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都市报和晚间新闻现象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中国都市报产生的原因是很偶然的,因为当时一个城市不能有两个晚报,所以就改称都市报。这个插曲反映了晚报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
《华西都市报》在成都的崛起,一时成为一种现象和模式,它使成都的报纸大战变成了华西的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该报的总编辑席文举预言,在日报和晚报之后,中国迎来了都市报时代。也就是说,都市报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报业的第三次浪潮。按照席先生的逻辑,那么接下来的第四次报业浪潮似乎应该是商报潮,而第五次浪潮可以算是晨报潮。
有意思的是,这些都市报大都是由省报办的,显然,它们最初的考虑是用都市报来解决省报的不景气。目前,大部分省报发行量都不如省会城市的晚报。由于中国的晚报从八十年代一恢复,就定位在家庭报纸,飞入寻常百姓家,所以它对比当时还停留在办公室的日报来说有些灵活之处。而且,晚报大都在城市发行,不像省报那样覆盖农村。
可以说,办都市报是省报的一步妙棋,既盘活了自己过剩的人材资源,又找寻到了与晚报竞争的手段。在中国,晚报大部分是由城市的日报办的,这些晚报成熟后很快就成了日报的竞争对手,当然晚报也是省报的竞争对手。省报在城市日报和晚报的夹攻下,日子不好过。正是在这种情形下,省报开始反击了。它首先的突破口,是那些城市日报和晚报合二为一的地方,比如,《成都晚报》身兼双职,因为成都没有日报,这使省报办的《华西都市报》可以办的比当地的晚报还活。

对普通读者而言,很难看出晚报和都市报有什么区别。相对来说,都市报比晚报更“小报化”,这不是指报纸的版面大小,而是指它们的内容,至少在中国如此。
从世界范围说,很难找寻像中国这样流行晚报的国家。这些年,中国报业广告额每年排前10名的报纸中,晚报总是占据一大半。晚报的兴盛对中国报业是一次很大的变革。在“文革”后,晚报使中国报纸从办公室走进了家庭,办公室里一杯茶一张报的时代过去了。如果按照报业各领风骚多少年来算,晚报在中国是风流了不少年。比较全国性报纸,晚报一般是以都市为基地而活跃在某些文化区域。虽然,晚报界有传统的“四大天王”和新兴的“四小龙”之说,但是实际上,这些报都是跨越地域的晚报,而不是全国性晚报。有些大报也想试验办一个全国性晚报,都未成功。这从另一面说明了晚报的地区贴近性。
比较城市的日报,晚报大都不是机关报,更靠近市民,以“软”的面孔出现,偏重社会新闻。尽管说中国的许多城市都不仅有一个报,但是在过去各地的竞争主要是围绕日报和晚报来进行的,而且这种竞争是在不平等的条件下展开的。
因此,现在都市报和晨报潮给晚报带来了很大的冲击。我个人认为,新一轮都市报的崛起是中国报纸相对产业化的标志。所谓相对产业化,是指具有中国特色的有限度的产业化,特点是局部的和部分的产业化,是排斥私人资本、涉外资本和社外资本的产业运作。按理说,从字面上理解,“化”这个字尾应该是彻头彻尾的意思。但是,在中国,“化”、“性”、“学”这三个字尾现在被频繁使用,以至于影响到我们的学术理论术语。
同时,都市报和商报热也带来一个副产品,这就是小报化,即TABLOID。突出的特点是,报纸成了赚钱的工具,炒新闻成为常见手段。这里说的小报化不是指报纸版面大小,而是指报纸的内容明星化,绯闻化,炒作化。
就美国而言,垄断已经造成了一市一报现象。而在中国一市多报的竞争刚刚拉开序幕。在成都,晚报和都市报以及后起之秀商报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在郑州和西安等地,也有类似的情况。南京报战引人注目,甚至需要当地政府出面平息报业降价风,虽然制定了行业统一价格,但是仍然被不断打破。都市报的出现打乱了报业原有的格局,软新闻不再是晚报的专利,晚报和日报的区别越发小了,报纸进一步都市化,广大农村成了广播电视的天地。
湖南卫视晚间新闻现象令人想到新闻娱乐化,这是中央电视台在新闻上第一次遇到挑战。
1999年以来,晚间新闻成为有些电视台创新的基地,湖南电视台又一次领先,它的晚间新闻风格独特,幽默风趣,嬉笑怒骂皆成新闻,在形式上是典型的非正统模式,新闻故事化、情节化和细节化,既不同于普通的新闻播报,也不同于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的说新闻,有点怪,有些看似不是新闻的小事也被调理成有趣的报道。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没有不能报道的、就看你怎么报道。说白了,就是新闻角度论。使得新闻平民化、市井化和人文化。
湖南晚间新闻让人又一次看到了湖南的电视包装,从电视台的包装到频道的包装,再到具体栏目的包装。使节目组的人有品牌的自豪感,以节目为荣,不仅仅是经济承包,更重要的是与栏目建立天然的情感连接。
(完)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