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作品中的体现

时间: 2012-09-26 栏目: 世界文学论文

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作品中的体现

  作者/张爱珍

  欧·亨利是20世纪初崛起于美国文坛的伟大的短篇小说家之一,其小说常常以“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局展现在读者面前,故而有“欧·亨利式”的结尾这一赞誉。在欧·亨利的小说作品中,常常会呈现出自然主义的特点,本文从欧,亨利的个人背景、写作风格等方面出发,探讨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的作品中有哪些具体体现,力图对欧·亨利的作品进行进一步的剖析解读。

  一、欧·亨利的个人背景及其与作品的关系

  哲学理论认为,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具有一定的反作用。对一个作家而言,这种意识的作用表现得更为明显。因为,艺术往往来源于生活并且高于生活。欧·亨利是一位人生阅历十分丰富的作家,这无疑给他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资料来源,为他提供了大量的灵感,与此同时,他个人所处的时代背景以及自身的复杂经历也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写作风格,贯穿于他的小说作品中。下面笔者就从对欧·亨利一生的经历介绍和特殊的时代背景出发,向读者展示欧·亨利一生中比较突出的一些小说作品,从而揭示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作品中的具体体现。

  (一)欧·亨利的人生经历和个人背景

  欧·亨利是享誉世界的短篇小说大家,在世界文坛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欧·亨利是他的笔名,其原名为威廉·西德尼·波特。他出生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波罗镇的一个医师家庭。一生充满着波折与心酸,极富传奇色彩。他先后做过药房的学徒、牧羊人、会计员、银行出纳员等,就在做银行出纳员的时候,由于银行短缺了一笔资金,他被迫流亡到洪都拉斯,结果在一次探望病危妻子的过程中被捕入狱,后在监狱中担任医务室的药剂师。被提前释放后,他来到纽约,专门从事写作。15岁在药房做学徒,20岁时因为身体不好去得克萨斯州一个牧场做牧羊人,这些经历使他体会到了美国西部人民的生活;而婚后的被指盗用资金等一系列变故则对他产生了巨大的打击,又使他饱受了背井离乡的痛苦;第二次婚姻尤为不幸,而他的身体也由于酗酒、劳累等急剧恶化,健康出现问题,曲折的人生经历、不幸福的婚姻生活,这些曲折的人生经历为他的写作提供了契机,也奠定了他的写作视角,即把写作的对象定格于贫苦大众,聆听贫苦人民的呼唤之声。他善于从平凡、琐碎的日常生活中选取比较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和事件,通过集中的情节展现现实生活。他笔下的主人公大多是一些小人物,文章的情节也极其富有生活情趣。此外,他的作品经常描写社会底层群众的生活百态,反映社会底层人民身份地位的卑微、生活的悲哀。或者展现他们的爱。因为欧·亨利本人就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他尝过世间的冷暖酸甜,对于下层贫苦挣扎的社会生活有过直接而且比较深刻的体会,也冷眼旁观着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与腐朽,因此展现出与上流社会的作家格格不入的写作视角,以求通过小细节反映大问题,揭露出社会的罪恶本质。

  (二)欧·亨利的作品介绍

  欧·亨利从小受到的教育不多,他曾经办过一份幽默周刊《滚石》,并且经常在休斯敦的一家报纸上发表趣闻轶事以及一些幽默小说作品,他的小说因此大多体现出幽默搞笑的色彩。1897年,他被捕入狱以后,为了给女儿买一份生日礼物,在狱中创作了第一部作品,但是基于犯人的身份而不得不使用笔名。他的这部作品很快在一份名为《麦克吕尔》的杂志上发表了。出狱之后,他到达纽约,专门从事写作,从此开始了文学之路。可以说写作是他一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结束了他之前一直颠沛流离的生活。在创作的十年间,他总共写有300多篇短篇小说。这些小说作品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部分,即西部小说、东部小说、拉美小说和一少部分的欧洲小说。他也曾创作过一篇长篇小说《白菜与国王》,这部长篇小说虽然写法很新颖,以四五条线索贯穿于行文中,但是章节联系并不是很紧密。他的小说中比较出名的有以纽约曼哈顿市民的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例如《警察和赞美诗》《麦琪的礼物》《双料骗子》《四百万》《昙花一现》等,称誉为“曼哈顿的桂冠诗人”。此外,还包括《财神和爱神》 《包打听》《几位侦探》《醉翁之意》《最后一片常青藤叶》等,这些小说大都以小人物为描写对象,表现出极强的人道主义精神,更反映出作者对丑陋的社会现实的辛辣讽刺。

