936年在给延安抗大的信里指出:“三科(识字、作文、看书报等能力的养成)的文化教育,是整个教育计划中最重要最根本的部分之一。……如果学生一切课程都学好了,但不能看书作文,那他们出校后的发展仍是有限的。如果一切课程学了许多,但也不算很多也不算很精,但学会了看书作文,那他们出校以后的发展就有了一种常常用得着的基础工具了。”毛泽东同志在这里阐明了语文是学习和工作“常常用得着的基础工具”,揭示了语文课的性质。

    语文作为基础工具从语文能力体系看,应包括听、说、读、写、看、记、思、想八个方面,前四种为外部言语能力,后四种为内部言语能力。综合起来说,就是培养学生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而这一系列言语能力的培养必须以文章为基础,通过文章的读写教学去完成,否则将是空谈。曾祥芹教授认为语文教学大纲关于“中学阶段,学生要学习必要的语文基础知识,包括读写知识,语法修辞知识,文学知识等”中的“读写知识”应改为“文章知识”,因读写是技能而不是知识,这是很有见地的,值得称道的。

    二、语文教材内容的体系,决定了文章在语文教学中的主体地位。中学语文统编教材190篇,其中普通文章(诗歌、小说、戏剧除外)120篇,约占64%,表明普通文章是语文教学的主体内容。听说读写、看记思想也好,文字词语、句子篇章也好,都要通过每篇文章的教学去体现。文章是前者的依托物,是后者的统一体。文章知识是语文知识的主体,文章能力是语文能力的主导。如脱离文章这个主体去谈什么语文教学改革,去谈什么提高语文教学质量,那只能是徒劳的。

    普通文章作为语文教学的主体并非从今日始,早在二、三十年代教育家叶圣陶、夏丐尊合编的《国文百八课》就是以记叙文、叙事文、说明文、议论文等普通文章为主体。他们合著的《文心》就是用三分之二的篇幅讲普通文的,可见他们倡导的是普通文章的研究与教学。曾祥芹教授称他们是“普通文章学的先师”是恰如其分的。

    三、写作训练的目标,表明文章教学是中学语文教学的主要支柱。大纲规定:中学阶段,作文教学的目标,是使学生在能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基础上,具备现代语文的写作能力,特别是写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的能力。这三种能力是学生毕业后从事学习、工作经常用得着的文字表达能力。众所周知:学生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理解与运用主要是在普通文章的讲读教学中去完成的。文章的构成,文章的技法,文章的语言,文章的风格,文章的鉴赏等等都要通过文章这个中介来体现。我们平常看一个学生的语文水平怎样,主要看一个学生的文章读写能力;培养这种能力主要通过普通文章的教学,引导学生去寻找文章读写的规律性。如读后感的一般写法可分四步:[1]引,引出所读的内容;[2]议,阐发所引的内容,紧扣所引,抓住实质;[3]联,根据所议,联系社会实际,思想实际进行分析、联想;[4]结,根据议联,收束全篇,推出结论,解决问题。写好一篇记叙文就少不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结果等六个要素。写议论文就少不了论点、论据、论证三个要素。这要素,那要素,在普通文章的教学中都可以学习到,只有抓住普通文章的教学,学生的听、说、读、写才能落实,学生正确理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的能力才有根基,因此中学生的写作训练必须依赖于普通文章的讲读教学。

    四、语文课中的政治思想教育应立足于普通文章教学。古人云:“文以载道”,“寓道于文”,“道”要通过文章的教学来体现。在一篇一篇的文章教学过程中,对学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及审美能力、观察能力、思维能力的培养。曾祥芹教授在他的《文章学探索》一书中指出:“语文教学承担着多重任务,诸如语言教学、文字教学、文章教学、文学教学、思想教育、审美教育等等。在这多重任务中,最基本的任务是文章的读写教学。对文章的这种精密的高级的书面语言的学习和运用,是语文教学中基础知识和基本训练的‘核心’,是开发学生智力、培养学生思想品德的重要途径。”因此,语文课的思想教育要立足于文章教学,语文课的审美教育要贯串于文章教学。只有坚持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文,在篇章环境中切实学习语言文字,才能完成语文课的思想教育和审美教育的任务。平常所说的“因文解道,因道语文”,“文中求美,以文生美”也就是这个道理。如教鲁迅先生的《“友邦惊诧”论》一文,要帮助学生深刻认识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野心,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卖国行径以及他们之间的主奴关系,就必须引导学生紧扣课文中的字、词、句、段、逻辑、修辞讲读,弄清以下几个问题:[1]“友邦人士”对什么“惊诧”?对什么不“惊诧”?为什么要“惊诧”?[2]长此以往“国将不国”,那么怎样才象一个国?[3]“友邦人士”和“党国”之间是什么关系?这样一层一层的剥开“友邦人士”的画皮,认清他们的反动面目。一篇文章无论是采用记叙事实、阐明道理,还是说明事物、抒发情感,都为我们提供了语文知识技能与思想政治教育的依据。在文章的读写教学过程中,语文知识技能与思想政治教育是结合在一定的,相辅相成的。

    目前文章学的研究方兴未艾,很多大学中文系开设了“文章学”课程,招收了文章学硕士研究生,报刊开展了文章学的百家争鸣,一些中学按文章学改革教材、教法,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文章教学在语文教学中的地位仍尚未确立。例如,魏书生的“语文知识树”,就没有文章的合理位置。我以为现在是确立文章教学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地位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  徐道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