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 正文

《鸿门宴》樊哙闯帐说辞赏析

时间:2013-3-13栏目: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鸿门宴》樊哙闯帐说辞赏析
  
  黄靖中
  
  《鸿门宴》是《项羽本纪》中一段情节曲折、跌宕起伏、重要而又精彩的文字,它叙述项羽、刘邦在共同灭亡秦国之后,范增见刘邦有霸视天下之心,因此举办了一个暗藏杀机的宴会,准备除掉刘邦,最终刘邦在张良、项伯、樊哙等人的帮助下逃离楚营。其中的许多人物都具有十分鲜明的个性,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历来为人所称道。两大军事集团的领袖项羽和刘邦各具风貌;两个对立营垒的谋士范增和张良的权谋策略也各有千秋;尤其是“勇士”樊哙,头发上指、目眦尽裂的愤怒情态,饮酒食肉的粗豪举止,谴责项羽时既气势逼人而又条条在理的措辞,更让人拍案叫绝。
  
  《鸿门宴》依据故事情节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宴前阶段,“剑拔弩张”的宴会阶段,“尴尬不安”的收场阶段。樊哙闯帐这一情节发生在第二阶段,刘邦来和项羽谈判,项王留沛公与饮,双方矛盾趋向缓和,而范增策划的舞剑事件使宴会形势再度紧张起来,从而引出后面樊哙闯帐,将故事推向高潮。可谓一波三折,推波助澜。我们来看原文:
  
  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樊哙日:“今日之事何如?”良日:“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日:“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披帷西向立,嗔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王按剑而跽日:“客何为者?”张良日:“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项王日:“壮士,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王日:“赐之彘肩。”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王日:“壮士!能复饮乎?”樊哙日:“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日:‘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成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项王未有以应,日:“坐。”樊哙从良坐。
  
  这是《鸿门宴》中最精彩的段落,通过对樊哙一番动作言行的铺写,一个直率勇猛、忠心不二、粗犷豪放的形象跃然纸上,连项王也赞其一句“壮士”,并问“壮士能复饮乎?”哪知这一问,屠夫出身的樊哙竟然先是一句:我死都不怕,还怕喝酒?然后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大道理。惜墨如金的司马迁详细记录了樊哙的话。
  
  樊哙开场以“亡秦”作类比暗示,说“亡秦”残暴百姓,杀人如麻,导致天下叛乱;这实际上是借“亡秦”警告项羽,不要走“亡秦”的老路,随便杀人,丧失民心。当然,不要随便“杀人”并不是泛指,而是指刘邦。然后拿出怀王之约。刘邦对项伯、项羽的说辞,都没有敢提到当年怀王“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这句话,为的是怕项羽认为自己有当关中王的野心。但是,樊哙此时不忌讳地讲出来。樊哙以第三者的身份说出这件事,使项羽不能怪罪刘邦,同时又告诫了项羽,刘邦是功臣,是理所当然的关中王。这就在道义上公开抢占了制高点。樊哙的意思非常明确:沛公是在按“怀王之约”行事。沛公对项王是绝对的尊重,刘邦虽然先入咸阳,人关后却连根毫毛都没拿,都替项王守着。“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言沛公“劳苦功高”,做事的分寸拿捏得十分得当。然而项王却对我们沛公并不仁义,居然听信小人之言,容忍小人的挑拨,要杀了像刘邦这样有功的人,一句话,我警告你,那是在走亡秦的老路了。好一个赳赳武夫樊哙。
  
  这一席话也是前面刘邦对项伯“一言”的翻版。但却别具一格,好一个粗人樊哙,答话却绝无粗象,既得体又字字暗藏硬骨头。再从两人讲话看,中心大体一样,但侧重点不同,刘邦侧重于辩解,强调的是自己“不敢倍德”,樊哙则是理直气壮责之以“义”,从策略上看,二者区别也明显。刘邦之言属于“以屈求伸”,樊哙义责项羽则是“以攻为守”了。可以推测这段说辞是和刘邦事先议好的,但从樊哙口中说出,却又是暗合他的身份,口吻声气都是别具一格的。令人奇怪的是,竞把才气过人的项羽说得哑口无言,只好讪讪地说声:“坐”。而张良于其中穿针引线,君臣三人可谓配合默契。张良、樊哙成功地挫败范增、项庄的暗杀企图。鸿门宴上刘、项集团的第二回合暗战就此结束。
  
  这段闯帐说辞既是写樊哙的场面;也是写项羽的场面。樊哙乃屠夫出身的莽汉,他为刘邦辩护的说词,表明他不只是性格粗豪,也有其精细之处。他之所以受到项羽嘉赏,不只是因为具有能饮、健啖的粗豪风格,与项羽相投契;更主要的还是他的这段刚中有柔、亢中有卑、责中含敬的讲话起到最关键的作用。在本节文字里,除了生动地写出樊哙这一有胆有识、粗中有细的卤莽英雄面貌外(所谓“子房如龙,樊哙如虎”),项羽“英雄惜英雄”的人物性格,也得到了表现。也正是樊哙的这段话缓和了刘邦这一方的危迫形势,并使他得以抽身离席,从小道逃遁。
  
  司马迁在这段文字中巧妙地把握了人物关系,对于樊哙,刘邦信而用之,项羽感其“义”,赞其“勇”,赐酒、赐彘、赐坐,张良则是幕后策划,读来绝无喧宾夺主之感。郭嵩焘说:“鸿门一会却处处写得奇绝陡绝,读之令人心摇目眩。”是很正确的。
  
  作者单位:广东省中山市实验高级中学(528400)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