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人与海》的语言偏离

时间: 2012-09-27 栏目: 世界文学论文

论《老人与海》的语言偏离

  作者/ 刘 丽

  《老人与海》是作家海明威于1951年创作的一部中篇小说,该小说奠定了海明威在世界文学中的突出地位,对于他195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起了重要作用。《老人与海》作为充分体现了其写作风格的典范之作,历来都是文学研究的焦点。本文就小说在语言偏离方面进行剖析,进一步探析海明威的写作风格,意欲为欣赏和理解文学作品提供新的视角。

  一、偏离、频率、突出和前景化的定义

  偏离(deviance),是指某一种语言现象与其在文章或者语料库中的正常出现频率的明显差异。与偏离(deviance)相关的另两个重要概念分别是频率(frequency)和突出(prominence)。文体学中的频率,是指某一语言现象或者特点在作品中的出现频率;突出,是一个心理概念,它是指作品中某些语言特征在读者头脑中所产生的印象。频率只是一种语言手段,是作家使用语言的特点,作家以调节语言现象出现的频率为手段,试图达到让某些语言特征前景化(foregrounding)的效果。所谓前景化,就是使某些语言特征超越其他语言特征得到突出。整体而言,突出和前景化是作家的写作目的,而语言现象的出现频率是手段,偏离则是频率产生的现象。

  一、偏离的分类

  胡壮麟(1988:303 - 304)认为,一个具有创新性的作者,为了获得独特的表达效果,会通过突破一些语言常规出现语言偏离。如果这种偏离是由文本外条件来决定,称之为外部偏离( extemal devia-tion)。相反,如果这种偏离是由文本内条件来决定,称之为内部偏离(intemal deviation)。偏离通常可以从五个范畴进行讨论:语音偏离( phonetic devia-tion)、词汇偏离(lexical deviation)、语法偏离(grammatical deviation)、修辞偏离(rhetorical devia-tion)和语境偏离(contextual deviation)。(Zhao,1993:216 -253)

  三、《老人与海》的语言偏离的现象

  (一)外部偏离

  海明威区别于其他作家,在于他语言使用的简洁性。海明威总是试图按照冰山的原理写作,删除了一切可有可无的东西,把丰富的含义和多样化的形式统一在一个简约的整体结构之中,达到了简约与含蓄的完美结合。《老人与海》中语言的简洁性主要体现在(侯昕燕,2011:82 - 83):(1)句式短小精干。据统计,《老人与海》的平均句长为14.4个单词,文体偏向简单。(孙丽丽,2011:117 -119)(2)用词简单却极具表现力。以BROWNA(普通英语语料库)语料库为参照语料库,《老人与海》的平均词3. 86个字母,用词较短。(孙丽丽,2011:117 -119)

  (二)内部偏离

  通观《老人与海》整篇小说,海明威倾向于用简短的句子表达其思想,但海明威偶尔也会使用长句子及复杂句来描述与鱼搏斗时的情景。例如:“He took all his pain and what was left of his strength and his long gone pride and he put it against the fish’s agony and the fish came over onto his side and swam gently on his side, his bill almost touching the planking of the skiff and started to pass the hoat, long, deep, wide, silver and barred with purple and interminable in the water.”海明威一反该篇小说的语言常规,使用长句子及复杂句是为了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凸显老人和鱼搏斗的猛烈与身体的痛楚与疲乏。

  (三)语音偏离

  《老人与海》的语音偏离,主要体现在大量单音节和双音节词的使用。例如,小说开篇第一段共计148个单词,其中仅有“definitely”“finally”“un-lucky”“another”和“permanent”五个三音节或者多音节的单词。单音节和双音节的大量使用使得这段文字读起来清新活泼、简洁有力。

  (四)词汇偏离

  《老人与海》中的词汇偏离可以分为四方面。(1)利用词类转换凸显说话人的独特视角等认知功效,帮助说话人主动引导受话人的识解过程,获得说话人期望的交际效果。例如:“But after forty days without a fish the boy’s parents had told him that the old man was now definitely and finally salao, which is the worst form of unlucky, and the boy had gone at their or-ders in another boat which caught three good fish the frst week.”句中的unlucky,将形容词转换为名词使用,凸显不幸运的程度。(2)大量使用动词来描写老人打鱼的过程以及老人与鱼之间的搏斗;形容词主要用来修饰老人、鱼和渔船,描述老人的外表长相以及他的顽强拼搏精神。(3)外来语变异。《老人与海》中运用了23个西班牙语词汇,这些异国词语的运用对于表达小说中人物的思想感情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使得作品充满了浓郁的地方特色。(赵翠莲,潘志高,1999:80 - 83)例句中的“salao”是西班牙文,它正确的拼写应为salado,意为加了盐的,咸的,苦的,转义为倒霉的、不吉利的。salado之所以变成salao,少了一个d,这是古巴人吃音所致,他们把d吃掉了,而这也正是海明威用这个“破残”的西班牙语词汇的意图:显示古巴下层老百姓的身份。(4)《老人与海》中,海明威喜欢用“the water”来替代“the sea”,water经常与dark,blue在一起搭配使用。在小说中,好几处用“dark”来修饰大海,好像大海是从头到脚穿着黑色衣服的女性,她很仁慈,也会很残忍。(黄嵘论,2007:45)

