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德育管理论文 >> 正文

大斜阳村走出“维权三人行”

时间:2007-10-14栏目:德育管理论文

大斜阳村走出“维权三人行”
               

 

 

    在河北省涿鹿县大斜阳村有三位普通村民,他们不拿村里一分钱工资,自掏腰包为村里张罗了不少公共事务,成了村里公共利益的忠实代表。他们就是赵金龙(59岁)、张金明(56岁)、李贵福(55岁)。在这个人数不足900、人均年收入也不到900元的村庄里,三位老汉声望很高,甚至在县领导那里,大斜阳村的“维权代表”们都挂上了号。

向铁路公司讨要路权

    河北省沙蔚铁路有限责任公司承建了一条沙城至蔚县的地方铁路, 2000年的时候,路修到了大斜阳村。又过了一年,土石方铺垫路基完成,同时也因为该铁路呈半环状包围了大半个村子,村民通向外界的路几乎全部被拦腰切断。
    2002年1月的一天,赵金龙正在家里铡草,几个村民来找他商量路的事。“必须要铁路公司先把村里的断路问题解决好,路该平的平上,桥该架的架上,否则,一旦铺了轨,再要求解决断路问题就十分麻烦了。”讨论了一番之后,老赵决定尽快行动。
    1月15日至25日,十天严寒。老赵整天忙着往施工现场跑,考察、记录村路被损毁的情况。25日,铁轨铺到了村子地界。他和村民罗文贵、刘贵方前往工地,要求现场指挥的孙队长立即停止施工。铺轨进程暂时中断。
    当晚,承包工程的中煤12标吴经理找到村支书和村主任。次日,铺轨工程又开工了。老赵等人急了眼,再次赶赴施工现场进行阻拦。施工方理直气壮:“我们已经和村里达成协议了!”几个人返回村里,在村干部那里看到了复工协议:施工方恢复施工,赔偿村里15000元道路损失费。由于公司暂时没有资金,支书等村干部同意用自己的钱“先行垫付”。据说,当时的村支书承包了铁路上的一些活。
    “被侵权的一方竟然答应给侵权方垫付赔偿款,哪见过这么稀奇的事?!”28日一早,铁轨眼看就要进村。赵金龙豁出去了!他整个人躺在路基上。施工方连忙安抚,许诺支付12000元钱。
    停工到2月2日,铁路公司的一位副总裁出面,与赵金龙等3人谈判,最终村委会与铁路公司签署了一份协议:铁路公司赔偿村民48000元,交付建桥押金10万元,同时恢复施工。可副总裁说,现在是周末了,要等周一才能拿到钱。到了周一,铁路方面只拿出了48000元,押金却没支付,理由是银行没钱了,无法提款。
    赵金龙坚持必须当日按照协议支付全部款项。吴经理说:“要不你跟我去沙城取?”赵金龙回忆说:“当时我判断他是在考验我的胆量,以为我不敢去。”
    到了沙城,吴经理对赵金龙招待得很好,只求他“高抬贵手”,别要押金了。吴甚至答应给赵金龙等人“一人弄个万儿八千”的好处。赵金龙想都没想,断然回绝。次日,他终于带着10万元押金回村。
    接着,围绕道路怎么修、桥梁怎么建等问题,双方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谈判。最终,双方达成协议:铁路公司为大斜阳村修复被破坏的15条村路,平整4个交叉路口,修建三个漫水桥和一座路桥,修复两个街道。
    第一次维权,让这些“代表”们初步在村民中树立起了威信。

架起一座“利民桥”

    大斜阳村西头有一条名为后沟的河,过去只要稍微涨点水就不能行走,一年四季有三季不能通行。现在河上新修了一座石拱桥,极大地便利了村民通行。这座桥也是三位老汉组织建起来的。
    2004年4月,炎黄农民研究中心工作人员战冬娟领着两个大学生来到大斜阳村,打算在这个村庄做一次参与式扶贫实验。
    这时,老赵提到了村西头桥的事。“县人民银行和县水利局共支援了54吨水泥,让我们自己建桥。我建议建一座桥吧。如果不赶紧利用,日子一久,堆在大队里的那些水泥恐怕连袋子都没了。”赵金龙是担心那些水泥被挪用。就在附近乡镇,一个村支书去年以本村修路需要上级支持为由,找县里要了50吨水泥。但是,水泥马上就被他转卖了,县里来检查,这个书记说卖水泥的钱“还了欠餐馆的债务”。
    很快,在村民的推举下,一个由5人组成的“建桥领导小组”成立了:小组组长赵金龙负责统筹工程的各项事宜;李贵福负责工程的各项开支;张金明和党员代表王品昭共同负责领工和验方,另外由党员代表寇明升负责修桥工程的具体事项。修桥期间正是农忙时节,领导小组实行“出工记账,不出工摊钱”的办法,成功解决了用工的问题。
    一座6米长、6米宽,拱长2.5米的石拱桥,终于矗立在河道上。这座小桥看起来不太起眼,却见证了村民们在自主进行公共建设的过程中所张扬、勃发的公共精神。村民们把这座桥称作“利民桥”。

捍卫生命之水

    2004年6月11日下午,一场罕见的倾盆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