  二、欧·亨利的写作风格

  总体上来看,欧·亨利的写作风格主要表现在幽默的语言和情节设计以及名扬世界的“欧·亨利式”的结尾。所谓的幽默,就是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不平常的琐碎小事引人发笑,笑过之后却能感悟出一番哲理来。无可争议,欧·亨利就是这样的幽默大家。欧·亨利善于描写小人物并且专注于小人物的讲述,这使得他对于生活细节有着很强的捕捉能力,他经常会注意到常人难以注意到的地方,通过再现令人哑口无言、啼笑皆非的戏剧化场景,向世人讲述一个深刻的人生哲理。此外,它采用漫画式的方式勾勒出的人物形象,虽然有点儿不切实际,但却使人感觉到那是我们身边的人,因而收到强烈的社会效应,引人深思。比如,他曾经写过一些骗子题材的作品,通过对骗子的揭露,讽刺在上流社会中经常存在一些所谓“正人君子”的“骗子”,并且不乏高级的骗子、成功的骗子。他的幽默,并不是为了刻意营造作品氛围而作的幽默,而是通过对现实生活敏感的观察挖掘出的戏剧化的场面来达到幽默的效果。同时善于使用双关语也增加了作品的幽默性,使读者有一种恍然大悟、心领神会的感觉。他的写作语言以活泼欢快著称,巧妙地通过灵动的文字跳跃,实现调动读者笑点的功能,也为文章增添了轻松幽默的色调。而对双关语、谐音以及陈旧典故的重新改造,改头换面,更是使文章焕然一新,显得妙趣横生,精彩无比。而所谓的“欧·亨利式”的结局,则是专门指欧·亨利的小说作品中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局设计。这种难以预料的结局,使得文章的情节显得极其巧妙,却又不显突兀,即使作者在看到结局的一瞬间非常诧异,难以置信,但稍微思考一下,便可会心一笑,惊叹作者的奇妙构思。比如,在《麦琪的礼物》中,结局是夫妻双方都卖掉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去匹配对方最心爱的东西,这样的结果无疑是令人心酸不已的,但是在心酸悲哀的背后,我们却可以感受到亲人之间浓浓的爱,感受到人间的温情,这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通过对欧·亨利个人复杂曲折的人生经历的介绍以及对其作品及其相关写作风格的大致总结,我们可以对欧·亨利的作品有一个比较概括性的了解。笔者以为,欧·亨利作品中的自然主义特点,与他的写作渊源以及写作风格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且通过他的写作特点和作品风格等表现出来。下面我们就通过上述的分析共同探讨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作品中的体现。

  三、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作品中的体现

  欧·亨利创作小说的时间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不可否认,其短篇小说处处洋溢着欧·亨利的特色,但是也受到了当时整个社会环境的影响。自然主义文学是西方文学的一个流派,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传到欧美地区,而此时正处于欧·亨利的创作高峰阶段。现实主义文学发展到顶峰,经过蜕变,产生了一个新的门派,即自然主义文学,这是文学一个新的发展方向,故而受到当时许多作家的推崇,比如短篇小说大师莫泊桑等。所谓的自然主义,实际上就是指作家要躲在叙述的后面,使得文章的描述不着痕迹,行文结构看上去十分简单,也隐藏起行文的意图,强调无意识境界,体现出自然的含义。欧·亨利的小说,注重的是对细节的刻画,通过细节展现人物特点,而且文章设计一般比较随意,使读者在阅读之初并没有很新奇的感觉,虽然语言比较幽默俏丽,但是与一般文章没有多大区别,故而很容易陷入作者设计的一个“自然”的陷阱中,最后却又发现一个令人惊诧的结局。

  以小说《麦琪的礼物》为例,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对贫穷小夫妻的故事。文章的背景设在圣诞节的前一天,女主人公德拉想要为丈夫吉姆买一件圣诞礼物,于是她卖掉了自己唯一值钱并且极其珍爱的头发,为丈夫买了一条可以配得上他的那只金表的白金手链,正当她满怀欣喜等待丈夫归来时,却发现丈夫为了给她一个惊喜卖掉了自己最为珍贵的金表,为她买了全套的梳子。结局心酸却让人感到了亲情的温暖,感觉到了爱的力量。这只是一对贫穷的、地位卑贱的小夫妻,可是他们的爱却极其高贵,甚至于超过了上流社会的家庭。作者通过小说赞叹了爱的忠贞与伟大。在行文中,经常流露出自然主义的特点。比如文章的大半内容都在描述女主人公德拉的动作、语言以及德拉的家庭状况,这给读者创造了一种错觉,而这种错觉却是自然地进入读者的脑海中的,令读者误以为这只是讲述女主人公送丈夫圣诞礼物的故事,只是在行文的最后,让人意外地发现丈夫也有同样的举动。

  四、结语

  总之,自然主义特点在欧·亨利的很多小说作品中都有所体现,比如《最后一片常青藤叶》《爱的奉献》等,都是通过简单的行文构思,令人难以揣摩的“含泪的微笑”式的结局,实现文章的大转折,调动读者的阅读兴趣。

  [参考文献]

  [1]郭法琦。古代西方自然主义教育理论的产生和发展[A].教育的传统与变革——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四)[C].2009.

  [2]郭法琦。重视西方自然主义教育理论的历史研究[A].教育的传统与变革——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一)[C].2009.

  [3]张灿川。电视剧应提倡现实主义题材[N].中国煤炭报。2000 - 06 -17.

  [4]朱印海。中西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念政治意识化的比较分析[J].学习与探索,2010(01)。

  [作者简介]

  张爱珍(1979-),女,河南新密人,硕士,河南教育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语言学、跨文化交际、中西文化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