  (五)语法偏离

  (1)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使用了较多的简单句和并列句。并列句大多都以and,but来连接,偶尔也使用then和so,甚少使用主从复合句。句子显得简短,语言表达简练。充分地突出了海明威独特的写作手法。(2)老人的对话中没有晦涩难懂的俚语,语法没有常见的英语对话中时常出现的错误,句与句之间衔接紧密,甚至不常使用省略句及省音符号。(赵翠莲,潘志高,1999:82)老人对话中出现了这些“cannot”“I could”“I an”“you are”“there is”本可以使用省音符号的地方,却没有使用,凸显了英语不是老人母语的这一事实,小说更符合现实。

  (六)修辞偏离

  使用修辞可以使文章内容丰富,给文章增添文采。小说中的修辞因为其独特性产生了明显的偏离,前景化效果尤其明显。这里,就选取《老人与海》中几个偏离现象比较明显的修辞格加以分析。(1)海明威既使用有喻词like,as,as if,as though的明喻,也使用了较多的暗喻。例如:“But his left hand had always been a traitor and would not do what he called on it to do and he did not trust it.”中的traitor名词做暗喻,描写左手不愿听他的吩咐行动,背叛他。(2)《老人与海》运用了大量的象征手法,立意高远,含蓄深刻。老人象征着“生命英雄”;大海象征人生的搏斗场;鲨鱼主要代表一切破坏性的力量。小说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象征物,是老人魂牵梦萦的“那群狮子”,它代表旺盛的生命力和青春,象征着老人对力量的追求和对强者的向往,每次梦见“那群狮子”后都给老人增添了无穷的精神力量。恰当地运用象征手法,可以将某些比较抽象的精神品质化为具体的可以感知的形象,从而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赋予文章以深意,从而给读者留下咀嚼回味的余地。(3)拟人手法的使用。“He always thought of the sea as la mar which is what people call her in Span-ish when they love her. Sometimes those who love her say bad things of her but they are always said as though she were a woman.”句中代词she,her指大海,即老人把大海看做是一个女性角色。除大海以外,鲨鱼、马林鱼和船,在老人眼里,都是女性,凸显了老人的硬汉形象。(4)反复。就是为了强调某种意思,突出某种情感,特意重复使用某些词语、句子或者段落等。例如:“If the boy was here he would wet the coils of line, he thought. Yes. If the boy were here. If the boy were here.”和“How Iwish the boy werehere.”这句话在这篇小说里出现了许多次,表明小男孩对老人的重要性,可以说,小男孩就是老人的精神支柱和力量的源泉。

  (七)语境偏离

  语境偏离主要分为两个方面。(1)《老人与海》第三人称代词his的使用频率最高,其次是第一人称I,也就是说,海明威采用了一种混合叙事模式(blending narrative)。(刘雯,2008:40)“全知全能”第三人称叙述,叙述者从与故事完全无关的旁观者角度进行的叙述,享有充分的甚至无限的自由度。第一人称有限叙述,叙述者既是叙述者本身,而同时又是故事角色的叙述,叙述显得更逼真、可信或亲切,也更易于理解。(2)《老人与海》中,作为一个打鱼为生的老人,他的语言却显得较为书面语化,甚至富有哲理,偏离了常规。究其原因,海明威笔下的老人生活在古巴,讲西班牙语。用英语来表达他的对话及思维活动,作家必然要借助于类似翻译的手段;而翻译的文字用英语国家中任何一种俚语都是不得体的,(赵翠莲,潘志高,1999:81)所以海明威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富有哲理的思想自然而然地表达出来。

  四、结语

  无论何种偏离,其目的和功能都是力求语言独特新颖、不落俗套、出奇制胜。偏离表现了人们求异、求同的探究心理。常规的语言看多了,就会出现精神懈怠,乃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当看到或听到变异的语言时就会产生新的刺激,美感便油然而生。通过以《老人与海》中非常典型的偏离语言为对象探讨各种偏离产生的前景化效果。可以揭示海明威小说为什么深受人们喜爱的内在原因,从而让我们更好地欣赏这一文学巨作。

  [参考文献]

  [1] Zhao,Fa.Methodologies of Laerary Critictrn[M].Chongring: Chongqing Publishing Houae, 1993.

  [2]侯昕燕,析《老人与海》的文字特点[J].语文学刊(外语教育教学),2011( 02)。

  [3]黄嵘论,海明威《老人与海》的文体风格[J].安徽文学。2007 (05)。

  [4]刘雯。《老人与海》的语料库文体学分析[D].山东大学,2008.

  [5]孙丽丽。基于语料库对海明威《老人与海》的文体特征分析[J].鸡西大学学报,2011(04)。

  [6]赵翠莲,潘志高。语言变异与形象塑造——谈《老人与海》中的词汇变异和语域变异[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1999(04)。

  [作者简介]

  刘丽(1980-),女,四川泸州人,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旅游系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为外国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