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随笔】怎样的教育是最适合的?——偶遇家长后的思考

时间: 2019-07-02 栏目: 感想随笔

  【工作随笔】怎样的教育是最适合的?——偶遇家长后的思考

  李红波

  这天晚上,在小区步行锻炼,偶遇一名学生家长。她的大儿子数年前六年级时是我教的。成绩很不错,行为中规中矩。今年考取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分校。小儿子则在去年高一结束时去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读书。这个小儿子才十六岁,独自一人飞赴人生地不熟的遥远国度,而且英语口语也不是很熟练。

  我乍听她叙述时着实吓了一大跳:为家长的放胆和舍得。听了家长的叙说,我才了解到,原来这个小儿子精灵但却从小个性比较叛逆,胆大妄为,按照当前学校教育体制来说,他实在是令人头疼的学生。小学时屁股就坐不住,上课想站就站想坐就坐,当老师说他时他振振有词地说,我坐久了,屁股疼,我要站起来休息一下;高一时和几名同学逃课翻墙外出买了六百多元食物,当其他几个同学被校方逮住时,他却能机灵地逃脱了。

  当然最后校方还是查找到他,因为他实在太惹人注目了:几千学生的学校,只有他一个人鼻梁上架着一副让人一眼看过就留下深刻印象的独有的大圆镜框。最后校方勒令他不许住校,要家长每天早晚接送孩子,这可苦了家长。让他远走教育体制远不相同的国度读书,大概也有这一层的原因吧。

  听了家长的这一番叙说,我的心里不禁有些疑惑,对自己和对我们当前教师中普遍认同的教育观念进行反思:我们从事小学教育的老师,对小学生的教育引导是否过于正统呆板和僵化?比如,把学生上课时听课的坐姿、站姿要求做了精细严密的量化,比如一些学生反应快,总爱在老师讲课期间把老师的讲话中某一个问题进行延伸,甚至最后说到我们老师认为与课堂教学完全不同的话题上去。

  于是,我们觉得这个学生课堂表现极差,纯属扰乱课堂,免不了对其进行呵斥制止或者进行严厉批评,禁止其出声等,这样的教育是否合理?是否对学生的身心发展起了禁锢?是否会造成对学生将来的个性发展造成影响?是否会将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教育成中规中矩的没有探索景胜的“好学生”?这个孩子在我们一般老师看来,他是如此的不可调教,可是在几百上千的学生中,如他一样敢于在16岁的年龄就只身大包小包行李飞向从未踏足过的另一个半球,我想这样的大胆家长和勇敢学生应该也是不会有太多的吧!

  对于从小敢于表达自己的见解,敢于维护正当权益,敢于挑战权威的所谓另类学生,如今想来,自己的过往教育行为,还是过于保守自封,对学生的思想道德指引主观影响多了些,喜欢把自己对事件行为的道德评判强加给学生。

  今天和这位家长的交流,让我认识到在小学生阶段,不管学生的见解是否正确深刻,挑战权威是否得体大方,我们教育者都应该从教育的立场出发,从不规矩行为中看到其中可贵的质疑特质,遵循尊重理解的原则,耐心倾听他的诉求,先跟后引,保护他挑战权威的勇气和批判质疑精神,再相机引导他。当然,这需要教育者(家长和学校教师)极大的精力、爱心耐心和智慧。(因为在现实教育中,我们每个老师所带的是四五十名乃至有些学校一个班六七十人的大班集体。)但唯有如此,我们的教育才能培育出敢于冒险探索,敢于创新改革,励精图治,甚至于改变历史进程的各类人才。