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谈谈小说“特异语言”的分析 分析“特异语言”,探究小说主题

时间:2008-8-7栏目:语文论文

说通过刻画人物形象反映社会生活,社会是形成人物性格的摇篮,从情节整体入手,通过分析人物性格形成的原因,挖掘其社会因素是理解小说的主题常用的方法。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品味“特异语言”,探究主题。“特异语言”即特别的、不同平常的语言,包括作者的叙述语言和作品中人物的语言。

一、语言矛盾之处。
《故乡》第59段,闰土见到“我”时,“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欢喜”与“凄凉”是矛盾的。“欢喜”是为什么?——见到了儿时的好友;“凄凉”是为什么?——二十年的世态炎凉使他感到痛苦、难堪,与“我”的境况相比,自惭形秽。“欢喜”是人之常情,“凄凉”则是社会使他苦,并深刻于他心。此时他的心情是多么复杂,本能的“欢喜”与社会造就的“凄凉”你争我夺,让闰土很是为难。联系后来对“我”称“老爷”,可以看出是“凄凉”胜了。这样,矛盾趋向了和谐。官、匪、兵、绅、多子,使闰土饱受肉体之苦,而封建思想和等级观念又使他受尽精神折磨。他的“凄凉”根源就在于此。我们不难理解社会对闰土的影响之深,以至于如此细小的地方都得以显现。
《我的叔叔于勒》,母亲对买牡蛎这件事的表现:内心舍不得花钱,又让买,嘴上还说吃多了会生病。
我们只有通过分析表面上矛盾的语言,找到矛盾的原因,才会发现矛盾的内部是和谐一致的。作者叙述语言的矛盾是表达的需要,而作品人物言行的矛盾是人物性格使然,我们可以通过发现矛盾,探究矛盾的原因,进而把握人物的内心世界、性格特征。

二、着意修饰之处。
《故乡》第二段写景物
71段,“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有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
59段,“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地叫道”
68段,“他迟疑了一回,终于就了坐”
“终于”表示经过种种变化或等待之后出现的情况。结合语境看两处均隐藏着闰土的心理斗争:第一处闰土在到底该叫什么,依幼时的情谊该叫“迅哥”;依等级观念该叫“老爷”,最后叫了“老爷”,这期间,其心理斗争是激烈的,结果是等级观念占了上风。由此可以看出,等级观念对闰土的影响之深。我们进而可以透过闰土这一农民形象的典型代表,窥当时社会之一斑。
同样,我们也不难通过对闰土“终于”就座这一行为的分析,看到其内心世界,并进一步从社会身上找到造成他这种怪异的性格原因。

三、有悖常理之处。
从现实生活的角度来看,小说中的人物不乏有悖常理的表现。而现在看来不合情理的言行,在当时当地却在情理之中。是社会使不合情理的尽在情理之中。因此,通过分析人物言行有悖常理之处,可以触到当时社会的“痛处”。
闰土见到“我”称“老爷”,并不使他淡忘了幼时的情意,而是当时社会的“毒瘤”——封建等级观念作怪,扭曲了闰土的灵魂,便有了许多有悖常理的言行。逆而推之,类似焦叫“老爷”的言行并不是闰土心甘情愿的,而是森严的等级观念在他脑子里已根深蒂固,并左右着他的言行。
菲利普夫妇见到于勒“躲”
胡屠户女婿进学挨骂,女婿中举被打。
同一人物在不同时候,也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
德拉平时很“抠”,卖头发时却急急匆匆,并不讨价还价。

四、模糊空白之处。
模糊:《麦琪的礼物》26段“一进门杰姆就站住了,像一条猎犬嗅到鹌鹑似的纹丝不动。他两眼盯着德拉,有一种她捉摸不透的表情,这使她大为惊慌。那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惊讶,又不是不满,更不是厌恶,不是他所预料的任何一种神情。他只是带着那种奇怪的神情死死地盯着她。”“既不是……也不是……又不是……更不是……只是……”否定了多种神情,最后肯定了“只是”,但这也是说不清的神情,可见是一种多么复杂的神情,而这又正是杰姆复杂内心的外在表现。杰姆为德拉买了精美的发梳,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刚进门即发现了异常,可能是第六感觉告诉他自己的愿望将落空,一瞬间,所有美好的想法都因这一变化而在心中游荡即不甘心地往地上坠落。正是作者运用了模糊化的手法,使杰姆这一复杂的神情更显复杂,耐人寻味,留与读者猜想、琢磨。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