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教学管理论文 >> 正文

引导孩子“学做真人”

时间:2007-10-22栏目:教学管理论文

——记山东省文登市实验小学校长侯溪萍

  “学做真人”不是一个时髦话题,却是一个当代教育应当特别关注的问题。山东省文登市实验小学校长侯溪萍,就是一个引导学生“学做真人”的执著探索者。

  “拾”来的10元钱引发的思考

  一天,一位学生将10元钱交到侯溪萍手里,说是路上拾到的。对于这种拾金不昧的行为,侯溪萍当然在班上进行了表扬,并奖励她一朵小红花,给其所在的小组加了分。但没过几天,孩子的妈妈来校造访时,忧心忡忡地说了一些孩子在家偷钱的行为,并恳请侯溪萍给予帮助。侯溪萍突然想到那交公的10元钱。

  孩子被叫来了。谈话就在她妈妈的面前进行。侯溪萍的神情虽然略带严肃,但却始终弥漫着关爱之情。她说,通过“拾”钱交公获得小红花和给小组加分,说明你有一定的荣誉感与集体感。但以偷代拾,不但称不上一个诚实的孩子,还有可能对你的道德品质的养成产生很坏的影响。

  侯溪萍一直没在班里谈及此事,她维护了这个孩子的自尊,也点燃了她“学做真人”的希望。后来,这名学生成了一个诚实守信的孩子。

  于是,侯溪萍在思考: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所说的“学做真人”绝非空穴来风,它是当今中国教育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自此,她将教学生“学做真人”放到了举足轻重的位置上。

  从周记中发现孩子的另一面

  要想让学生学做真人,首先就要让学生学说真话。借助周记这样一种载体,无疑是了解孩子心灵世界的一个窗口。侯溪萍要求学生在周记中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想真实地呈示出来。

  有一天,侯溪萍在一篇周记中发现,一个学生写到学校另一个表现很乖的女孩,他的评价与教师的看法大相径庭。这个女孩甜甜的话语、微微的笑容,给所有教师带来的都是高兴与愉悦。这种嘴甜口巧的女孩,没有一个教师不喜欢。但从这篇周记中,侯溪萍才知道,那个对老师嘴甜的女孩对同班同学及教师以外的人,却表现得相当冷淡。

  这对侯溪萍的心灵震动极大,甚至改变了她评价学生的思维走向。她开始表扬那些不太会说教师好话却又真诚守信的学生,并一次又一次地向学生传授诚实是立身之本的人生观念。她向那些言行不一的学生发出一种心理暗示:说些好听的漂亮话并不能博得老师的好感;相反,说老实话,做老实事,才是老师的最爱。

  不可小瞧的“群言堂”

  侯溪萍的班上有个“群言堂”,这就是每天10分钟的晨会。“群言堂”上,针对前一天每个人的表现情况,学生们可以无所顾忌地发表“宏论”。

  “群言堂”往往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甚至有狂飚突至之势。一个学生竞选上值周班长,刚刚“走马上任”,第二天早晨就在“群言堂”上被同学们拉下了马。因为有一位学生以充分的事实列举了他许多表里不一的问题。随后,其他孩子也予以“讨伐”,甚至扩展到他在家庭与社会上的不良表现。侯溪萍在学生的群情激昂中免去他的职务。她语重心长地对这名学生说,你的这些缺点不改正的话,真的危害不小。但老师和同学们都相信你能够改掉这些缺点,在以后的值周班长竞选中,希望你榜上有名。同学们给了他一阵希冀的掌声,他在痛苦中看到了一道遥而可及的曙光。课下,侯溪萍又与其促膝谈心,使他卸掉了心理上的负担,树立了走向成功的信心。此后,他的精神状态与生活行为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庭与社会上,他都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一个月后,他又一次竞选值周班长,他得了满票,有的学生还跳起来为他大声喝彩。

  “群言堂”不但有对学生的否定,也有对教师的批评。教师的一言一行同样置于学生的监控之下。假若教师不了解事情真相,表扬了哪一位不应该表扬的学生,孩子们就会将矛头直指教师,令教师当面“认错”。“群言堂”对教师的监控,避免了教师以“有色眼镜”看学生的弊端,学生的真实表现在教师的心中历历在目地呈现出来。

  调皮的小男生最终上了清华

  侯溪萍的班里有一个叫于干的学生,聪明而又调皮,最大的缺点是不能约束自己,有时上着课便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做个恶作剧,甚至趁女孩子专心致志听讲的时候猛拽其辫子。即使对他进行批评,甚至他也多次保证,却依然如故。

  侯溪萍欲擒故纵,先是非常郑重地对他说,老师决定给你一个最大的权力——管老师,只要老师一拖堂,你就当场叫停和批评。小家伙一听,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回家之后对父母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能管老师了!”他还真的执法如山。一次侯溪萍在下课铃响后只拖了半分钟课,他就振臂而起,大叫老师已经拖堂,理应自做批评。搞得侯溪萍当场检讨。

  但在给其权力的同时,侯溪萍也对他的管理有了相应的权力,那就是一旦他不信守承诺而有了破坏纪律的行为,老师也是不留情面。这种双向约定给了侯溪萍很大的批评空间,一旦发现“情况”,侯溪萍就当场批评,这时,他也只好俯首称臣。这个孩子心甘情愿地接受批评的时间一长,缺点也越来越少,自制能力越来越强。结果,他成了侯溪萍最真诚的诤友。

  可就在师生感情日渐深厚之时,侯溪萍却调到了第二实验小学。这对可以管老师和习惯了让老师管的于干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又哭又闹,非要随着侯溪萍转至二实小不可。家长实在拗不过他,只好想方设法将他转到了侯溪萍的班里。这一转,竟转出一个奇迹。他更加遵守与侯溪萍的君子协定,处处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并当选上了班长,学习成绩迅速提高。

  后来,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步入大学的第一天,他就给侯溪萍写来一封信。他说,在侯溪萍引导下,“做一个真诚的人”成了他一生的座右铭,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也陪伴他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